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口秀女王”奥普拉告诉你​—从最艰苦的挣扎中,能生出最强大的力量

作者:奥普拉·温弗瑞 | 发表时间:2015-07-10 16:19:30 0 条评论


  文/奥普拉·温弗瑞

  不论我们是谁,从何处来,我们都有自己独特的历程。

  我的人生始于1953年4月的一个下午,在密西西比农村。在那里,弗农·温弗瑞和维尔妮塔·李婚外孕育了我,他们那天毫不浪漫的一夜情缘造成了一场意外的怀孕。我母亲隐瞒了她的状况,直到我出生的那一天,所以没人准备好迎接我的到来。我的出生被打上懊悔、隐瞒和耻辱的标记。

  当第一个提出“内心童真”的作家、心理咨询家约翰·布拉德肖在1991年做客《奥普拉脱口秀》时,他让我和观众们进行了一场复杂的练习。他叫我们闭上双眼,回到我们长大的那个家,在脑子里勾勒出那栋房子。“走近点。”他说,“透过窗子往里看,你发现了自己在里面。你看到了什么?更重要的是,你感受到了什么?”对我而言,那是一个极其让人悲伤却又给人力量的练习。我在自己成长的每一个阶段能感受到的几乎都是孤独。不是独自一人——因为我周围总有人,但我知道我灵魂的存活完全依赖于我自己,我必须要保护自己。

  弥合过往创伤是人生最艰巨也是最值得的挑战

  当我还是个小姑娘时,我曾很期盼教堂礼拜后有客人来我外祖父母家里。他们离开后,我便会很害怕与外祖父母独处。我的外祖父已经老态龙钟,而外祖母时常精疲力竭又毫无耐心。我是方圆几英里内唯一的孩子,所以必须得学会自己待着。我发明了各种新方式来与自己独处。我有书、有家里缝的洋娃娃、有家务活,我还会常常给农场里的动物起名字,跟它们说话。我坚信,所有那些独处的时光对决定我后来成为什么样的人极为关键。

  透过约翰·布拉德肖的窗子回望人生,我很悲伤地发现,跟我最亲近的人都没意识到,我那时是个多么甜美的小姑娘。但这也让我力量陡增,因为我凭自己就能够意识到这一点。

  就像我一样,你也许也经历过一些事,让你觉得自己不够好。我坚信,弥合过往的创伤是人生最艰巨也是最值得的挑战。知道你是何时及怎样被塑造成现在的你,然后你才能改变那些影响。这么做是你自己的职责所在,不关他人的事。一条无可争议的宇宙法则是:我们为自己的人生负责。

  熬过地震的唯一办法就是调整你的步伐

  我们直面的每一个挑战都有把我们击倒的力量,但比打击本身更令人不安的是,我们害怕自己无法承受它。当我们觉察到脚下的大地震动起来时,就会惊慌失措,忘记自己知道的一切,只让恐惧攫住我们。只想一想可能会发生什么就足够让我们失去平衡。

  我坚信的是,让我们熬过地震的唯一办法就是调整你的步伐。你没法避免每天的那些小震颤,只要你活着,它们就一定会出现。但我相信,这些经历都是天赐之福,能逼着我们去向左或向右迈步,寻找到新的重心。不要抵抗它们,让它们帮助你调整步伐。

  平衡只能在当下实现,当你觉得大地动起来时,就把自己带回当下吧。当你回到眼前,不论下一刻将会有何种震动,你都会搞定它。在这一刻,你还在呼吸;在这一刻,你存活了下来;在这一刻,你找到了站到更高处的方法。

  多年来,我一直有个几乎无人知道的秘密。从10岁到14岁,我被人性侵犯了,由此导致了我的滥交,最终在14岁那年怀孕。我羞愧极了,隐瞒了怀孕的事实,直到我的医生注意到我肿胀的脚踝和隆起的腹部。1968年,我生下了孩子,他几周后就在医院夭折了。

  我回到学校,谁也没告诉。我害怕的是只要有人发现,他们就会把我开除,所以我把这个秘密一直埋在了心底。我总是担心有人发现当时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他们就会将我从他们的生命中“开除”。甚至直到我鼓足勇气公开了被性侵的事时,我仍背负着耻辱,所以对怀孕一事闭口不言。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