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红黄蓝”事件说开去…… 钱能买来专业精神么?

作者:汪冰 | 发表时间:2018-01-04 15:04:16 0 条评论

  上个月在某网络媒体举办的投资人大会上,作为红黄蓝曾经的投资人和董事、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首次回应了红黄蓝事件,他说,“可以怪我,为了中国的孩子可以怪我。”可是,怪谁并不能根本地解决问题,幼教行业工资低自然只能招到没有职业道德素质低的人,这种逻辑不仅在坑害孩子,也在伤害整个社会。“你给的这么少,凭什么要求那么多?”“我挣得这么少,凭什么对你负责?”这样的逻辑如果用在医生身上就是“挂号费这么便宜,治不好是应该的。”我坚决同意优质优价,但是这不等于平价甚至低价就可以丧失职业底线和专业精神。

  职业不仅仅是换取财富的工具

  最近一位在外地买房的朋友本来想春节前乔迁新居,他在网上选择了一价全包的装修服务,号称是“平民价格,贵族享受”,本来想省点心,可是他验收的时候惊讶地发现,好多插座都没电不说,连马桶冲水的时候热水器都会点火……打电话与客服沟通数次,倒是没说不给解决,不过具体时间无法确定,人家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我们的师傅都很忙,您就交了那么点儿钱,还想怎样?”这种对市场经济的理解背离了专业精神的核心内容,充其量只能叫讨价还价的“菜市场思维”。专业精神有两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其一是对工作本身的认真敬业,其二是对服务对象的尊重关怀,我认为两者放在一起基本等同于我们常说的所谓某个行业的“基本素质”。根本问题是,这些真的是可以用钱买来的么?

  畅销书《你要如何衡量你的人生》一书中提出过一个发人深思的问题,“为什么世界上最勤劳的人在为非营利性机构或慈善机构工作——他们有些在你想象不到的艰苦条件下工作,如灾后重建地区、饥荒国家、遭受洪涝灾害的国家……如果钱不是他们行动的动力,那么他们的动力究竟是什么呢?”这个问题本身就打破了给钱少就一定缺乏专业精神或职业素养的逻辑。毋庸置疑,职业是一种谋生的手段,但是不应仅仅成为换取财富的工具。就像有人说过的,“人类的尊严不允许自己成为一种手段,或是一种劳动工具,不允许自己被降格成为一种生产方式。”所以如果一个人只是为了钱工作,他永远不会觉得自己的报酬足够多,因为他始终认为自己值的更多,因为每个人的生命无价,时间亦无价。从这点上来说,丧失专业精神的人既不会觉得自己受到足够的尊重,也没有真正地尊重自己。

  按照犹太哲学家马丁·布伯的观点,我们对待他人有两种态度。一种是“我与它”的关系,我们将其他人看成非人的它者,或者说是实现目的的工具和手段;而在另外一种“我与你”的关系中,我们放下自己的期待和目的,关注对方的兴趣与利益,这样的关系出于尊重、友谊和爱,于是我们的相遇也变成了存在本身的相遇。当一个幼儿园阿姨觉得不睡午觉的孩子面目可憎,于是拿起手中缝衣针的时候,就是“我和它”的关系,孩子不再是自己的同类,而是一堆麻烦,妨碍自己的休息。反之,当一个幼教老师发现孩子不睡午觉的时候,至少好奇一下为什么,是不适应幼儿园的环境还是在家里没有养成午睡的习惯,那就变成了“我和你”的关系。“我和你”是一种互相润泽的关系,因为这里面有爱与关怀,而不把别人当人的人不会感受到人际关系的幸福,这本身也许就是一种惩罚。

  马克斯·韦伯的新教伦理

  说白了,任何职业其实是人类彼此服务的方式。德国宗教改革家马丁·路德认为,职业劳动是同胞之爱的外在表现,是上帝允许的唯一生存方式,由此也产生了所谓“天职”(calling,也可称之为神的召唤)一说。这种职业思想是让人们的世俗活动有了神圣的意义,也是西方工作伦理的奠基石。著名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也认为,基督教的新教伦理排斥“为财富而追求财富”的行为,只有通过职业劳动获得财富才能得到上帝的祝福。所以按照这一逻辑,比起“我是不是赚了更多的钱?”更重要的问题是“我是否尽力而为?我是否履行了承诺?”按照这一伦理原则,致富不仅是职业成功的证据,更是个人德行的实证。这一新教伦理完美地解决了追求财富与追求灵性的冲突,也让工作成为一种“入世修行”的方式。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