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之启示”

作者:陈茜 钱丽娜 石雨峰 | 发表时间:2018-04-09 15:35:36 0 条评论

  此前,美国曾根据“301条款”对日本出台过制裁措施,但自上世纪90年代以后,没有再将其用作贸易制裁工具。国际关系学院校长助理达巍指出,美国发起的301调查,提到了知识产权,又提到了贸易赤字,应该说,这是不同的问题。中国的贸易顺差是有原因的,因为中国是世界的工厂,中国整体制造业的发展是既有劳动密集型产业也有中低端制造,比如苹果手机总装在中国,零部件需要从其他国家进口,但是对外贸易只算最后的总账,而中国对周边国家和地区是有逆差的。

  达巍指出,从目前来看,美国的失业率已经是历史低点。如果特朗普要兑现选举时的承诺,还有一个成本问题,虽然美国能源便宜,但劳动力成本不便宜,还涉及产业配套的问题。所以启动“301调查”,经济利益和政治需要各占多少成份,这是值得思量的。

  虽然,美国政府还没有公布将提高关税的中国商品清单,但是,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在参议院财政委员会概述了将会被征收新关税的中国产品,包括航空、现代铁路、新能源汽车和高科技产品。英国BBC报道,这次将锁定在科技、通信和知识产权领域,包括半导体,电信设备和电脑组件,约相当于中国对美出口总额的八分之一。

  而目前中国商务部进行的反击的第一拳是针对2月份美国对中国钢铁和铝产品加征关税的232措施,公布了对美中止减让产品清单。在这一清单中,首选的主要是农产品,比如鲜水果、干果及坚果制品、葡萄酒,以及猪肉、回收铝等。

  余淼杰指出,美国对中国提高关税的高科技制造产业是《中国制造2025》战略要发展的核心产业,比如高铁、新能源汽车、新一代通信技术等。虽然这些不是双方贸易量最大的部门,但从某种角度上看,美国是用“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方式遏制中国未来将核心发展的产业。达巍也指出,美国真正的意图是打击中国的高端制造业,担心中国在高端制造业上的快速赶超。因此未来中国企业到美国并购高科技企业会遇到安全审查的阻力。

  从这个角度上看,余淼杰认为,美国的所谓“制裁”,打到了中国的痛处,中国不得不回击。中国首先在农产品上反击是“标准动作”。虽然农产品产业不是美国最重要的产业,但是能够影响到特朗普政府的选情。

  如果形势进一步恶化,余淼杰认为,下一步美国有可能会对中国的白色家电、玩具、纺织等贸易逆差比较大的产业征收高关税。到时中国也有更强硬的回应方式,比如对美国进口大豆以及飞机征收高关税等。如果发展到这种地步就是全面贸易战,一定会对中国的产业结构产生深远影响。

  从中国对美国的投资来看,特朗普将指示财政部提出限制中国在美投资的措施办法,主要将针对的是高新技术行业的投资。余淼杰指出,因为这些产业是美国经济发展的核心产业。其实,传统产业在美投资也一样遇阻。只要是中资背景的企业进行投资,特朗普都是心存芥蒂,不是抵挡就是抬高筹码。不过,余淼杰指出,在美国通过并购或者绿地投资来扩大海外市场或实现技术转移并非都走不通。通常并购会比较困难,但绿地投资相对比较直接,也能够实现技术的转移。中方企业要积极应对。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副所长刘明礼

  焉知非福:“301调查”多面观

  除了中美贸易逆差,特朗普挑起贸易战的主要“依据”是去年对华发起的“301调查”。关于这项调查的来龙去脉,记者采访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副所长刘明礼,以下是他的主要观点。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