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的输赢,不在价值而在价值观

作者:汪冰 | 发表时间:2016-03-15 13:47:05 0 条评论

  掐指一算,过去的一年中,我在直播间访问过的创业者也有好几十位了。回想一下那些让我和听众印象深刻的创业者似乎都有一个共同点,用其中一位嘉宾的话来说就是,“我们是出于愿望去创业,而不是欲望”。

  无论他们的愿望是造出最环保的饮料瓶回收机,还是酿出独具特色的精酿啤酒,基于愿望或者欲望创业最大的区别不在于成功时候会不会手舞足蹈,而是失败的时候你还能收获些什么?对于后者失败几乎毫无意义,因为失败等于欲求不满,除了赔本再无其他,那感觉就像兜里空空,垂头丧气的赌徒。而那些发心是让世界因自己的创造而变得更美好的创业者,即便失败也不会是两手空空。无论成败与否,想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努力本身就是一种成就,透过意义的透镜,追求本身也有了价值,而透过欲望的双眼,只有得到才真的重要。

  去创造,而不是创业

  一个为自己生命意义而战的人,即使在没有看到成功之前就牺牲了,那也是一部光荣与梦想的史诗。人生的价值衡量有时候未必来自于成败本身而是关于成败的叙事,就像“褚橙”的口号——“人生总有起落,精神终可传承”。

  如果说创业者只追求意义与内心满足,那估计没人相信。没有创业者不想成功,不想实现个人价值最大化,可是创业者能不能走得远,区别往往不在于是否看重个人价值,而是个人价值与社会价值的排序。

  前几日和一个朋友聊起创业的热潮与泡沫,她的两句话让我印象深刻:“去创造,而不是创业。当你的创造足够有价值,事业也就来了。” 谷歌十大信条的前两条,第一条是“以用户为中心,其他一切自然水到渠成”,第二条是“专心将一件事做到极致”。而据苹果现任CEO蒂姆·库克说,苹果核心价值观的第一条就是,“我们在这个地球上就是为了制造伟大的产品。” 这都说明了个人价值的最大化是以帮助他人获得最大价值为前提的,先有付出才有收获,其实这就是最简单也最现实的因果。财富本质上是一种能量,能多给的人才能多得,有时候忘记自己才能成全自己。正应了中国那句古话,“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其实当你好事做多了,人生肯定不会太坏。

  有一部分创业者个人价值实现的方式就是尽早将公司翻倍卖掉,实现财务自由,年纪轻轻成为人生赢家,自以为从此可以过上幸福感爆棚的生活。一位在硅谷两次创业又两次把公司成功出售的创业者坦承,“钱可以让你买很多东西,但是它改变不了你是谁。你卖出公司的第二天醒来,你还是你,可是却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了。”

  积极心理学的研究表明,拥有本身并不会自动持续不断的输出幸福感,因为我们很快会对任何拥有习以为常,浑然不觉。心理学上管这个叫做“享乐适应”。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丹尼尔·吉尔伯特在其畅销书《哈佛幸福课》(Stumbling Upon Happiness)中写到,“生活中最残忍的真理之一就是:美妙的事情第一次发生的时候最美妙,但当它一再出现之后,其美妙程度也渐渐降低。”

  如果不断重复某个经历——聆听某一首特定的奏鸣曲,同某个特定的人做爱,从某个特定房间的特定窗户看日落,我们会很快适应这种情况,每一次这种经历带给我们的愉悦也会减少一分。心理学家称之为“习以为常”,经济学家称之为“边际效益递减”,而我们称之为‘婚姻’。” 能够带来持续幸福感的不是价值而是符合某种价值观的生活。对于创业者最大的满足感也许正来自于日复一日地解决难题,不断好奇,不停学习,投身创造与改变。创业者为变革而生,而对于人类唯有变化才能克服“适应”带来的对幸福无感。  如果不断重复某个经历——聆听某一首特定的奏鸣曲,同某个特定的人做爱,从某个特定房间的特定窗户看日落,我们会很快适应这种情况,每一次这种经历带给我们的愉悦也会减少一分。心理学家称之为“习以为常”,经济学家称之为“边际效益递减”,而我们称之为‘婚姻’。” 能够带来持续幸福感的不是价值而是符合某种价值观的生活。对于创业者最大的满足感也许正来自于日复一日地解决难题,不断好奇,不停学习,投身创造与改变。创业者为变革而生,而对于人类唯有变化才能克服“适应”带来的对幸福无感。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