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工业时代,新城如何打造强壮的“心”

作者:崔瀚文 | 发表时间:2018-04-09 15:03:54 0 条评论

  城市本质上是人类开展交易和群居生活的中心。历史上,因“城”而“市”多为战争,因“市”而“城”多为商贸,如今,因“市”而“城”的城市,已成为城市的主流。前工业时代,城市多为商业及贸易中心,都因商业繁荣而发展出了伟大的城市文明。后工业时代,围绕工厂建立的城市发展模式已经可以看到尽头。全球范围内,很多城市案例表明,当工业化进程结束时,工厂倒闭、人口流失现象会快速发生,城市就会开始衰落,空城现象屡见不鲜。中国一些“老工业城”就面临这个问题。而改革开放让沿海港口城市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在国家给予的特殊政策下,以国际市场需求为导向的外向型经济,让东南沿海城市的经济迅速腾飞,吸引了大量人口的流入。

  当前,中国城市发展再次进入新的转折点:第一,整个社会正在从工业时代,全面加速向全新的信息时代转型。网络空间正在重新定义人类“聚集方式”、“交易方式”、“生产方式”,数字化带来的工商业变革仍然在初级阶段。传统意义的工业化将不再是城镇化的主要道路。第二,金融危机后,全球格局发生深刻变化,中国的经济重心开始从沿海贸易转向内陆消费,外向型经济将不再是我国城市发展的主要道路。第三,大多数城市仍然希望保持由小到大、由简单到复杂地不断发展,但是我国不同区域/城市的自然资源、历史文化、城镇化水平极大不同,让千城一面的发展结果显得了无生趣。钱学森在上世纪80年代曾指出“城市是一个复杂的巨系统,要用系统科学的方法,科学系统地对城市进行研究”。从某种意义上讲,每个城市都是一个有机的“生命体”,有其成长背景、性格特征和个性魅力,也有其自身发展的内在规律。正因为生命不同、精神不同、个性不同、文化不同,才创造了一座座鲜活的城市。未来,随着高铁、高速公路等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更大规模的“城市群巨系统”成为值得关注的重点。基于以上判断,未来中国城市、城市群的发展,首先应当转变“生产基地”的思维模式,转移到重视城市本质上的“商贸流通关键节点”的特征,进而将区域范围内的居民消费需求、关注文化和生活习惯偏好放到更关键的位置上;其次需要高度重视“网络化、数字化、智能化”的全球商贸发展趋势,立足互联网带来的全球市场商机和分工结构,考虑自身优劣势建立战略;第三,还需将城市作为一个巨系统,将其内部的信息系统、商业系统、物流系统、金融系统的效率和开放度提升作为新的核心问题。

  每一个城市展现而出的独特气质和精神灵魂,欣欣向荣亦或垂垂暮态、厚重大气亦或妩媚婉约,往往都有着优秀的社会组织、专门团体与其交相辉映。例如斯坦福之于硅谷、诺基亚之于芬兰埃斯波、鞍山钢铁公司之于鞍山、微软之于西雅图……优秀的社会组织,正是能够以其实际行动,为城市“立心”、“提气”。在巨变时代,每个城市都希望有更强壮的“心”,亦或培育出更多的“新星”。

  未来,中国的城市如何围绕自身特色,结合新商业基础设施,打造出一整套开放、包容、高效、智慧而又独特的商业服务系统,盘活现有资源,激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成为当前摆在每一个城市面前的关键。而且如何落地实施,也成为一代城市人的时代命题。

  崔瀚文

  阿里数据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阿里商业评论》创始主编,兼任中国技术经济学会理事、清华大学中国企业成长与经济安全研究中心研究员等职。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