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惊世创意可能不会出自硅谷

发表时间:2016-11-11 18:00:03 0 条评论

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今年夏天首次去非洲时,先后到访尼日利亚和肯尼亚。6月份,“陈·扎克伯格计划”(Chan Zuckerberg,扎克伯格和妻子普莉希拉·陈医生共同创建的慈善基金会)为安德拉公司(Andela)捐赠了2400万美元,旨在为尼日利亚和肯尼亚培训高级软件开发人员。这次投资与硅谷的主流价值观背道而驰——硅谷的顶级风险投资公司只对企业的产品和服务(如每月交付的神秘必需品订阅服务产品Cannabox或个性化定制的卡拉OK派对平台)进行投资,用那些国家最优秀的人才解决越来越小的“第一世界”里的问题。




现在,真正的创新通常来自被硅谷忽视的地方,例如那些资金紧张的地区。沙丘路继续霸占着各类的“独角兽”,你将不得不向更东、更西或更南寻找新的(或至少是新发现的)创新资源。

一般来说,突破来自那些资源被剥夺的环境里。那正是我们的“可持续健康企业” (SHE :Sustainable Health Enterprises)在卢旺达学到的。我们的第一个项目SHE28,旨在生产人们负担得起的卫生巾,因为现有的产品要花去女孩子一天的工资。为了降低成本,我们将当地废弃物(香蕉纤维)制成可吸收性绒毛,从而取代护垫里最昂贵的材料部分。这种材料可以让生产过程用更少水和电(水在卢旺达是稀缺资源,电也非常昂贵)。与跨国公司的产品相比,我们的产品是环保且可持续的,而且更经济。

当我最初向投资者介绍SHE28概念时,必须反复描述发展中国家女性的经期状况。很少有人意识到,如果女孩和妇女们负担不起卫生巾,她们的健康、教育、生产力和尊严都将受到影响。世界人口的半数在生命的大部分时间里会来月经,而超过25个国家的妇女和女孩负担不起月经用品——低成本护垫,这是巨大的市场机会——如果你愿意,这就是最好的“订货模式”。

当我们在美国向一些重要消费品公司提出这一想法时,他们的工程师怀疑制成绒毛吸收剂的原材料香蕉纤维,是否能与行业里使用了50年的标准木浆相媲美,也不相信我们的产品不仅没有化学用剂而且耗水和耗电量都更小。个别情况下,我之所以能够筹集到资金并说服别人加入我们,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我的哈佛简历。如果没有这份简历,人们的想法会发生什么变化?

创新有时来自于被忽视的地方,它们往往花费数十年时间和大笔资金才被发现。1992年,两个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裔的美国家庭,创立了Sundial——一家生产美发和美容产品的公司。该公司使用的生产材料如乳木果等,是典型投资者们所不熟悉的材料。起初,他们的产品被降级到“少数民族”(ethnic)通道,几乎没有人认为他们会成功。25年后,这个公司的年收入达到2亿美元。贝恩资本(Bain Capital)拥有这个公司少数股权,现市值约7亿美元。正如Sundial公司首席执行官丹尼斯曾说过:“这是个重大胜利,因为它验证了一个概念:黑人商业也能达到其他商业项目同样的水平。我们所面临的挑战是获得资本、接触资本、获得与其他创业团体一样的机会。”

硅谷并不总会如此专注于支持可交付产品。最初,那里仅仅是改变重要系统的创新产品或服务的来源。硅谷走出来的第一批伟大发明家,像比尔·休利特(Bill Hewlett)和戴维·帕卡德(David Packard),他们发明了各种各样软硬件组件,提高消费者、中小型企业和政府的医疗健康和教育部门的效率。之后,各公司纷纷效仿,雇佣被称为创新顾问的新一代商业精英,成立创新业务部门,从事新产品开发策略。如果这些没能成功,企业会开始关注收购规模较小的公司走创新途径。尽管这是全球趋势,但大多数抢手的人才资源来自相同的背景:出身传统教育、男性、白人,很少有来自北美、欧洲、澳大利亚和日本以外的人才。

风险资本的支持者可能会回应说,虽然行业应该从不同地方和人群中识别创新,但是他们的理念不如现在已经找到的企业和个人。(根据CrunchBase的研究,2010年至2015年,12%的风险轮和全球10%的风险资金,投资了至少有一名女性创始人的创业公司)。

当前的风险集中方法并不是个万无一失的系统,这就是为什么从跨国公司到个人,每个人都转向众包平台寻找和增进伟大的创新。从联合利华向客户征求现有产品的改进建议并推荐新产品,到Kickstarter通过提供售前产品和服务允许用户寻求资本对他们的产品和服务进行创新。提供好主意的人群中,不但可以诞生产品和服务的创新,还可以更有效地降低成本,因为审查数以千计的意见所需的能力,与之前审查一个意见异曲同工。

尽管机构投资者的资金确保了Snapchat和Seamless这类公司智能手机应用的诞生,我却怀疑像Hewlett和Packard(HP惠普创始人)这样曾经可以显著改变世界的伟大创新被忽视了。马克·扎克伯格对安德拉公司的投资,可能正是试图改变现状。他在安德拉公司的一次讲话中表示:“千里马常有但伯乐不常有。”如果因为被忽视,单靠人才不足打动沙山路(Sand Hill Road,硅谷VC之道)来投资,也许与扎克伯格的竞争会打动他们。

来源:《连线》WIRED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