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HOT NEWS

长城宝马“联姻” 光束汽车能跑多远
朱耘浏览次数:0
  “长城不是不想合资,实际上是轮不到我们合资,长城是中国汽车合资当中唯一真正意义上的民营性合资,是最有质量的一次合资。”2018年7月10日,长城与宝马签订了合资经营合同,7月11日,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就从德国飞回北京接受媒体采访,难掩激动之情。
  (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
  2018年7月10日,中国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与宝马(荷兰)控股公司(以下简称宝马)在两国政府官员的见证下,正式签署了合资经营合同,双方各持股50%建立新合资公司——光束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束汽车)。
  光束汽车注册资金17亿元,注册地为江苏省张家港市,投资总额达51亿元。公司董事会由6名成员组成,其中董事长由长城委派,副董事长由宝马委派,任期4年。合资公司规划了标准年产能16万辆的国际先进整车工厂。
  此次成立合资公司是国家放宽合资股比后第一个整车合资项目,突破了传统的合资模式,在合作的深度和方度上全球领先。
  长城与宝马是如何“自由恋爱”的,合资合作后会结出什么果实,成为业界最为关注的话题。
  合资历程:信心+认同
  任何的合资合作,并非一帆风顺。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赵国庆全程参与和负责这一项目,他向《商学院》记者透露了双方合作的一些细节。
  汽车界疯传长城与宝马合作的事情很久了。的确,2016年4月18日,长城与宝马就签署了合作的保密协议,开始洽谈。2018年2月,双方签署了合作意向书,直到7月10日,双方正式签署了合资经营合同。
  据悉,宝马在寻找新的合作伙伴过程中,有意向合资的企业不止长城一家,赵国庆用“信心”“认同”两个词说这是双方达成合作的关键所在。
  双方合资经营合同上显示,目前双方各持股50%,注册资金17亿元,董事会6名成员中,董事长由长城委派、副董事长由宝马委派,任期4年。赵国庆告诉记者,之前谈判过程中,长城希望是大股东,宝马是小股东,最终双方基于各自的资源、市场,经过多轮讨论确定为50:50。
  在百年宝马面前,长城是个后生,整个公司的决策流程,用董事长魏建军的话说就是“比较灵活”,能够快速应对市场。而宝马公司有着成熟、规范、系统的业务流程,融入了多年大量的知识沉淀和积累。双方的流程如何对接,是合作之初的一个难点。最终的解决方案是——不照搬现有双方股东的流程,哪一方流程好就以哪一方为主,并进行适应性调整,以高效为原则。
  尽管双方合资合作谈判历时两年时间,这个过程并不短,但是整个洽谈过程中,研发工作同步进行。“每一周的工作至少要有几十个视频会议,每两周都会有面对面的会议,或者是在保定,或者是在慕尼黑,双方沟通讨论目前的技术方案。”赵国庆说。
  长城汽车在对外公布的新闻稿中称:“这是宝马集团在全球范围内首个纯电动车合资项目,也是长城新能源汽车迈向国际化的桥头堡。”“聚焦新能源汽车领域,面向全球市场开发新一代纯电动汽车。”但是长城汽车针对与宝马合资的上市公司公告中显示:经营范围(2)研发和生产内燃机汽车。这似乎与单独做新能源汽车有很大的矛盾。
  赵国庆解释说:“目前我们合资合同当中确实是包括了研发和生产燃料汽车,主要是基于合资公司未来的市场范围,尤其是MINI的产品,除了电动车也有燃油车,以满足全球市场的需求,而在中国市场聚焦的是新能源车。这一合作是宝马内部对MINI全球战略的一部分。”
  正因为双方研发的产品不仅是面向中国市场,也面向全球市场,这也是双方合资合作过程中的另一大挑战,产品需要适应不同的品牌和价格的差异化,又要满足不同国家、不同区域、不同客户的要求,这是技术组的难题。现阶段技术开口向的问题基本已解决,能够确保项目顺利开展进行。
  长城愁积分MINI愁销量?
