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型企业重要元素:建立“创新管理体系”

发表时间:2017-01-12 13:02:10 0 条评论

  未来,每家价值型企业都需要建立起两套管理体系。在“传统管理体系”之外,还需要建立起一套“创新管理体系”。同时,价值型企业还需要为这两套体系予以不同的目标和考核。为什么需要着手建立起“创新管理体系”?

  随着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发展,更多的人类工作将被机器解放,商业世界的竞争将逐渐进入“创意竞争”时代。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与伦理学教授杰瑞·卡普兰甚至认为,不久的将来,人类再也不用劳动,因为人工智能在自动化作业、自动驾驶,合成智能、执行能力等诸多方面的优势明显大于人类。届时,人类创新能力的重要性必然会再次提升,成为价值型企业长期竞争力的核心指标之一。新的环境也要求企业实现一个内在的跨越:从不思考创新,到关注和主动创新。这个看似遥远的场景,其实在紧密连接科技、充分市场竞争的互联网市场上已有所体现:一方面,我们常常看到某互联网企业可以凭借一个创新产品实现快速的崛起,例如QQ之于腾讯、淘宝网之于阿里巴巴、iPhone之于苹果等等,一次又一次体现出创新在市场竞争中的重要性;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很多企业因为对于持续创新能力的不足而惨遭市场淘汰,例如我国的很多门户网站、团购网站、搜索工具、O2O企业也曾风光一时,但是却在持续激烈竞争的市场上很快滑落。因此,与传统行业相比,互联网行业充满着创新活力,互联网内的行业领导者看起来更加战战兢兢。

  科技革命改变了全社会的创新环境,公共空间内的创新创业服务生态日趋完善,脱离一个组织而实现创新、创意、创造的门槛极大降低,每个人都可以更加便捷的展开创新活动。此时,企业内部如果没有相应的挖掘、孵化、捕捉创新的体系存在,每当机遇到来,“创新”与其“承载者”会非常自然而顺滑的流转到公共市场空间当中去谋求成长。例如,以海尔、华为、阿里、腾讯等为代表的许多大企业纷纷转型成为服务创新创业的生态系统,为全社会和内部员工提供开放平台以及包括数据、工具、资金在内的各式各样的创新支撑服务;而很多地方政府也在大力推出各类优惠政策,并主动培育当地的孵化器、产业园、创投基金等等创新创业服务生态。据科技部数据显示,每年累计从各类孵化器毕业企业数量从2011年的39562家上升为2015年的74838家,2011年累计上市毕业企业187家,2015年累计上市毕业企业则跃升至812家;企业毕业当年被收购兼并的案例从2011年的93家增加到2015年的563家。

  创新管理与其他经营活动的管理理念大不相同。作为一种高水平的人类商业活动,创新的孕育、激发、实现与爆发都有着其自身的规律。人们熟知的管理理念是伴随制造业发展而逐渐成熟,并经过检验后扩展衍生到更多的企业经营流程之中,这种管理理念基于制造业工作程序的分解和生产绩效的考核,对于避免员工消极怠工、提升员工操作效率、及时了解工作进度有很大的帮助。但是,这种经典科学管理法对于创新活动似乎并不适用:因为创新往往发生在原有体系之外,并且需要一定的环境和时间的孕育。此时,不恰当的规定和考核不仅不会孵化出有价值的创新,反而扼杀创新。例如,诺基亚有着一套高效率的成本控制体系,凭借着极低的成本和丰富多样的造型设计,诺基亚赢得了市场,曾经一度是全球手机市场的霸主。但是,“成本控制”在诺基亚的后期被固化为习惯,为了控制成本,诺基亚拒绝使用高成本的触控面板,从而被冒险的苹果实现了超越。再例如,20世纪90年代中期之后,索尼分子公司总经理要“对投资承担责任”,而且投资的ROI不得低于10%,这就使得他们不愿意投资风险大但是对未来很重要的技术和产品,而更愿意做那些能够立竿见影又没有多大风险的事情。由于索尼引入这种赚了小钱、误了大事的美国式绩效主义,从而扼杀了索尼的创新精神,最终导致索尼在数字时代的失败。“在传统机械型组织里,一个‘异端’的创新,很难获得足够的资源和支持,甚至会因为与组织过去的战略、优势相冲突而被排斥,因为企业追求精准、控制和可预期,很多创新难以找到生存空间。”马化腾在文章中曾如此阐述。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