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HOT NEWS

GE全球CEO上任一年即遭解职,新CEO能否成为变革快手?
文/钱丽娜浏览次数:0
     2018年10月1日,通用电气在官网宣布,任命公司董事拉里·卡尔普(Lawrence Culp)成为通用电气新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该任命已经通过董事会无记名投票获批,即刻生效。。GE 董事会同时任命托马斯·霍顿为首席独立董事。美国资本市场对通用电气高层换人做出反映,股票在盘前大涨16%,此前通用电气股价已经跌至9年最低。

 

据CNBC援引消息人士的话,通用电气的董事会取消约翰·弗兰纳里CEO一职,原因是他的复苏举措乏力,董事会备感沮丧。弗兰纳里于2017年8月才接受了这份任命,取代匆匆离职的伊梅尔特。

《商学院》记者从GE中国公关部门获得的回复显示,GE 发电集团业务前景下滑作为重要标识放在新闻稿的头条,“GE 发电集团业务前景下滑导致公司业绩表现相对 2018 业绩指引出现缺口;公司将对发电集团作出非现金减损支出。”

但弗兰纳里是否因此而解职,公关部未做更多回复。

CNBC的安德鲁·罗斯·索金在“财经论谈”节目中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董事会对约翰·弗兰纳里领导下的执行力并不满意。”通用电气选择了前丹纳赫(Danaher Corporation)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现年55岁的工业界老将拉里·卡尔普作为他的继任者。

卡尔普在其任职期间内,带领丹纳赫实现了从一个工业制造商成功转型为一家领先科技企业。在他的领导下,丹纳赫成功执行了严格的资本配置计划,包括一系列的战略收购和资产出售,聚焦高力度的有机增长 并提高盈利率,同时实现强劲自由现金流,以驱动长期股东价值的成长。在他任职的14年 间,公司市值和收入翻了五倍。

反之,索金说,GE董事会成员的沮丧情绪在过去的几周里变得强硬起来。CNBC的大卫·费伯援引消息来源补充说,失望的部分原因是“缺乏在非常短的时间框架内做出具体的决策”。

不久前,通用电气的客户埃克森公司(Exelon,NYSE:EXC)在德克萨斯州的两个埃克森工厂发现了涡轮机风扇叶片的“氧化问题”。据报道,涡轮机上的金属合金坚固度削弱,缩短了涡轮机的寿命。目前这两个发电厂已经关闭,团队正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GE公司董事会上星期三开会讨论了涡轮机故障的情况,弗兰纳里向员工保证,工程师已经找到了解决该缺陷的方法,并告诉员工“为公司而战”,说媒体报道夸大了涡轮机故障。

但索金说,弗兰纳里的离职“不是由上周出现的涡轮机问题驱动的”,而是“对缓慢变化的反应”。

2017年8月1日宣布弗兰纳里接任伊梅尔特时,这一周股价尚在23美元左右,至宣布弗兰纳里离职前,9月28日GE股价为11.23元,更换CEO消息放出后,10月1日报收12.09元,总市值1050.75亿美元。

弗兰纳里的一年

弗兰纳里接任伊梅尔特之时,GE的市值已从杰克·韦尔奇时代的4000亿美元一路下跌。2016年12月30日,GE股价报收31.80美元,至2017年12月29日,股价报收15.32美元,市值跌去一半。

弗兰纳里没想到的是,在他的任上,GE被剔除出道琼斯产业指数,结束其在该指数中长达111年的成分股历史。道指早期12只成分股中,GE是唯一没有被剔除的公司,神话破灭的这一天是2018年6月26日。

上任伊始,弗兰纳里重新祭起杰克·韦尔奇时代的大旗,强调第一,现金为王;第二,要沟通;第三,收购或埋葬竞争对手。

当年11月13日,在纽约举行的沃顿论坛上,这位沃顿商学院MBA阐明了自己拯救GE的战略。该计划有三个主要组成部分:削减成本、明确公司文化、向核心业务收缩。

弗兰纳里此举是针对伊梅尔特留下的问题。据《经济学人》报道,当时GE核心的电力业务严重下滑,无法产生足够的现金,也无法支付承诺的股息。伊梅尔特坚持采用多种会计准则及不透明的长期服务合同,被金融分析师们指摘缺乏公开性。

伊梅尔特的某些做法在弗兰纳里看来不够强硬。伊梅尔特没有埋葬竞争对手,反倒在石油和天然气价格低迷时,以高价收购大型能源企业。法国公司阿尔斯通(Alstom)收购花费101亿美元,又为美国油田服务集团贝克休斯(Baker Hughes)的控制权花费74亿美元。但两者的表现未如预期。

为此,弗兰纳里开始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一是削减成本。他将GE的股息减半,以此节省逾40亿美元。以低利率借款60亿美元用以支付未来几年的员工养老金。当时GE养老金缺口达310亿美元。裁员近3万人,占整体人员的10%。

此外他还要在伊梅尔特每年削减20亿美元支出的基础上,另外再减少10亿美元的年度开支。公司的公务飞机也在停飞之列。

二是改造GE文化。弗兰纳里调整顶层高管的薪酬机制,以公司自由现金流水平作为得到回报的奖励;改革董事会,由18人改为12人,将请三位拥有GE相关经验的新董事取代旧成员。

