周其仁:真实世界里的经济学

作者:张焱 | 发表时间:2015-06-03 16:42:42 0 条评论


周其仁

中国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


  研究新制度经济学的人,试试找支“铅笔”来免疫吧!一定要找到你自己的铅笔——亲力亲为、直接观察、亲自调查

  为什么全世界电讯行业都喜欢推出套餐?

  为什么各国出租车都是统一定价,不允许乘客上车后讨价还价?

  为什么随着市场经济的繁荣,需要顾客自己端盘子的各种连锁快餐店越来越多?

  正如卓越的经济学家总喜欢从一个个小切口的故事展开,逐步进入到对理论的探讨。北大国发院教授周其仁在为其BiMBA商学院的MBA和EMBA授课时,也特别喜欢用身边每天发生的最简单的经济现象,深入浅出地阐释新制度经济学,让听起来让人有些望而生畏的晦涩科学变得生动、鲜活、有趣。

  从一枚扣针到一支铅笔

  MBA和EMBA为什么要学新制度经济学(New institutional economics)?周其仁给出的答案不仅是研究真实世界与制度变迁的关系,更是要学会一种分析问题的逻辑和方法。他在第一节课上就率先给出一个特别简单但极其有用的公式“若A则B”,就像苹果一松手一定掉下来,这是物理学的若A则B,而经济学就是研究真实世界中有哪些现象之间若A则B,人的哪些行为若A则B。

  周其仁教授认为,研究新制度经济学,基本上不可能坐在办公室里猜测真实世界的成本交易会是什么样。真实世界是新制度经济学的实验室,要不断地到真实世界里观察现象的细节,然后在这些细节的中找寻交易费用的微小变化,从而推出可以验证的假说。即使是最简单、最司空见惯的经济现象,一旦深入研究就会发现内中别有洞天、深奥得不得了!

  一支生活中最熟悉不过的铅笔是如此普通,即使是使用了几十年的人,通常也未必会有兴趣去探究铅笔从生产到销售的经济现象。但是1958年美国人里德(L. E. Read)却发表了一篇题为《我,铅笔(I, Pencil)》的文章。这是一篇优美的经济散文,以一支铅笔的名义引人入胜地自述来历和家谱,告诉读者正是自发的市场过程,才协调了千千万万互不相识的陌生人,以难以想象的生产效率源源不断地把铅笔生产出来。这篇文章不仅坚持了亚当·斯密“看不见的手”的理论立场,而且坚持了斯密研究方法的伟大传统——即任何理论一定要从普通、平常的现象里探求。

  《国富论》的第一篇第一章开篇写的就是一家英国扣针制造小工厂。“10个工人,稍加分工,配以简陋的设备,日产扣针48000枚;要是不分工……不论是谁,绝对不能一日制造20枚针,说不定一天连一枚针也制造不出来——就是说,生产率因简单的分工而上升了240倍甚至4800倍!” 斯密深入实地细致入微的观察在《国富论》里得到充分展现,并在此基础之上开始阐释,为什么分工可以成百上千倍地提升生产率?为什么妙不可言的分工本身受制于市场规模?市场究竟是怎样运转的?……历史上最伟大的经济学著作就是这样开篇的。不是概念,不是奇闻,更不是思辨,而是任何人都不难观察到的普通现象。斯密抓住的现象是如此平实,以至于根本无须交代工厂的种种细节,而是单刀直入、直面真实又高度简化的分工现象。

  其实,无论是斯密的制钉小工厂,还是里德的铅笔,都是司空见惯、平凡无奇的小现象。无须郑重其事,也不要巨额研究基金,只要研究者愿意睁开眼睛,观察、打量一番我们自身所处的周围环境,就不知会找到多少学习经济的好题材,多少研究经济的好题目。

  周其仁教授特别喜欢张五常先生在《经济解释》里的一句话,“科斯和我都认为,最蠢的就是试图解释不存在的现象”,这样透彻的话,差不多点到了形形色色时髦潮流的共同病根。所以,研究新制度经济学的人,试试找支“铅笔”来免疫吧!一定要找到你自己的铅笔——亲力亲为、直接观察、亲自调查、不假手于人地得到一个实例。记住,没有一个真实世界的可靠出发点,一切都是空谈!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