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宾·蔡司:共享经济与“瘦组织”是天生一对

作者:银昕 | 发表时间:2016-03-11 15:40:02 0 条评论

  导师简介:

  罗宾·蔡司(Robin Chase):知名技术慈善家,全球最具声望的环保NGO组织世界资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董事。在美国商务部长的国家创新和创业委员会、美国交通部的智能交通系统咨询委员会、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国际交通论坛委员会任职。其创立的zipcar公司开创了汽车领域共享经济业态的先河。

  “我的丈夫每天早上开车去位于郊区的办公室,然后让车停在车场里闲置一整天。虽然我有时的的确确需要一辆车,但却找不到说服自己买车的理由。对于那些和我一样需要开车去工作的人来说,拥有一辆车的成本比车带来的益处要大得多。所以,我自己也是汽车共享行业的目标人群。”罗宾·蔡司在其所著的《共享经济:重构未来商业新模式》一书中这样描述Zipcar公司的起源。

  罗宾·蔡司被誉为“共享经济鼻祖”。Zipcar租车公司的诞生被认为是共享经济的开端。正是这家公司的诞生,催生了一个叫做“共享经济”的新业态。十七年之后,在其诞生地的大洋彼岸,中国,共享经济吹起来更大一股风潮。此时此刻,我们更应该静心聆听一下发明了共享经济的“鼻祖”的想法。罗宾来到了中国,并对《商学院》杂志记者讲述了她认为共享经济之所以可行的几个原因。

  三个理论基础

  罗宾1999年开始创业,那时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在一次聊天中,罗宾的好友告诉罗宾她在德国柏林的一条街道上见到了一辆可供他人分享的车,这辆车可以供人们以小时或天为单位租赁。“这种方式在坎布里奇是否可行?”于是,著名的汽车租赁公司Zipcar诞生了。

  虽然在公司创立两个月之后罗宾便拿到了第一笔天使投资,但Zipcar需要更多的投资,在这个过程中,一心要构建一个新经济模式的罗宾发现,自己根本无法与当时的风险投资家达成共识。罗宾说:“与共享经济相比,风险投资家们与我有着完全不同的价值观。我认为可以相信别人,大部分都是好人。但也许在他们看来,这个理念过于超前了,旧的经济模式下,人们还是将自己对别人的信任保持在最低,并且最大程度地强调对一份财产的实际占有。”谈起这段经历,罗宾认为,Zipcar从一开始就是一家以不同方式来思考商业的公司,商业世界中关于信任、责任以及合作的假定都被改变了。

  为确保Zipcar能够良好地运行下去,罗宾总结了三个基本理论:出于经济方面的考虑,与拥有一部车相比,人们更希望能“分享”一部车;一个可以将互联网和无线技术连接起来的科技平台将让分享变得更容易;公司相信用户可以在不受监管的情况下取车、还车,用公司的信用卡给汽车加满油,并在使用完毕之后带走车上的垃圾。这三个理论在“共享经济”已经风靡全球的今天看来已经如同常识一般,不予认同的人只是极少数;但在世纪之交之时,它强烈挑战着传统经济背景下人们的消费观和所有权观念。不乏有投资人这样反驳:至少在美国,汽车已经与人们的社会地位紧密联系在了一起,他们认为,自己与自己所拥有的汽车之间有一种特殊联系,美国人不仅想驾驶他们,更想拥有它们;另外,一个当下的人们已经习以为常的“可以将互联网和无线技术连接起来,有助于让分享变得更容易的科技平台”,在当时还是一个梦想。

  不过,罗宾赌赢了。以“脸书”和维基百科为代表的社会化媒体公司在10年之后彻底重新定义了“分享”这个词最初偏负面和贬义的含义,蔡司准确地捕捉到了人们本性之中乐意分享的意愿。

 但实现这个意愿的过程却是艰辛的。在传统汽车租赁服务中,一个想租车的人需要找到提供租车服务的场所,排队、填各式各样的表格,至少要花费15分钟才能开上车,还车也要花费15分钟,于是没有人愿意只租一两个小时的车,传统租赁业也只提供最少一天的租赁单位。Zipcar如果真的想以至多每两个小时为单位进行租赁的话,首先要解决的是技术问题:如何能使8个1小时租赁和1个8小时租赁所需的成本相同?罗宾说:“我们几乎将所有千辛万苦拿到的投资都投入到了技术方面,让每一笔交易的‘边际成本’最终几乎为零”。罗宾所说的技术,最后实现的效果是:当用户走近他们预定的汽车时,汽车挡风玻璃下的Zipcar阅读器能让用户对汽车解锁;阅读器还内置同预定系统通信的天线以及解锁门和点火的小黑盒。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