此外,通用电气还计划简化公布业绩的方式,并且承认受到自身复杂会计流程的损害。该公司将重点公布更精简的指标,让GE的账目变得更透明。长期以来GE采用多种非标准化指标报告财务业绩,业务假设和成本计算五花八门。例如,GE曾乐于采用“工业经营活动现金流”(CFOA)来衡量业绩,弗兰纳里摒弃这一方式,转而采取业界广泛采用的“自由现金流”指标。GE的工业经营活动现金流为70亿美元,但对应的自由现金流仅为30亿美元。

三是精减业务。为了长期巩固公司,通用电气需要改善其现金状况。它通过平衡对成本的积极关注和投资研发等长期增长计划中的关键投资来管理股东总回报。

弗兰纳里上任时宣布,公司将在两年内出售其运输、工业解决方案,电流和照明业务以及其他十多项交易,因为公司将专注于开发和投资其他部门。此外他还表示,GE愿意出售所持有的贝克休斯(Baker Hughes)的多数股权,贝克休斯是GE旗下油气业务与贝克休斯油田服务公司合并后形成的独立交易实体。在2017年第三季度,通用电气在精简投资组合方面取得了进展,完成交易,以34亿美元的价格出售GE水处理和工艺技术业务,并签署了以26亿美元的价格出售其工业解决方案部门的交易。

弗兰纳里曾说:“为了支持这些投资,GE将退出200亿美元的非核心业务或小型业务,包括即将出售的工业解决方案和拟出售的照明业务。”

(GE最近一年出售的公司)

GE当下85%的工业利润来自企业电力,航空和医疗行业。而这也是弗兰纳里的核心,他将业务集中于医疗、航空和能源领域。

电力业务是通用电气重要业务之一,但去年第四季度,该业务部门营业利润大幅下降88%,公司企图调整业务订单,以出售小于3.5万千瓦的燃气轮机为主。目前通用电气的优质资源聚焦于向发电厂出售燃气涡轮机并维护修理那些大型设备。但是昂贵的涡轮机设备市场疲软,主要原因是可再生能源供应的持续增长(风能和太阳能)。

2017年12月,通用电气宣布,由于传统发电市场开始走下坡路,产品和服务的业务量大幅下滑,公司旗下的电力业务部门GE Power因此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减12000个岗位。此次计划的裁员人数约占GE Power部门员工总数的18%,受影响的大多数是在美国以外的专业和生产人员。

2018年1月24日,美国通用电气发布警告称,2018年将是通用电气电力业务部门面临的又一个挑战期,虽然管理层已经提前预估了困境程度,但实际情况很可能比预计的还要差得多。

据GE官方新闻稿显示,尽管发电集团以外的 GE 业务总体表现与 GE 之前发布的业绩指引一致,发电集团业务疲软将导致之前发布的 2018自由现金流和每股盈利指标无法达成。另外,GE预计将对发电集团作出非现金减损支出。GE 发电集团现有商誉价值结余大约为230亿美元,这笔商誉减损支出可能会实际占到其商誉价值结余的全部。这笔减损支出还有待检讨才能最终确认, 公司在做第三季度财报时会提供更多信息。

除了电力业务外,通用电气其他核心业务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

为了应对运营危机,2017年12月,通用电气宣布裁员1.2万人,缩减15个生产基地。但是业内一些分析师们不认为通用电气这一举措会发挥实质性作用。他们不看好通用的股票并列举了原因。

对比弗兰里纳上任来的业绩,GE一直没有摆脱衰退的阴影。

2017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GE的整体收入下降5%,其中电力业务利润下降88%,油气业务下降25%,交通运输业务下降40%。表现最好的可再生能源业务的利润增长为25%,但业务所占比重有限。

2018年一季度财报好于预期,收入最高的电力业务仍面临持续的挑战。公司净亏损扩至11.8亿美元,上一年同期为2.39亿美元。总收入上升7%至286.6亿美元。各个业务板块当中,发电业务收入下降9%至72.2亿美元,航空收入上升7%至71.1亿美元,油气收入上升74%至53.9亿美元,医疗保健收入上升9%至47.0亿美元。

2018年二季度财报显示,公司净利润降至6.15亿美元,上一年同期为8.75亿美元。收入上升3%至301.0亿美元。电力订单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26%至73.7亿美元,收入下降19%至75.8亿美元。航空板块收入上升13%至75.2亿美元。可再生能源板块收入下降29%至16.5亿美元。医疗业务部收入49.78亿美元,同比上涨6%。

财报还显示,通用电气6月完成战略评估,并宣布计划将医疗业务部和BHGE从业务中剥离; 通用电气200亿美元剥离目标基本完成

弗兰纳里的出局并不让人感到意外。美国券商Cowen分析师Gautam Khanna去年11月参加完通用电气投资人大会后曾表示,“尽管新CEO言语间强调未来会聚焦于现金、简化业务线、成本以及资本配置,但前景并不明朗。”摩根大通分析师Stephen Tusa也曾表示,市场给约翰·弗兰纳里的试错空间小,如果无法在短期内看到成效,通用电气将面临“被空降高管”的激进式架构调整。

通用电气三大业务之一的电力部门前景持续恶化,面临“商誉”的大幅下调,董事会信心似乎越来越消耗殆尽,他们需要一个能在短期内让业务见效的快手CEO。

新CEO说什么

卡尔普在GE官方声明中说: “GE 仍然是一个基本面非常强劲的公司,有很好的业务组合和巨大的人才库……我们依然承诺要改善我们的资产负债表,包括去杠杆化。”

霍顿则表示:“拉里·卡尔普在领导公司转型和实现股东价值方面战绩卓越。他有超强的领导能力,对工业行业和科技有很深的认知,同时对执行力、组织文化建设和人才培养高度关注。” 

2018-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