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的IP 中国动画衰落是因为抛弃了传统

作者:钱丽娜 | 发表时间:2017-01-12 13:06:42 0 条评论

  传说中,三千年前来自波利尼西亚的伟大航海家们在没有使用任何现代技术的情况下,通过观星、研究波涛水流的方向来判断航行路线,从而横跨浩瀚的太平洋,探寻了近千个岛屿。但是航行随后中断了一千年之久,再也没有人知道其中的原因。

  迪士尼动画工作室的导演罗恩·克莱蒙兹和约翰·马斯克深深地被这个传说吸引。于是,这成了迪士尼当季动画电影《海洋奇缘》的故事雏形。

  迪士尼用它系列动画电影的成功告诉了我们,对文创产业而言,成功的电影故事是庞大的商业帝国的源头。而当你问迪士尼动画工作室的总裁安德鲁如何在电影创意阶段就考虑形象的商业问题时,他会说,“不,不,我们从来不考虑商业化的问题,只考虑如何讲好故事。”《冰雪奇缘》故事的成功带动了公主裙的大卖,在动画片上映不到一年的时间全美卖出300万条,创下4.5亿美元的收入。

  而反观中国动画电影,从《大闹天宫》《小蝌蚪找妈妈》等“鼎盛”时代之后,似乎就没了动静。中国动画电影的症结在哪里?迪士尼的经验能给我们怎样一些借鉴?

  向迪士尼学习如何讲故事

  要把一个有关南太平洋的传说搬上荧幕,并且让全球观众毫无障碍地接受,这是迪士尼的长处,先从讲一个好故事开始。

  迪士尼动画工作室的总裁安德鲁说,解决方案就是从想法开始,对不同的文化保持好奇与尊重,采用调研与学习的方式来还原文化。

  《海洋奇缘》的创作小组三次奔赴大洋洲,取得了海岛居民的信任。“你必须要有非常开放的心态来听他们的故事,并且一路上不断地纠正,一步走不好都会犯错。”

  当地居民邀请电影考察小组出海航行,追随千年前航海家的轨迹探索这浩瀚的海洋。在当地考古学家的陪同下,考察小组前往了斐济的辛加托卡沙丘国家公园和斐济博物馆,专家向他们介绍了包括船只、生活工具在内的不同制品。他们又拜访了纹身绘师和经验丰富的打鱼人,和海岛居民一起分享了当地美食,目睹了树皮布衣服制作的全过程,还欣赏了当地传统舞蹈表演。

  马斯克谈道:“我们搭乘斐济当地的一种传统帆船卡玛考出海,领航员也是斐济人。在斐济博物馆,我们看到了2000年前制造的一艘卡玛考,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卡玛考的设计这么多年来基本没有什么变化。”

  这些考察带给团队的不仅仅是一些画面素材和灵感想法,更为重要的是,他们不想只单单依托想象力来创造这部电影,而是在电影中充分地展现当地的风土人情。

  为了搞清楚2000年前大洋洲海岛的情况,迪士尼邀请考察行程中的专家一起加入电影的设计创作,谓之“海洋传说责任小组”。小组中聚集了各路人才,包括人类学家、教育工作者、语言学家、纹身大师、舞蹈家、哈卡(毛利族战舞)表演者、航海高手以及与迪士尼创意团队合作的文化顾问。他们对整体故事、场景画面、人物角色都提出评价,对主人公莫阿娜乘坐的小船的外观及功能、岛上的植物种类、甚至服装材质的运用都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以确保展现最为真实的大洋洲岛屿文化。制片人奥斯纳特·舒尔谈道:“责任小组在这部电影的制作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海洋传说责任小组”是迪士尼“故事责任”(Story Trust)机制在项目中的应用。动画界的传奇人物约翰·拉塞特将皮克斯的“头脑责任”(Brain Trust)机制引入迪士尼动画工作室,主要职责是挑刺给建议。电影主创人员与各部门的负责人在一起开会,开诚布公地对电影从故事到制作的各个环节给出建议。主创人员要有心胸去接纳不同的建议,而提意见者也要有敢表达的勇气。  “海洋传说责任小组”是迪士尼“故事责任”(Story Trust)机制在项目中的应用。动画界的传奇人物约翰·拉塞特将皮克斯的“头脑责任”(Brain Trust)机制引入迪士尼动画工作室,主要职责是挑刺给建议。电影主创人员与各部门的负责人在一起开会,开诚布公地对电影从故事到制作的各个环节给出建议。主创人员要有心胸去接纳不同的建议,而提意见者也要有敢表达的勇气。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