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流而上的新中产:与不安全感同在

作者:汪冰 | 发表时间:2016-12-06 10:55:14 0 条评论

  前年创业热的时候,一位乐天派的朋友跟我说,“这真是一个好时代,坐车不花钱,吃饭有免单,一切都有资本家买单,而且只要你故事讲得好资本就会像雪片一样飞来。”不过,去年他就不这么说了,但是他还在坚持认为,自己生活在一个好时代,至少不用遭受父母那辈的窘困动荡。今年,他突然开始跟我说自己要移民美国的事儿,不过特朗普的当选让他很焦虑……我相信像他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有中产收入却没有中产心态

  2016年是充满变化的一年。不久前,在岸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曾跌破6.84,创下7年来新低。前两个月,个税改革的新闻又让那些在北上广都不一定能算得上中产的年收入12万人群“被高收入”了一把。年中的时候,《人民日报》登载权威人士的观点,我国经济运行不可能是U型,更不可能是V型,而是L型的走势,而且这个L型并不是一两年能过去的。至于从年头到年尾就不曾停歇过的房价话题就更不用说了。这些信息似乎都在不停搅动着一种深刻的不安全感,其外显的行为可能是像我刚提到的那位朋友一样移民,转移资产或者投资任何可以看得到摸得着的实体比如房产。

  按照马斯洛的人类需求层次理论,安全感是人类生存的底层需要,这意味着拥有安全感才有幸福的可能,否则人将生活在恐惧之中惶惶不可终日。虽然缺乏中国集体经济时代幸福感的研究数据,但是很多人关于那个时代的回忆中不乏温暖的笑容。虽然少不了艰苦的生活条件,却少有不安全感的阴影。在那个凡事靠组织的年代,虽然组织不能解决一切,但是背靠大树的主观感受却给了几代人内心稳定的安全感。再看看现在那些靠个人奋斗才逆流而上的所谓新中产,内心却经常充满孤立无援的感觉。

  当社会福利不能提供足够保障,游戏规则瞬息万变,每个人都只能是如履薄冰地维护着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所以也许中国的新中产可能有傲视欧美中产阶级的收入,却未必有真正中产的心态。安全感和满足感是中产的阶级身份认同的关键要素,曾几何时,中产阶级代表着优越的生活与优雅的情调,但是如今哪怕在美国,中产也是一个一不努力就可能分分钟滚落,不断踩水挣扎才能浮出水面的阶层。

  水涨船高的欲望是幸福感分母

  对于经济形势世界性的迷茫甚至恐慌,让中产阶层更加感到这个冬天的寒意。比起富豪,中产有明显的经济脆弱性,有研究表明“赢者通吃”的富豪也会让中产阶级降低幸福感,这是一种相对剥夺。而比起低收入阶层,中产又无法接受回归一无所有。从内心感受来说,有时候“有”比“没有”更糟糕,因为一旦拥有就会更加害怕失去,应了那句古话,“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就好像出差住惯了五星级酒店突然改住98元一晚的小旅馆一样,你很难由衷地感激自己至少还有住所,而更多是抱怨、伤感甚至绝望。

  适应让我们感觉不到幸福,而不适应却急剧地增加了我们的痛苦。中产阶级的幸福感与他们的欲望有直接关系,他们不只要有房,还要有好房;他们不仅要有车,还要有好车;不仅要给孩子洋奶粉,还要给他们好教育。突然想到多年前某家居品牌广告,大意是为了一个好龙头而造一座配得上它的好房子,就像装修一样,中产生活是一个系统工程,中产阶级对生活期望就是这样一点点水涨船高的。

  对于幸福感有一个很简单的公式,那就是“你拥有的生活”/“你理想的生活”,说白了分母就是你的欲望,欲望越大越不容易幸福。2015年,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科学研究所的一项全国抽样调查数据显示,大约4成的中产阶级认为“生活负担很重,压力很大”。当你想要更好,就难免要付出更大的代价,而当你拥有更多,你就更害怕失去,这不仅是中产的困境也是人类的普遍处境。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