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每一个人都可能决定社会道德水平

作者:艾尔·凯西 | 发表时间:2014-10-11 15:25:41 0 条评论

  《正念力—挑战墨菲定律的凯西法则》记录了艾尔·凯西商业感悟——从铁路、报纸、书刊、电视到大型航空公司、银行业,从美国邮政署长再到信托公司总裁,他用50年的商业历程告诉人们:生活就仿佛是在你面前无限的延伸,我们没有时间可以浪费,必须追赶上自己的未来。风险是这游戏的一部分,同鲁莽之间仅有一道狭窄的界限,而正念的智慧,就是要在其中区分鲁莽,承担风险,正确地全速前进。

  在这个平庸俗气的商业世界中,艾尔·凯西扭转了墨菲定律,提出个人的正念会在工作中获得无穷的能量。

  1994年春天,我的好朋友杰姆·布尔(当时是无毒品美国伙伴计划的主席)问我愿不愿意担任“全国毒品行不通运动”的主席。我了解到一项评估表明,有71%的吸毒者有工作,每天他们都去办公室、工厂或商店上班。这使我意识到毒品问题比晚间新闻摘要上所描绘的要复杂得多,于是我就接受了。解决毒品危机似乎已不再是华盛顿最优先考虑的问题,唯一的办法是让私营部门领导这场战斗,继续反毒品运动。

  把社会问题归咎于国家的年轻人虽然很简单,但我认为他们往往是受害者而不是祸根。如果成年人不认为迫切需要消灭物质的滥用,年轻人就不可能改变自己的态度和行为。

  毒品和美德

  参加“毒品行不通运动”使我周游全国各地,到过各个城市、小镇和农家,也使我相信毒品问题和道德价值观的严重沦丧有明显的不可否认的关系。

  我们这个社会或任何社会的道德水平就是父母和他们的孩子、老师和他们的学生、雇主和他们的雇员、公职人员和他们的员工、专业人士和他们的客户、个人和他们的朋友的单独行为的总和。在我们生命中的某一时刻,我们都不可避免地要充当这些角色,所以我们的决

  定和行为对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平都很重要。

  随便做个调查,大部分美国人都会认为商业主要是贪欲驱动的。同样,在美国,我们所选举的官员也不断受到不道德和违法行为的调查。

  法国政治哲学家孟德斯鸠认为,最好的政府形式是自由共和制,但根据孟德斯鸠的分析,共和制也是最脆弱的政府形式,因为它依赖大众的美德。对我来说,“美德”就是按高的道德标准生活。同样,我们所说的道德又是什么意思呢?阿尔·伯特·斯威瑟博士曾给过一个最好的定义。“总的来说,道德就是我们对好的行为的关心。我们感到必须不仅考虑自己的利益,而且也要考虑他人和整个人类社会的利益。”当人们只考虑他们自己的个人利益时,就不能继续指望他们只做对整个国家有利的事了。这时就出现了法律、规章和官僚机构。换而言之,这些东西的目的都是强迫人们守信用,是约束的工具而不是自由的工具。孟德斯鸠同时代的学者,爱丁堡大学有一位亚历山大·提特勒曾预言过这些阶段(如左图)。

  在我们历史上的大部分时期,基本的道德价值被认为是一个国家和组成国家的人民都必不可少的。这些价值观通过家庭、学校和宗教机构一代代传下来,这三者又相互加强。

  有道德的人才能获得自由

  那么,什么是作为我们自由的基础的道德价值?荣誉、对国家的责任、为他人服务、忠诚、善良、慷慨、努力工作、自力更生以及最重要的诚实和正直。但是今天,在整个美国有太多的家庭、学校和宗教机构不再发挥其作为道德价值的捍卫者和宣传者的作用。太多的人

  在小时候几乎得不到关于这些一度联合所有美国人的价值教育。而且,除了少数例外,商界和政界的人很少表示,更不用说强调我们的年轻人曾带给成人世界的道德价值观。看一看那些今天的特殊利益集团,它们把自己狭隘的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再想一想大多数拒绝投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