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仑:岁月虽凶猛,却仍是青年

作者:陈茜 | 发表时间:2017-05-08 14:12:53 0 条评论

  这位“地产界思想家”曾像游侠一样,穿越阿富汗、驰骋非洲草原、行走不丹、徒步戈壁;青年时也曾苦读《史记》《后汉书》,研究黑格尔;他不但喜欢通过阅读与历史人物和伟大思想者对话,也关注各行各业普通人的奋斗和努力。他用口述的方式,敢于记录下对社会、人生的观察。他不想当青年导师,却也希冀年轻人在创业梦想时,要有责任和担当。正如他二十多岁的理想是“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如果还有时间,就追求一点儿让自己快乐的事。

  冯仑在《岁月凶猛》的自序中写道:“人们常说‘岁月是把杀猪刀’。现在,已经年过半百的我,再度回望身边的人和事,很想知道这把‘杀猪刀’究竟把人的哪些部位剃掉了?是剃掉了骨头,还是割去了肉、伤到了皮、挑断了筋?它荡涤了我们身上的哪些污泥,又伤及我们哪些柔软、善良、美好的部分?”但他发现,最近他的人生又重新进入到了青年阶段的25岁。未知的世界、生命的精彩,激发他继续“折腾”的愿望、勇气和激情。

  读书要下苦功夫

  冯仑的父亲在接受“冯仑风马牛”微信公众号的采访中,讲到小时候的冯仑属于“乖乖娃”,人很静,不惹事,就是在家看书。据冯老爷子说,这一点继承了家族传统,“长辈都是读书人,不仅在当地学校担任校长、教师,还开办过私塾。”或许根深蒂固的家庭基因也为经商后的冯仑,成为“地产思想家”埋下伏笔。

  1991年,在历史的潮流下,作为文化人的冯仑“下海”经商成为“万通六君子”之一。但是,骨子里对于思想、文化的研究和表达欲望一直没有消褪,反而因为商场的丰富阅历,使他思想的开合度和语言的辛辣度都经过淬炼般,读之酣畅淋漓。

  冯仑是爱读书的人,尤其喜欢读历史和哲学,在上大学前,最花精力去读的就是这两类。谈到读书方法,冯仑说就是——刻苦读书,有时经常一天读到半夜,使劲读,反复看。因为喜欢《史记》《汉书》,不懂文言文,他就使劲钻研,把句法反复弄懂。据冯老爷子说,那时在西安还买不到《史记》,只在他的办公室有,冯仑甚至想要抄一套,后来是托人从天津买到。为什么喜欢读历史?他形容道:“历史是个望远镜,你一看远了,什么妖魔鬼怪都能看清;离得近,妖魔鬼怪看不见。” 他发现,史书很多都是讲人物冲突与权力之争,现在依然适用。用历史的眼光看问题,可以培养大格局,稳定心性,而经商最主要的是判断大势,所以“更有利于做成事情。”他相信,“钱心”跟着人心走。“全世界最聪明的人最终都是先研究人心和制度,反过来才能‘驾驭’金钱。”他曾这样解读财富与学问的关系。

  而读哲学,冯仑认为更要死下功夫。“如果对一些经典能下狠劲尽可能‘吃下去’,融化成自己的智慧、生命、思考方式,对你的一生都有受益。”。他把自己现在思考问题时相对清晰的逻辑思路,归功于当初研究黑格尔哲学,比如“大前提、小前提,最后结论,基本上是训练你的思考。”

  王石评判他说:“绝顶聪明、侠义肝肠。嬉笑怒骂皆文章,百计千心成万通。”对当年“万通六君子”分家有过指点——应以现代商人的退出机制操作的著名经济学家周其仁读完《野蛮生长》评论道:“大作读毕,是我看过的读物中最好的!”虽然不乏溢美之词,但是也能看到冯氏文章背后的才情。遇事讲逻辑、爱思考,他认为,人一出生没有不同,但随着人的状态、相貌、衣着、语言、教育等综合实践,人才开始产生差异,而读书则可以培养大局观。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