  今年7月2日,工信部宣布乘用车“双积分”交易正式启动,并公布2017年度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核算情况。“双积分”政策是指《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并行管理办法》,该政策于2017年9月正式发布,并于今年4月1日起实施。而长城此前在“双积分”面前可以说是“压力山大”。
  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长城汽车油耗积分为-234522分,2017年为-159859分,成为累计油耗积分缺口最大的企业。按照政策规定,在2017年56家油耗积分不达标的企业,可以通过其自身产生的新能源汽车正积分抵消、关联企业间转让、购买新能源汽车正积分等方式抵偿归零。
  宝马与华晨合资,拥有之诺品牌以及i系列电动车,积分压力要明显比长城小。在双方合资消息发布之初,汽车圈就猜测,长城谋局的是新能源积分。
  的确,合资公司未来积分分配问题,正是长城和宝马合作过程中的一个关键问题,目前双方答成的共识是:今后新能源车企业积分是新能源企业收入的一部分,不管生产哪一个品牌的产品,对合资公司而言,积分是一种收入资源,产生的资源按双方股比进行分配。
  魏建军坦言:“现在世界上经典的车不多了,根本就没多少太经典的,MINI还算是比较经典的。”运动感、炫酷的外型是MINI的DNA,但《商学院》记者查阅了2018年1~5月,MINI的销量,表现并不算好。
2017&2018 1~5月MINI在华销量对比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合计
2018年 1927 1503 2568 2375 2426 10799
2017年 1822 1833 2986 2300 2604 11545
同比 5.76% -18.00% -14.00% 3.26% -6.84% -6.46%
  如上表所示,MINI目前在华销量每月徘徊在2000辆上下。2017年全年,MINI全球销售了37.2万辆,同比增长3.23%,但中国市场累计仅33105辆,占据了全球市场份额不足1/10。
  再看宝马品牌,2017年全球销量209.16万辆,中国市场销售56.14万辆,占全球销量的26.84%。两组数据对比发现,MINI在华占场占有率明显不足,但具备更好的成长空间。显然宝马期待MINI在中国有更好的市场表现。
  未来同宝马和长城的合资公司生产电动版MINI,可以理解为MINI国产,这意味着销量需要提振。
  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与魏建军的观点一致,认为MINI是小车中的精品,但在中国一直没有打开市场的原因,一方面在于没有国产,在品牌推广,资源倾斜方面有一定的限制;另一方面该车在中国市场存在一定的水土不服问题,比如中国消费者更倾向于中大型车、豪华车等,毕竟买车考虑的不是一个人使用,也有全家人出行的需要。“国产之后,MINI销量表现会上个新台阶。”崔东树表示。
  从“以市场换技术”到强强联合
  “我们(长城与宝马)有点像自由恋爱一样,先搬到一起住,然后再举行一下婚礼,事都已经在办了,一共两年多的时间,今天好像是一个订婚日,还没有真正意义上领证,营业执照就是那个证。这次看到了深入改革的成果,让我们终于自由了一回。”魏建军说。
  长城与宝马的合资,可以说结束了中国主流汽车企业最后一个“单身汉”的生活,全部跟外资汽车企业合资合作。近年来中国自主品牌汽车取得了长足的发展,迈向高端,但有人质疑认为:单凭中国自己的能力,还是不行,必须借力外资,这与汽车工业起步时期“以市场换技术”区别不大?
  “也不全是,这几年中国自主品牌向中高端走,取得了不错的成果,但没有完全走上去,当然这不可能一蹴而就,现在路径是对的,只是再往上走会越来越难。“崔东树说,起步阶段,中国的汽车走的是“以市场换技术”的路径,而现在是“强强联合”的新合资时代,中国汽车在某些方面拥有了一定的技术储备和实力,外方也希望能够从中汲取经验。
  正如赵国庆所言,双方在两年多的谈判过程中,研发一直在同步进行,魏建军透露,宝马方面特别认可中国互联网的普及,认为中国的车企在之方面走得比欧美公司更快,甚至比日本公司更快,因为中国消费者对之方面特别熟悉,作为一种新的体验,中国的产品不会落后于外资。
  又如在电动车的三电技术开发、管理方面,中国也有自身的技术优势。“中国已经不是什么都没有的时代了。”崔东树认为,长城和宝马的合作,可以改变过去长城“草根发展”“爆发户”的印象,有助于长城形象的提升。
  此前长城汽车给人的印象是“偏安保定”的一家民营汽车公司,不够开放,魏建军称这些都是“传言”,事实上,长城早已开启了国际化进程,在俄罗斯、澳洲、南非等市场实现了本地化营销。而光束汽车瞄准的就是全球化市场,宝马在全球各地本地化运作更具经验,也是长城学习借鉴的重点。
2018-0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