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内容

MAGAZINE

杨柘“隐身” 魅族难跨“作坊式”管理这道槛
石雨峰浏览次数:
  企业为了调整经营策略而进行管理层变动、组织架构调整是很正常的行为,然而从2017年12月至今,珠海市魅族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魅族科技”)在半年多的时间里就进行了两次架构调整和高管变动,与之相伴的还有大规模裁员,这多少显得有些非比寻常。

  2018年7月,在新的组织架构和人员任命完成后不久,有媒体曝出魅族科技 CSO(首席战略官)杨柘已经离职,钉钉也已经删除。不过《商学院》记者从一位最近离职的魅族前员工处了解到,在组织架构中,杨柘 CSO 的职级其实还在,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钉钉被关了,因此才出现了相关传言,但杨柘确实已经不直接参与任何工作了,目前的情况是,杨柘的下属全部都已离职,但杨柘还没有正式离职。

  记者在发给魅族科技相关负责人的采访提纲中也提到了关于杨柘是否已经离职的问题,但截至发稿,对方并未回复。有其他魅族员工告诉记者,杨柘“下面的人”确实都已经离开了,并且非常突然。

  任何企业内部都会存在或多或少的问题,但这些问题多数都会内部处理,而这段时间,魅族的内部问题却不止一次曝光在了公众视野下,在“小试牛刀”的魅族15发布前夕,魅族旗下自媒体《笔戈科技》负责人张佳在微博上反对杨柘的声音甚至盖过了新品发布的声音。

  如今,“内斗”虽已告一段落,但魅族内部的士气仍然十分低落,记者在某匿名社交平台看到了大量魅族员工的吐槽,偶尔还能看到表示“等着被裁员”以及打算离职的帖子,甚至有员工直接在全员钉钉大群发布出售150元内部购机优惠名额的消息。

  从 Pro 7 说起

  2016年,年轻的孙立(化名)满怀梦想与希望加入魅族。上一年,魅族刚刚拿到了来自阿里巴巴的5.9亿美元投资,并且史无前例地完成了2200万部手机的出货量。同时,由于高通骁龙810处理器容易发热降频的硬伤,当时采用骁龙810作为旗舰手机处理器的厂商几乎全部“翻车”,使用了三星的 Exynos 7420 处理器的魅族 Pro 5 一跃成为国产“安卓机皇”。

  孙立加入时,虽然魅族已经因为“缺芯”被吐槽,但在机海战术的加持下,魅族在2016年还是卖出了2200万部手机,年底发布的搭载三星处理器的 Pro 6 Plus 仍然让许多魅友激动不已。不过孙立没想到的是,之后的时间里,魅族却一路向下,除了品牌在市场上越来越边缘化,更令他感到心寒的是公司内部的变化,也就是频频被曝出的“内斗”。

  “刚来的时候,觉得能够进这样一家大学时候想买却又买不起的手机厂商里面工作,真的很开心,进来之后这两年的变化简直刷新了我对于职场的认识,完完全全没想到这样的变化。”孙立告诉《商学院》记者,此时他已从魅族离职,正打算去珠海的住处收拾行李。

  2017年7月26日,魅族在珠海大剧院发布了新旗舰 Pro 7 ,但这部手机却因为产品力不足、定价过高等原因被网友称为“魅族最失败”的手机。Pro 7 的销量自然也十分惨淡,以至于在一路降价促销的情况下,到了今年5月的魅族发布会之前,魅族科技高级副总裁、CMO李楠还在公开向媒体和网友呼喊“清库存”。

  一方面是销量惨淡,另一方面,大量的线下广告投放又消耗了大量资金,同时消耗的还有粉丝本就剩下不多的信任,这直接把魅族拉到了危机边缘。公开资料显示,从Pro 7发布至今,魅族已经经历了两轮裁员。记者在魅族员工提供的一张照片上看到,公司已经挂出了“提升组织效率”的易拉宝,上面写着“倡导:用三个人,做五个人的事,分四个人的钱。”

  “背锅侠”杨柘?

