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碚:从中国工业化进程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作者:吴文婷 | 发表时间:2016-09-06 15:09:51 0 条评论


  当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国家的一个关键词,国家希望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来解决中国经济发展的问题。

  所谓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即从提高供给质量出发,用改革的办法推进结构调整,矫正要素配置扭曲,扩大有效供给,提高供给结构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更好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需要,促进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的经济增长一直呈现下行的趋势。当然,全世界也是这样的情况。所以,大家开始讨论如何保持中高速的经济增长。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商学院》杂志总编辑金碚在其作品《大国筋骨》一书中阐述:“现阶段,中国最重要、最迫切的战略任务之一仍然是继续强健工业筋骨,真正实现现代工业文明。有了工业之筋骨,才能雄踞于世界大国之间,确保国家安全、民生福祉和民族昌盛。尤其是,没有人怀疑,在可以预期的不长时期之内,中国将再次回到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地位。”

 经济增长非大概率现象

  很多人提出这样的疑问,经济增长是怎么一回事?从一段比较长的历史来看,经济增长是人类发展的大概率现象吗?也就是说,人只要有经济活动,经济就是增长的吗?

  对此,金碚给出的回答是否定的。“经济高速增长在人类发展的过程中是一个很短暂的现象。”

  回顾近代史的发展,世界经济确实有两次比较高的增长时期。第一次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1945年到20世纪70年代,这个时代被西方经济学家称为“黄金时期”。人们注重储蓄,在经济学上,储蓄是投资的唯一来源。所以在20世纪中,1945年战后,整个经济处于增长比较快的过程。

  不过,到了70年代以后,出现了两次大的石油危机。那时候尽管政府采取刺激经济的宏观政策,投入很多资金,但是出现了经济停止、通货膨胀、物价上涨的状况。大家纷纷议论,靠储蓄来推动经济不行了,因为储蓄意味着更大的投资,还要投入更多的资源,这样的增长不可持续。有些人甚至提出“零增长”的主张。

  从1992年开始,再一次出现所谓“黄金时期”,一般认为,那是由于出现了“新经济”和美国的消费拉动。在这个过程中,美国的消费主义盛行,产生大量的债务,企业债务、政府债务、居民债务。同时,欧洲国家的福利主义也倾向于更多消费。总而言之,从消费来拉动经济,后来导致了是依赖服务业发展还是再工业化的讨论。

  这个时期的高速增长还有一个相对应的重要状况是中国的改革开放。中国有很高的储蓄率。一般而言,不发达国家的投资率低于5%,按照一些经济学家的说法,如果这个国家能把储蓄率5%持续提高到10%~12%,这个国家就会经济起飞。在计划经济时期,中国的储蓄率大约在27%~28%,总体而言,经济增长也不慢,但老百姓生活很苦,物资匮乏。

  于是,经济学家开始讨论,为什么会这样?在改革开放之后,我们提出要适度降低储蓄率,鼓励轻工业发展,增加人民消费。当时经济学家以为,计划经济就是要积累率,重生产轻消费,到了市场经济以后,情况会相反,不会有那么高的储蓄率了。但是从中国的实践来看,还不是这样。我们的储蓄率非但没有下降,反而还提高到30%、35%、40%,有的年份甚至达到50%,大量的储蓄,一定产生高投资,所以中国是高储蓄、高投资、高速成长。

  2008年的金融危机把这个过程打断,中国进入了一个新常态、新平庸的时代。2015年提出更加注重供给侧结构性的改革。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