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就在眼前 听董老师讲改革强人雍正帝

作者:陈茜 | 发表时间:2015-12-08 15:55:12 0 条评论


  乙未年农历十月十三日(11月25日),雪,丁章胡同3号四合院院正房,传来这样的声音:“朕就是这样汉子,就是这样秉性,就是这样皇帝,尔等大臣若不负朕,朕再不负尔等也,勉之。”如果误入这院子,还真以为穿越到了清朝。如这台词般,如此真性情的话,出自雍正给他所器重的河南巡抚田文镜的朱批奏折。而解释这话的,正是致力于雍正朝研究的人民大学清史所的董建中副教授。

  说起雍正,“四爷”的称呼或许更能引起我们的心中画像。阿里晶读第六期以《改革强人雍正帝》为主题的读书会,并非为追风而来,那是为何呢?或许是为雍正,这位曾被我们忽略,又被大众追捧,甚至颇具争议的45岁才登基的皇帝那些能引发当下思考的改革之举而做。正如董老师在讲座中最后一句话所言:其实,历史就在眼前。

  董建中老师在整个分享过程中展现了一位历史学者的严谨、审慎和难得的幽默感。他可以引史料、讲故事、论当下,但却不轻易下结论。他总是在质疑、在思辨。

  扑朔迷离的雍正

  董老师只为“还原一个与众不同的雍正”。他质疑学术界以及观众附加于“雍正改革”前“雷厉风行、大刀阔斧”这些定语,因为从众多史料看出,虽帝王一心变革,但一无“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制度,二无“剑锋所指,所向披靡”的绝对执行力,必定要触及既得利益者,所以,改革自有崎岖和不得已之处,“各省能行者听其举行,不行者亦不必勉强”也。

  说雍正是一位改革强人没错,他确实很强。摊丁入亩、耗羡归公、设养廉银、整顿吏治、严打贪腐,为后继的乾隆朝留下了较为充裕的国库储备、廉洁清明的吏治环境。他虽然自谦,“自行此法以来,吏治稍得澄清,闾阎咸免扰累。”但这种改革的勇气不是哪一朝都可有之。但这些并不因为他天生就“爱财”、“爱抄家”。

  雍正继位前,康熙末年已经遗留下来诸多问题。不可否认康熙一生勤政爱民,但晚年锐意退减,他曾多次强调“今天下太平无事,以不生事为贵。兴一利,即生一弊。古人云多事不如少事,职此意也”,但宽仁之下,问题多多。康熙末年,灰色地带陋规横行导致重耗害民、败坏吏治,财政严重亏空。火耗本意是银子遇火重铸时的损耗,地方官征收钱税时,会以耗损为由,多征钱银。由于清朝常年低俸,火耗成为官员们重要的灰色收入,但各地没有统一的标准。虽然不合法,但是现实迫使,地方如果没钱但又要做事,所以康熙也是默认了。虽然“火耗”又通过捐俸、节礼、部费等方式分配出去了,但,仍然造成国库亏空,同时造成收贿受贿、贪腐严重。康熙六十一年户部共亏空银259.2万余两,地方亏欠1000多万两。国库只有存银800万两。

  在财政压力下,雍正采用了山西巡抚诺岷的建议,决心开始耗羡归公的改革,把灰色收入变为正项收入,禁止节礼、部费、捐俸等陋规,同时设置养廉银来稳定地方官员,不再私征贪污。

  到雍正八年,国库存银达到6200万两。虽然董老师认为,国库只是国家财政的一个晴雨表而已,即使看起来多,也并不意味着一定是好。但是,当时雍正有勇气改变前朝遗留下的的问题,“破数千百年牢固之积习”已然是值得学习,而这也是不得不改的。

  雍正改革内因

  改革中的不得已,不仅体现在迫在眉睫要做的事情,看似大刀阔斧之举,更多是历史发展趋势的必然。

  比如改土归流的改革,董老师认为,这是中国历史发展到清朝的内在要求,不断的往外扩张,十八世纪的时候,内地和边疆的地区交流融合是一种必然。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