  2017年6月,Pro 7发布前夕,原华为终端CMO、原 TCL 手机中国区总裁杨柘加入魅族任魅族科技高级副总裁兼魅族公司总参谋。几乎与此同时,魅族也经历了一次组织架构的调整,魅族和魅蓝事业部正式分离,杨柘负责魅族事业部市场营销相关业务及团队管理,向董事长兼 CEO 黄章汇报。

  Pro 7 的营销自然也是杨柘负责,不过杨柘此前在手机行业最成功的案例是为华为 Mate 7 打造了高端形象,这与魅族过去的营销风格完全不符,“双瞳如小窗,佳景观历历”等文案和复古风的海报等也让魅族原来的年轻用户难以适应,许多网友甚至一部分

  魅族员工都将 Pro 7 失败的原因完全归结为营销,他们还给杨柘起了个略带戏谑性的绰号——“羊驼”。

  但记者从多位魅族员工和离职员工处了解到,Pro 7 的失败并不能完全归结于杨柘。Pro 7 的产品是魅族科技联合创始人、总裁白永祥主导的,

  Pro 7 的首发售价是2880元~4080元,但消费者对其搭载的联发科的高端 CPU Helio X30 却并不买账,因为此前其他厂商搭载联发科CPU的手机几乎是清一色的低端手机,后续一路降价到最低1299元也说明 Pro 7 的定价存在问题。

  Pro 7 发布时,孙立已经在杨柘手下工作,由于杨柘当时负责营销,此前外界普遍认为 Pro 7 的定价也是杨柘负责的。但孙立告诉记者,杨柘曾亲口告诉他们,虽然给 Pro 7 定价时,他作为 CMO 肯定要参加,但当时他实际入职魅族还不到一周,对公司的了解还不够,实际“拍板”Pro 7 定价的是当时负责销售的领导。

  孙立认为杨柘是“背了锅”,他向记者透露,“当时(Pro 7)计划300万的销量也是那位领导拍板的,因为CMO只负责营销,比如推广、广告、传播,不会直接参与到销售环节,对于产量、预估销量其实是销售部门起主导作用,所以这方面杨柘其实是‘背锅’了。”

  不久前,黄章曾在魅族论坛表示,“Pro7的责任不在老杨,老杨是个有文化内涵有智慧的人,可惜有时意气用事造成四五月的负面风波。所以老杨现在担任CSO,李楠担任CMO”。

  魅族相关负责人没有回答记者关于 Pro 7 的问题,谁来为 Pro 7 负责可能至今仍然是个有争议的问题,杨柘目前已无实职,白永祥在公司架构中虽然仍是魅族总裁,但也不再负责具体工作,并且已经基本消失在了公众的视野中。

  失败的改革

  据孙立回忆,在杨柘加入前不久,黄章刚刚宣布回归。当时魅族就已经面临着很严峻的问题,一是此前急于将销量做大,结果是销量虽然上去了,但其中占大头的是低端的魅蓝,魅族的品牌价值反而被拉低了,这个问题至今仍然存在。他告诉了记者一组数据,魅族2017年产品的平均单价不足千元,整个公司的销量其实就是靠魅蓝撑着,而作为竞品的一加年出货量虽然只有300万-500万部,但产品均价在2500元以上。

  这种情况与互联网与科技圈深度观察者王清锐的分析基本相符,王清锐此前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就曾说过,魅族最大的错误并不是高端化,而是在不合时宜的时候去做低端的产品和低端的品牌运作。虽然从魅族当时的情况来看,这样做确实带来了销量和现金流,但这也让魅族失去了原有的品牌调性。

  另外一个问题则来自内部,孙立表示,他刚来魅族的时候内斗虽然没有后来那么严重,但小团体相互斗争的问题也是存在的,这一点记者在其他魅族员工或前员工处得到了证实。在一些部门里,也存在人浮于事的情况,比如有的组一共4个人,一个总监、一个经理、一个主管,真正的基层员工只有一个。

  黄章在魅族论坛中表示,“一个公司并不是一两个产品就决定成败,而是策略。当一个公司过度膨胀势必将臃肿混乱效率低下,过高的费用加在产品售价上必然没有竞争力。膨胀很容易,从臃肿到精简我却需要花上很长时间和精力。”

  孙立告诉记者,黄章当时引入杨柘,一方面是他认为杨柘操盘华为的经验可以帮助魅族打造高端的品牌形象,另一方面,任命杨柘为总参谋+CMO,并在营销方面给予杨柘很大的权限,也是希望将杨柘推出来作为改革的“先锋”,能够打破内部既有的利益格局。

