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内容

MAGAZINE

败走“腾百万”但万达做互联网之心不死
王倩浏览次数:
  万达集团做互联网之心不死。

  2018年5月30日,万达、腾讯、高朋宣布合资成立网络科技公司,打造线上线下融合的新消费模式。根据万达官方给出的数据,合资公司的股权分配为:万达商管集团占股51%、腾讯占股42.48%、高朋占股6.52%。

  新的网络科技公司没有延续以往万达电商的定位。根据万达官方给出的介绍,万达、腾讯、高朋的合作,目的是整合三家优势资源,一方面对万达商业中心线下场景进行全面数字化升级,打造智慧广场、智慧门店,紧密连接商业中心、商户和消费者,形成“超级导购”“超级店长”“超级会员”三位一体体系,提升商业中心效能和消费体验。同时积极探索新消费领域潜在的升级空间和巨大市场,共同营造新消费大生态。

  这是万达决心做互联网之后再一次的定位调整。

  寄望“腾万”

  改写万达电商命运的希望,寄予到了这家新的网络科技公司上,目前尚未确定新的公司名称,《商学院》记者就万达、腾讯、高朋合资的新公司进一步情况向万达方面采访,万达新闻发言人并未明确回应该公司的相关进展,只是告诉《商学院》记者,新的公司在上海,具体情况近期会有发布,时间待定。腾讯方面则表示一切以万达当天发的公告为准。

  据悉,新公司的董事长由万达商管集团总裁齐界担任,CEO由腾讯推荐、高朋CEO高峡担任。据了解,新成立的网络科技公司将注入万达网科公司原飞凡等部分业务,腾讯将投入线上流量等优质资源及高朋融入电子发票等业务。

  高朋是腾讯投资成员企业,是中国电子发票行业生态的布局者和构建者。因为高朋最大的股东是腾讯,因而这次的合作,更多地看做为万达与腾讯的合作。这并非是万达第一次与腾讯合作,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没有了百度。

  按照万达方面所强调的,通过此次合作反哺万达广场,通过微信等获得巨大线上流量,智慧升级万达广场,建立强大会员体系,提升企业整体价值;对于腾讯,可以获得海量线下流量和丰富场景,实现流量和技术落地,加快“智慧零售”战略推进;对于高朋,可以获得巨大业务流量,提升行业领导地位。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房地产市场转型力度都在加大,尤其是“互联网+”的概念会比较多,对于腾讯来讲,强调的是“互联网+”,对于万达来讲,是“房地产+互联网”,两个方向合作形成一个共同的合作机会。

  “万达财大气粗的优势,可以让万达与腾讯有一个同等地位的合作。”严跃进说,“所以借外部腾讯的资源来进行是有一个积极作用的。”

  根据万达所给出的最新定义,这一版本的新网科公司更像是之前多个版本的综合体。比如之前“腾百万”解散之后,万达的飞凡网推出的“精品导购服务”,以及尚未解散时推出的“会员体系”等等。

  而此次新定义的“超级导购”与之前的“导购服务”有着异曲同工之处,都是为了将流量从线上引入线下门店,引导用户重新回归线下门店消费。

  严跃进认为,万达与腾讯合作,应该会形成一些新的合作机会,比如文化旅游资源的整合。“另外关于移动支付、直播平台等等,这些与年轻人相吻合的事物,他们能否与互联网真正结合。 同时更新商圈,打折优惠结合在一起,都有利于后续培育更加好的网络概念。”

  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新消费趋势的出现。“部分网科的项目以前做得并不成功,很大程度上也源于现在这个市场的消费是很不确定,部分的消费从网上又开始回到线下零售。”严跃进说。

  在经历一波三折的转型之后,腾讯、高朋与万达的这次合作,能真正改写万达互联网转型的命运么?严跃进认为,实体门店又开始活跃,并不一定依赖于网上,万达线下业务资源整合也需要依赖于把旅行社、文化旅游等商业或者其他内容的整合。这背后有资源统筹能力的考量,其背后都有相应问题和难度,所以万达需要去加强后续资源统筹的能力。

  定位多变的万达电商

  新公司的成立意味着原万达网络科技集团的瓦解。原有的万达网络科技集团以裁员告终,这也宣告以“飞凡电商”为主的万达电商体系成为过去式。这是万达在电商征途上又一次碰壁。

