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突破管理层的认知局限

发表时间:2017-08-07 15:07:34 0 条评论

  理解心理偏见和自己的知识程度可以帮助董事会做出更有效的决策。互联网的出现产生了无限数量的数据和信息。为了应对信息过载,知识管理人员需要把数据组织整理成有意义的和可控的集群知识。今天,决策者面临的真正挑战是如何将知识转化为洞察力。董事会成员面临知识信息超载,而试图在短时间内做出正确的决定。为了有效地作出决策,董事会成员需要了解他们的大脑是如何工作的。

  “思维导图”的发明者Tony Buzan在《心灵的革命》中首次提出了知识管理的概念。他还描述了世界经历的多个精神文明革命,以及每一个革命给我们的工作方式、生意、思考和生活带来的变化。他认为,在信息时代、知识时代之后,我们现在正处于智慧时代,今后的管理者需要管理包括自己在内的心态。从进化的角度来看,我们本身就是几千年的决定和选择的结果。了解到我们是如何决策的,以及这样的决策可能已经不再适合当今快速变化的时代,董事会需要在当今的环境下去追求更好的决策能力。

  董事会的角色和结构设置的本质,是他们的角色力量可以用来过滤信息、简化数据,决定专注于什么、放下什么、记住什么以及放弃什么。但在当今这个更快的环境中,他们只能使用启发式、心理捷径和简单有效的规则形式来判断和做出决定。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直观的心理捷径是有用的,因为这样可以快速处理信息和解决问题。然而,有时这些做法也会让我们做出错误的评估、得出错误的结论,并有时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对于人类的判断和决策科学的学术研究在过去的几十年有了惊人的增长。现在你在机场的书店就能找到,Daniel Kahneman的《思考快和慢》、Spyros Makridakis的《和机会跳舞:让好运服务于你》、Dan Ariely的《怪诞行为学》等等。这些研究解释了我们的大脑是如何工作的,以及如何影响决策的质量。这些书中描述的思维偏见有很多是能在董事会会议上见到的:确认性偏见(倾向于把任何出现的新现象用来佑证解释自己的理念)、后见之明偏见(“事后诸葛亮”)和损失厌恶偏见(厌恶损失,推动董事会采取更少的风险)。

  在所有的偏见中,最常见的一种是过度自信偏见。以上所有的作者都认为,知识渊博受人尊敬的专家们经常会犯的错误是过度坚持他们的信念,而没有充分考虑是否可用信息的变化。而更糟糕的是,这种明显毫无根据的确定性恰恰满足大多数观众的需要,他们太渴望有人在纷繁错乱的信息面前替他们做决定。这些作者都认为,好的决策取决于拥有优秀的基本知识和对自己掌握知识程度的连接(知识的知识,例如限制、偏见或是否可靠等)。

  在不断增长的信息里,元认知能力(对于认识的认知)可能是管理层需要掌握的最重要技能之一。有很多的方法被证明可以减少认知偏见,比如通过定期“试题”测试检查的形式来自检,欧洲工商管理学院的一项在线调查可以提供个体与其感兴趣的其他人群的自检对比。这样的自我意识和例行反省可以进一步推动与他人的合作,从而以正式或非正式的方式减少偏见。

  董事会董事还可以利用组织设置来达到集思广益的目的,利用多方他人的意见来防止个体存在的知识认知偏见。董事会需要特别关注事实的多方面以及对于某个问题的多方面观点,也就是说,尊重异议将是智慧时代董事会的必要特征。扮演魔鬼代言人、从框架的不同角度考虑问题将减少认知扭曲的影响,从而防止把组织引入歧途。

  来源:欧洲工商管理学院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