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内容

MAGAZINE

共享经济的利弊需要再权衡
钱丽娜浏览次数:
  共享经济发展至今,人们对于什么是真正的共享有了更多的思考。上海纽约大学商学部主任、全球杰出商学讲席教授陈宇新说,真正的共享应该满足以下两个条件:

  一是闲置资源的再利用。共享的本意是将闲置资源通过一定的商业模式得到充分利用。

  二是共同运营。顾客在享用产品的同时,也帮助企业或是平台来共同维护,通过共享共治的方式来解决运营成本的问题。

  陈宇新说,“共享的本意应该是‘共同运营,共同享受’。投身其中的企业,如果在这两点中占有某一个特质,就可以被视作共享经济,如果一点没有,就是租赁模式。”因此在这一点上,滴滴快车是共享经济,而ofo、摩拜更像是分时租赁。后者采用自持重资产的方式,在运营上依靠自己的力量,把车搬运到不同的地点,导致运营成本很高,这也使得共享自行车要达到盈亏平衡颇具挑战。

  相对而言,滴滴的效率要高很多。这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滴滴有真正共享的成份,采用轻资产运营,不负担车辆的成本,只是平台抽成,也使得它的利润比摩拜高。二是滴滴定价灵活,受监管较少,这个优势超过出租车,使得它两头得利。。

  共享经济的发展势必对传统产业形成冲击。

  陈宇新说,“共享经济发展的初期,企业发展的红利大多来自于政府宽松的监管。通过Airbnb出租的业主比传统酒店税负要轻,酒店要交酒店税;滴滴可自主定价,出租车被严格限价,还要缴纳各种保险,势必导致新旧经济产生矛盾。”不止是税收,用工成本也明显不同。出租车司机有五险一金,共享汽车的驾驶员可免;Airbnb私宅出租,酒店却有房租和人工成本。不对等的成本结构会让传统的酒店业和出租车行业认为不公平,势必会导致反弹。

  政府从监管的角度,自然有其考量。

  新旧经济的矛盾和利益冲突是政府需要考量的。一般而言,政府对新经济持相对宽松的态度。甚至当新经济冲击传统行业时,有时政府也乐见其成,因为这是正常的商业演化。这种冲击也有利于商业效率的提升,从而带动整体经济的发展。

  新经济给政府、社会和公众带来的效益不能大过传统产业,政府不会放任传统产业如酒店和出租车税收的流失。为了公平起见,政府开始一视同仁的监管。

  陈宇新认为,新经济选择从哪些领域起步,避开传统庞大的势力很重要。谷歌地图冲击了纸质地图,谷歌学术期刊搜索冲击了纸质刊物的订阅,谷歌也冲击了传统的广告业,但在这些领域并未遇到太大的阻力,一是这些领域原本规模不大,二是没有有体量的垄断企业。新技术的出现只是换了一种业态,让商业更有效率,产业规模变得更大,这种经济性也使得政府获得税收增量,乐见其成。

  与新经济伴生的还有对公共资源的再分配的问题。

  共享单车虽然初始得到政府的支持,但是随着乱停乱放对公共道路资源的侵占,不仅不缴纳停车费,还需要政府提供公共服务来解决占路和管理的问题。一旦触及公共资源的分配利用,对企业而言就是一大挑战。

  这其中的利弊一时也难以言诉。共享单车只有使用到它的人获利,而不用的人却会受道路受阻的侵害,但共享单车推出后黑车少了,甚至消失了,这又是意外的一个收益。

  “所以利和弊的权衡始终贯穿商业的发展,需要政府和市场来做出最终的裁决。”陈宇新说。

2018-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