  万达对电商的执着,时间要追溯到2012年。彼时万达开始了电商之路。当时,O2O还是一个时髦的词语,万达将自己的电商之路定位于“O2O”。时任万达电商CEO的龚义涛,用了接近2年的时间勾勒出万达电商“O2O”的模型。

  通过用互联网和电商的方法、技术来优化线下,达到资产增值,这是万达电商的雏形。后来龚义涛辞职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万达电商对万达线下来讲是一个增量关系,而非竞争关系。

  2014年8月,万达牵手百度、腾讯成立新的电商公司,创建飞凡网。万达持股70%,腾讯和百度各持股15%,人称“腾百万”,彼时万达的目标是通过“飞凡网”,打通线上与线下的资源。

  飞凡网成立之后,由董策接任CEO一职。然而董策也没有将飞凡网带入互联网的正轨,一年后,董策由于个人原因离职。董策时期的飞凡网定义为线下广场的智能化与线上平台的对接。此时的飞凡网希望能够将万达原有商业地产的会员体系打通,需要打通入驻门店的货品、交易、会员等系统,这需要时间的沉淀以及庞大的积累,同时也需要不断的试错。

  2016年2月,李进岭接替董策成为飞凡网CEO。此时的飞凡网定位再次做了调整。王健林认为,传统企业互联网化和互联网企业做线下是一场竞速赛,是看谁先跑赢的游戏,所以会员增长速度和能够调动的线下零售资源成为重中之重。

  因而,飞凡网悄然改变了定位,从原来的O2O,转变为为购物中心提供互联网化整体解决方案的服务商,“赋能B端商超及品牌商家,使能C端消费者”的“实体+互联网”场景服务运营商。王健林2016年的业绩报告中提到,飞凡网活跃用户达1.5亿人,飞凡通会员8284万人。这一数据看上去并不小。

  然而,一个值得玩味的现象是,用户一旦进入万达广场,连接万达广场的WiFi,即可成为飞凡会员,无需注册。在2016年万达年会上,王健林表示,2017年飞凡将进行首轮私募,募资100亿元,并计划在2018年实现盈利,2020年实现上市。

  现实是,2016年8月,万达发布声明,称三方未实现投资性合作,飞凡网一直由万达出资,腾讯和百度未实际投入任何资金,“腾百万”宣布解散。2017年2月,李进岭也被曝离职。

  败走万达网科

  “腾百万”解散后,万达集团迅速从万达金融集团拆分出“万达网科集团”,王健林亲自指派,由曲德君任万科网络集团总裁,旗下的飞凡信息公司、快钱支付公司、征信公司等归于万达网络科技集团。万达将这次的动作定义为“第四次转型”。

  在此次转型之后,继续延续使用飞凡网的万达网科,再次调整飞凡网的定位,聚焦提升场景体验,引导用户回归实体商店。根据万达官方对于飞凡的介绍,飞凡准备通过由个性化精选、全场景体验、圈子化社交组成的“美好生活三要素”,为对场景体验和服务要求较高的品质生活人群提供极致消费体验。

  万达此次对飞凡网的定位,更加符合“新零售”的概念。应该说,这一版本的飞凡网,加入了万达集团对于“新零售”的理解。但是万达网科并没有按照王健林当初设想的路线,走上上市道路。

  万达希望通过飞凡网建立自己的会员机制,通过自己的快钱支付,建立一个商业闭环。但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是,万达虽然通过万达广场等商业积累了强大的线下品牌资源,但是这些资源都有自己的会员机制,并且在支付方面,都有自己成熟的支付机制,比如微信和支付宝。

  一个数据更加直观。据万达集团公布的2017年业绩显示,在万达的四大集团中,网科集团年收入58.6亿元,完成全年计划的90.1%,仅占万达集团总收入的2.58%,在万达所有业务中排名倒数第一。

  在互联网转型上,万达从来都不吝惜钱财,重金投入是万达做互联网的重要特征。

  “转型互联网,万达应该说一直没有太成功,在跟阿里巴巴打赌后进行了战略调整,但是对网络转型这块儿,基因并不成熟。”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表示,“万达还是一个偏商业和零售的企业,一些商业广场或许是资源整合,但在互联网方面有更强的需求,所以万达的互联网转型还会继续进行。”

2018-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