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黑天鹅到灰犀牛 学术界帮助经理人的四个方面

作者:Michael G. Jacobides | 发表时间:2015-03-03 16:23:38 0 条评论

  文/Michael G. Jacobides

  纳西姆·塔勒布在其著作《黑天鹅》中告诫我们提防“黑天鹅”式灾难,我个人认为,这种担心过于夸大。真正的危险是“灰犀牛”—虽然在动物园很常见,但它们在南非灌木丛中很难被发现,因为它们会借助植被隐藏。当它们出现在你的视野中时,就已经朝你冲过来,让你没有机会做出反应。我们学术界的工作是帮助经理人从沙沙作响的树叶或小树枝的缝隙内、在措手不及之前,发现即将发生的挑战或者机遇。要能够做到这点,我们必须集中专注于最重要的领域,并确保使用的理论工具是行之有效的。

  最近的圆桌讨论成员包括思想者、商学院教授和麦肯锡战略负责人,会议生动展示了将学术研究转化为可执行洞见的希望和挑战。学术界经常受到批评,总的来说也是公允的。我认为,我们可以做更多,实现两个世界之间的“行业收益”,我们可以在以下四个方面有所作为:

  严格缜密的研究如何帮助提高决策质量。首先,我们需要严格缜密的研究。但是,严格是有不同类型的:抽象分析模型的严格,观察个人、团体和机构实际行为方式的严格。到目前为止,我们对研究期望过高,从分析上可能是严格的,但是仍然不能准确描述现状,特别是经济学的成果。

  当我们将美丽的模型和混乱的现实混淆在一起,我们都会受伤。例如,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前,很多政策制定者错误地认为市场能够自我监管,而监管机构浑然不知金融行业开发的商业模式和结构。因此,学术界和各种研究模型为这些错误共同承担了责任。

  但是,行为学工作则大有前途。我们正在了解更多行为学偏见,以及个人真正做出决策的方式。现在我们需要行为学和进化经济学为辅导,加大研究力度,展示企业如何做决策,以及为什么我们可以非常有把握地预计他们会做出错误决策,并固守错误的行为。

  战略不再以我们认为的方式运作。调查这些组织动态的重要性说明一个相关问题:学术界没有花足够的时间研究如何做出战略决策的真正方式。通常,我们所称做的战略不是走向彼岸,而更多是在此时此地的相互竞争项目或人员中分配资源。即使我们对创新如此重视,但和新产品、服务相比,公司更多的是保持对客户的关注。战略担任激励和纪律的工具,帮助避免组织患病。通过利用行为学和演变成果,我们可以更清晰看到组织战略现状,更好地了解通过认知问题增加价值(例如使用合适的框架和类比) ,并重视商业环境中最相关的部分。在不过于强调负面因素的情况下,我们需要更好地了解战略失败原因。

  获胜不仅意味着首先冲过终点。越来越多的进化经济学和经济社会学的研究机构,对行业及经济系统的关系进行了考察:复杂的生产系统如何出现、发展和互动;价值如何在行业内及行业之间流动。这些网络被称作行业架构、生态系统或组织领地,它们是观察现状的透视镜,能告诉我们一些很有价值的新观点。

  这些点子对竞争有着巨大的影响,这些影响我们才刚刚懂得。在很多行业,获胜不仅意味着首先冲过终点,还意味着改变游戏规则,朝有利自己的方向发展。想想谷歌和脸谱如何重新定义了我们和信息的互动方式,并建立了和苹果公司合作及竞争的生态系统。

  新的形势需要新的地图。学术界和咨询顾问可以一起重新审视流行的理论,即使这些理论曾经深刻地影响了行业的发展。例如,克莱顿·克里斯泰森对破坏性创新的观点,或者迈克尔·波特的五种力量理论。这些模型得到广泛使用和接受,因为它们比较好用,能简化问题,是让管理层放心的经过验证的知识。但令人遗憾的是,主流学术杂志对检验、反驳或更新战略框架没有兴趣,虽然它们声称重视实践影响。学术界可以增加价值的方式是,对成熟观点有效或无效持客观严格态度。我们还可以指出一些新的、有价值的观点,虽然它们在主流商业媒体和咨询界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