  但实际上,因为在魅族内部还是黄章说了算,所以很多事情杨柘并不能最终决定,比如将“惟精惟一”定为魅族的品牌价值观,虽然表面上看是由杨柘笔下《致所有魅族同仁的一封信》确定,但孙立告诉记者,杨柘当时只是在和黄章交流的时候提到了“惟精惟一”,是黄章觉得这个词符合魅族,才将其作为 Slogan 。

  记者在杨柘的信中看到,确实有“每次对标时,黄总都反复跟我强调,惟精惟一不只是他的个人信仰与坚守,更应该是作为魅族的品牌精神,成为整个企业的信仰与灵魂……”等字眼。杨柘的营销理念是否适合魅族还有待商榷,但 Pro 7 和“惟精惟一”等事件上的“背锅”,已经让杨柘失去了“民心”。

  “很明显的是,黄章想要改革,但在改革过程中他遇到了很多阻力,包括他的家族、以及来自公司其他既得利益者的压力。黄章推一个人(杨柘)出来,想要大刀阔斧地改革,现在明显结果就是改革是不成功的。”孙立说。

  魅族终究还是“姓黄”

  黄章在魅族总部的办公室位于5楼,平时那里有专人把守。第一次复出时,黄章曾说必要的时候他会代表公司站出来,但迄今为止,黄章仍然没有接受过媒体采访,想要了解黄章的想法,除了几年前首次复出时那段内部发言的视频,就只有魅族论坛了。

  然而,黄章在论坛上言论也令魅族的公关等部门头疼不已。一般来说,公司领导的重要言论在公开发表前都要经过公关部门,然而据记者了解,黄章会在所有人不知情的情况下通过论坛发布一些言论,比如提前曝光产品信息,甚至包括对公司其他高管的批评。

  在问及黄章对魅族的管理是否存在问题时,无论是内部人士还是外部观察者,几乎都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当然,魅族相关负责人仍然没有回复。

  魅族做手机之初在产品设计和用户体验等方面曾是行业引领者,然而在中国智能手机发展最快的2010年到2014年,公司领导者黄章却处于“归隐”状态,在后来魅族遇到危机时才“复出”。近期,在魅族论坛上,他回答了网友关于“归隐”和“复出”的问题。

  黄章表示,M8、M9 之后感觉疲惫所以退隐,尤其是 M8 被苹果通过相关部门要求直接停产,让他感觉民营企业要做大几乎没希望,后来公司受资本大潮的冲击被迫复出,但有了资本后经营团队也比较膨胀,他很难插手,“做得好也可以,做不好就只能我来了。”黄章写道,“最主要还是我的错,当初为了保持稳定,要走我的CEO权,要求我不插手我都迁就了,沉痛的教训,希望魅友不要再提人事。”

  “总的来说,魅族的发展史其实就是黄章由封闭走向开放的成长史,黄章想开了,魅族步子就迈得大一些,黄章退缩了,魅族就乱了脚步,一来一回之间,魅族不得不经常调整战略。而客观地讲,魅族这样将公司的命运几乎系在一个人身上,其本身就没有摆脱‘小作坊’的桎梏,也导致魅族只能偏安一隅,成不了真正的大公司”。王清锐曾这样评价魅族和黄章。

  如今,打开天眼查App,搜索“珠海市魅族科技有限公司”,在9名主要人员中,仍有4人姓黄,据魅族员工所述,公司内部也仍有不少黄章的亲戚任职。

  对黄章感到失望也是孙立离职的原因之一,据他讲述,此前的“张佳事件”中,张佳一方所说并非全部是事实,甚至有恶意抹黑的内容,而当这些言论已经影响到公司声誉时,黄章作为领导,并没有出手调停,“黄章对这些事情的处理不像一个领导人吧,他没有站出来去告诉大家事情的真相是怎样的,当两方发生争执的时候,老板的态度可以决定事情的走向,但他什么都没做。”孙立说。

  魅族16就要发布了,单看黄章和其他人目前曝出的参数,魅族16的产品力和市面上现有的手机相比并不差,甚至在某些方面和大厂产品互有胜负,但据孙立透露,魅族16的计划销量仅比15略高。

  “15其实卖的很差,我现在对16也不抱太大期望,所以对16销量的预期内部拍得也不多,他们现在也不敢把定价定的太高,也不敢把货定的太多,如果16这波挺不过去……还挺难的……”孙立说。

2018-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