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HOT NEWS

美团同期亏损增长158% “无边界”扩张遭遇寒冬
赵正浏览次数:0

上市之后的美团点评(03690.HK,以下简称美团)似乎没有太多时间高兴,就要面对业绩不佳带来的股价下滑问题。

 

上市后的第一个财报——三季度财报让美团的感受可能是“半江瑟瑟半江红”,营收与亏损齐飞,第三季度,美团的营业收入达191亿元,比2017年同期增长97.2%;毛利总额为46亿元,比2017年同期增长33.2%。然而,亏损额也在增加,三季度美团经调整后的亏损净额高达25亿元,同比增长158%。

财报的巨亏带来的连锁反应就是股价大跌,从IPO以来,美团的股价已经跌去28%。美团CEO王兴把这样的业绩归结于宏观经济的放缓,毕竟美团的体量已经相当的大。但是在这种大而不强的体量下边则是各个业务线都在遭受竞争对手的压迫和蚕食,一边是多数业务还没有实现盈利,一边是继续收购亏损业务,导致美团虽然体积越来越庞大,资产越来越重,真正具有竞争力的业务寥寥无几。

 

《商学院》记者就股价下滑、相关业务如何应对等问题向美团发去采访提纲,截至记者发稿,对方并未回复。

 

外卖业务被阿里集团挤压 前景堪忧
 

在美团众多业务当中,外卖业务是其份额最大的一块业务。三季度财报显示,在美团191亿元营收总额中,餐饮外卖收入112亿元,占比营收总额的58.6%,同比增长84.8%,实现毛利19亿元,增幅达287.3%。

 

三季度财报还显示,美团外卖业务单均人工成本进一步下降,餐饮外卖的商家及用户基础保持增长,交易笔数达到了1787.5万笔,比2017年同期增长48.5%。毛利率也一直在提升:从2017年上半年的10%增长到2018年上半年的12.2%,再到第三季度的16.6%。

 

之前,阿里巴巴在财报中披露了饿了么第三季度的收入,约为50亿元。这样算来,美团外卖最近一个财季的收入是饿了么的2.2倍。根据互联网大数据监测机构Trustdata报告显示,美团外卖第三季度市场份额约为60%,而饿了么在30%左右,这也基本符合两家外卖机构的实际规模。

 

尽管美团上市融资42亿美元,并在外卖这个市场的份额还在持续的增加,从前几年的32%上升到60%的市场份额,说明美团的主业外卖业务的核心竞争力在提升。然而,阿里集团斥资95亿美元全资收购饿了么,显然并不想让这个当年的外卖霸主失去市场优势,一定会利用阿里体系的各种资源帮助饿了么。

 

首先,阿里会将饿了么的供应链连接到天猫,并将实现交叉效益,因为天猫这个电商平台拥有40万的送货员网络,物流成本可以进一步被分摊;收购饿了么以后,阿里集团还承诺将向饿了么投入数十亿元资金,加强其物流系统“蜂鸟”;此外,阿里还将饿了么与其生活方式平台口碑进行了合并。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饿了么前管理层告诉《商学院》记者,以阿里的风格,既然高价收购了饿了么,未来肯定会把失去的市场份额抢回来,以阿里的实力,是有这个能力的。因此,美团外卖的业务未来的日子并不好过,一方面好不容易扩大的市场份额很可能再次失去,另外一方面,随着竞争的加剧,美团外卖会再次陷入巨亏的可能。

 

酒旅业务盈利一枝独秀
 

酒店和旅游业务(OTA)是美团较早涉足的领域之一,如今成为公司名副其实的现金牛。2018年三季度,美团酒旅收入44.36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6.8%,毛利率高达91%。三季度的酒店间夜量高达7610万间。

 

在酒店专家、华美集团顾问赵焕焱看来,如果从酒店间夜量这个数据看,是有可能超越携程的。但是美团酒旅的业务更多集中在经济型酒店市场,在高星级酒店市场携程依然保持绝对的优势,从携程三季度财报显示,酒店预定的收入为36亿元,同比增长6%。美团酒旅的营收已经超过了携程的酒店预定。

 

“因为美团酒旅的酒店预定业务是量的发展,而携程现在主要精力是质的发展,包括线上线下的上下游产业链的融合发展,如最近发展的高铁游景区最后一公里的网络;酒店工程的互联网金融等等。” 赵焕焱分析。

 

事实上,美团酒旅在酒店预定业务的收入对携程的超越,是因为美团更多扎根在非一线城市的同城开房业务,三四线城市的业务占有率较高。对于很多低线城市的酒店而言,美团能为其带来60%以上的流量。美团和酒店商家可以谈到不错的扣点率。据了解,美团酒店的平均扣点率在 7.2%左右,而携程大约在 8%-9%左右。

 

但是美团酒旅在酒店预定市场遇到的问题是,虽然营收持续增长,毛利也不错,但是由于涉足的主要是经济型酒店领域,和携程在高星级酒店占据主导优势不同,美团酒旅的毛利是比较低的。因此,即便营收超越了携程,但是盈利能力并不理想。

 

新业务拖累美团业绩
 

上市招股时,接手摩拜不到一个月就产生近5亿亏损,让本来就亏损的美团雪上加霜。

 

相比较美团外卖的营收继续增长,美团酒旅的“绩优”,美团的其他几块业务可谓惨不忍睹,包括美团打车、摩拜等业务营收35亿元,成本却高达48亿元,毛利亏损就高达13亿元。是美团三大板块唯一为负的业务。

 

美团第三季度经营亏损由去年同期的10亿元扩大至25亿元。拓展新业务成为拉低整体毛利的主要原因。截至三季度,美团在新业务上投入47.65亿元,占销售成本32.8%。这个数字远超去年同期在新业务上投入的3.27亿元。

 

尽管美团对新业务的投入巨大,但是新业务的开展却阻力重重。滴滴的反攻让美团付出了很大代价:单是为了抢夺司机,前4个月就烧掉9.759亿元,最终,美团计划铺开网约车的城市不了了之,只局限在南京和上海;而共享单车业务带来的巨大成本,接手摩拜不到一个月就产生近5亿亏损,美团的出行业务让投资者隐隐担忧。在新零售领域,美团旗下的快驴事业部和小象事业部开展业务探索,成立 LBS 平台;但阿里旗下的盒马以及京东旗下的7FRESH已经在北京做到全覆盖。

 

显然王兴也觉察到了风险,如其对媒体表示的:“接盘摩拜是要很大决心的,单车是比外卖、网约车更累更重的业务,而且看不到清晰的盈利模式。”对本就亏损的美团来说,摩拜的负债和不确定前景,无异于一场险中求胜的赌博。而美团寄希望的外卖、出行等业务的协同,更是王兴本人的一场“乌托邦”。


2018-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