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下一个赵雷 在线平台掘金独立音乐人

作者:亢樱青 聂萌 | 发表时间:2017-04-10 15:37:19 0 条评论

  《歌手》节目上,一首《成都》让原本名不见经传的赵雷火遍了大街小巷,曾经被冠以“小众”的民谣音乐因为赵雷的现象级爆红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虽然赵雷在网易云音乐平台上有70万粉丝,略显无奈的是,把民谣推向大众的还是综艺节目而非在线音乐平台。

  实际上,民谣在网易云音乐细分的15种音乐类型里占比15%,同比2015年增长了近3倍,2016年,赵雷数字专辑下载量在两个月内突破30万次;陈粒、李志数字专辑破10万次……这些数字似乎在共同宣布着一件事:曾经的“小众”民谣已经开始从酒吧发展到在线音乐平台,逐渐走进大众视野。

  以赵雷为代表的独立音乐人,在大众认知中往往与唱片公司一手打造出来的“偶像歌手”相对立,本质上是指和唱片公司无经纪合约、独立运营,且有原创能力的音乐人。在音乐行业经历了传统唱片公司式微、数字专辑取代实体唱片的产业变革下,一家公司执掌多个艺人的模式也不再是主流,取而代之的是独立音乐人增多、主流艺人独立化的局面。

  随着《南山南》《董小姐》被广为传唱,代表“诗与远方”的民谣音乐为近些年略显冷清的华语乐坛注入了一股清流;2015年国家版权局发起了目前力度最大的版权保护运动,使得音乐开始进入了良性发展。

  而现在,在各大音乐平台已经疲于存量版权之争,原创独立音乐人成了下一个争夺的焦点。虾米音乐于2014年启动扶持原创独立音乐人的“寻光计划”,并陆续推出系列专辑,汇集了逃跑计划、好妹妹等阵容;QQ音乐也在2015年宣布推出面向独立音乐人的生态链条;网易云音乐推出“石头计划”,投入2亿元扶持独立音乐人发展。独立音乐的春天要来了?

  版权迷失:音乐的“暗黑时代”

  音乐是独立的、自由的,资本是残酷的,因此资本对艺术的注入历来都是双刃剑。十三月唱片投资人、著名音乐人卢中强回忆,资本上一次集中关注音乐是在2004年,但那次关注并没有带来繁荣,而是将音乐产业拉入了低趣味的境地。

  “从百度MP3时代造成音乐免费之后,这种境况对于平台和行业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不顾宿主的寄生’。”卢中强表示,当年百度MP3一路“收割”,对于百度自身的壮大和导流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但遗憾的是,百度并没有趁机对音乐行业进行反哺,而是将利益紧紧握在手中,这就造成了这十年间,音乐唱片卖不动。彩铃这一块都把控在渠道商手中,利益在幕后交易里被大量瓜分,以至于源头创作者收入少得可怜,造成了大量精英的流失。而好音乐人的缺失,直接造成了彩铃、口水歌等千篇一律工业化流程的泛滥,甚至后来催生出了大量神曲和广场舞音乐。

  直到2015年,国家版权局发起了力度最大的版权保护运动,要求音乐服务商必须将未授权的音乐全部下线,笼罩华语乐坛多年的音乐免费时代正式宣告结束。政策红利下,曾经是盗版重灾区的一众在线音乐平台,开始致力于推广版权。版权成了各家手上最重要的筹码,付费音乐模式应运而生,也因此重构了平台的商业模式。

  “这一轮资本开始反哺源头,鼓励原创行为,对音乐人进行补贴,因为大家都意识到,未来还是需要一些新的作品才能使音乐生态更丰富。”卢中强表示。

  民谣:小众美学背后的生意与情怀

  网易云音乐进入在线音乐时,这行业已经是一个被诸如QQ音乐、百度音乐、阿里音乐等巨头占领的红海市场,竞争异常激烈,并且各家都把版权当做竞争武器紧紧攥在手里。好在网易云音乐较早地发现了独立音乐人群体的价值,利用独特的推荐机制使用户能够听到更多非头部音乐人的原创歌曲。“可以说,原创音乐人版权获取成本更低,产生的效应相对头部艺人也会更低,因此更多的还是要完善品牌的特色。音乐平台对用户的作用不是版权有多少,而是让用户愿意听的作品有多少。”网易云音乐副总裁丁博表示。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