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仍处于计算机科学的“石器时代”

作者:陈茜 | 发表时间:2017-09-06 17:13:03 0 条评论

  对于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技术未来的发展,有些人悲观,有些人乐观,而更多人是旁观。人类社会发展到什么程度可以称为人工智能时代?“如果将人工智能定义为有用的机器,那么它们已经存在。我的旧手表是一个有用的机器。所有这些都有一些算法驱使它们执行我不能做到的事情。我们周边已经遍布各种机器,当然,它们会变得更加‘聪明’。我的关注不在于机器是否变得更智能,而是人类正变得更‘愚蠢’!”《智能的本质》作者、人工智能领域独立研究学者皮埃罗·斯加鲁菲(Piero Scaruffi)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当下,数字媒体的精准推送在塑造我们的认知,激发无尽消费欲望;智能搜索和智能硬件让需要记忆、学习的技能变得多余。很多时候,我们不需要思考现象和工具背后的“为什么”,只需要“一键启动”的傻瓜功能。人类的创造力或许正在丧失。

  AI的核心是机器智能还是人类智能?

  人工智能的风口之下,皮埃罗反问,AI定义的边界在哪里?“正如有许多不会说话、听不到、不能走路的人,我们仍然认为他们是人类。”他指出,这个词在今天如此受欢迎与其边界定义模糊,带给人诸多想象力有关。皮埃罗认为,当下与其谈论人工智能的概念,更应该谈论有用性:这些机器更有用吗?智能手机比十年前的手机更有用,是AI吗?这并不重要,“我不在乎,只要它有用的东西。”以这种观点,皮埃罗认为,今天影响最大的学科是生物技术。因为人类基因可以编辑,甚至“设计”婴儿。“AI技术无法与基因编辑相比,整体上也没有达到生物技术的进步程度。如果你不得不害怕技术,应该害怕生物技术!”

  “我们仍处于计算机科学的‘石器时代’”,皮埃罗认为,人类要见证机器的超人工智能时代到来还很遥远。对比同时间段里,遗传学、电力、医药、通讯等技术的突破性发展,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其实很慢。

  皮埃罗从一位历史学者的角度质疑计算机科学革命能否与一百年前的电力革命相提并论。一个世纪以前,在很短时间内,世界出现了汽车、飞机、电话、无线电以及唱片等很多新奇技术。二战以后,很多创新都只是渐进式,比如我们仍然坐着1886年就发明的汽车,依然打着1876年就发明的电话,仍然使用1908年发明的洗衣机,只是,功能进化了。在他眼中,我们生活在一个创新力倒退的时代。诞生在硅谷的科技巨头公司,只是致力于现有技术的修修补补,更多国家只是在模仿,而非创新。

  AI布局,战略重于眼前利益

  目前互联网领域的巨头公司无一不在人工智能领域布局,一边投资或收购跟AI相关的各类初创公司,一边雇用大学教授做战略指导或研究。皮埃罗认为,这些大公司不想被时代落下,需要快速投资很多新技术,要不然就会在商业上失败甚至消失。“这种事情发生在过去许多强大的公司身上。”但实际上,他们并不知道什么产品是不能用传统技术开发的。

  拥有大量数据库和人才的大公司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研究方面很有优势,但是,皮埃罗指出,在各种技术上都有成千上万的小型创业公司。因为,成功的机会到处都有。

  皮埃罗对摩尔定律是否依然有效提出了怀疑,因为英特尔宣布不再生产超越7纳米技术的芯片,并且苹果手机也逐渐变大。皮埃罗的质疑更多是从实际操作成本上考虑,而并非只是技术的可能性。今天,在大型数据集上训练神经网络非常昂贵。Google可以使用数千个处理器来完成,但是不应用于普通人。即使选择在云端上进行,皮埃罗怀疑,在某些时候也会变得昂贵,因为,“一百万人同时用云端软件训练深层神经网络,它可能将崩溃。”即使找到这种方法,电力消耗将是巨大的,甚至需要建造大量核电站来支持。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