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孵率严重不足 孵化器倒闭潮起

作者:银昕 | 发表时间:2016-06-03 11:00:08 0 条评论

  又一家孵化器在“倒闭潮”中结束了生命。

  2016年4月下旬,曾经是深圳市南山区“明星项目”的孔雀机构遭到物业的“强拆”,60余个入孵团队被临时要求退场,直接原因是连续三个月拖欠租金和物业管理费。孔雀机构的创办者陈鹏福承认:资金链出现断裂。陈鹏福对媒体表示,鉴于深圳不断上涨的房价和租金,以尴尬的“二房东”角色自居的孔雀机构遭遇到成本上涨不堪重负的问题,而“二房东”是大多数孵化器创办者的实际角色。以孔雀机构为例,当“二房东”收取的入孵租金占孵化器整体收入的比重超过60%,而其他一些创业服务、培训以及线下活动的收入只占25~30%。

  南山区的另一家有些名气的地库实验室也在早些时候传来了寻求转让的消息,创始人杨炳龙将地库实验室转让给创立之初的合伙人之一黄建豪,黄建豪将地库实验室的轨道彻底驶离了创投圈。“地库已经不再做孵化器了,他们现在办教育、培训,应该说已经完全脱离创投圈了。”一位在地库实验室前员工告诉记者。

  在“双创”的影响下,2015年内中国共涌现出了1.6万家孵化器(名称可以是“空间”“工场”或“咖啡馆”,但实质都是孵化器)。深圳市南山区政府以科技园为核心力量,主导了很多孵化器的诞生,截至2015年,该区内已经有49家孵化器。

  鉴于各地政府都在鼓励“双创”,在政策扶持下,雨后春笋般出现的孵化器动辄便可以拿到几百万元到一千万元不等的补贴。据悉,深圳市负责孵化器资质认可的政府机构为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受认证的最初级别孵化器每年可以拿到的补贴数目是30万元;另外还有其他补贴方式,比如由政府主导的产业园、科技园可以与孵化器合作,免收其场地租金,孵化器进驻之后可以对入孵企业收取租金,加上政府补贴,再加上举办各类活动的所有支出可以获得额外另一部分补贴,看上去是一个非常好的生存条件。但现在看来,政策的利好并没能使他们更长久地生存。

  当热潮冷却之后,我们该反思什么?

  “二房东”并不好当

  在令人唏嘘的两个明星项目:孔雀机构和地库实验室的倒闭中,一个很直接的原因是孵化器实际上在扮演“二房东”的角色,孵化器先租到一个办公空间,以出租办公空间所获得的收入为主要收入来源,而其他的增值服务所产生的收入与之相比微乎其微,“政府补贴收入与之相比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陈鹏福对媒体说。

  “杨炳龙在准备做地库实验室之前就找到过我们,问我们是怎么做的,不到一个月项目就开业了,他的执行力还是很强的,说干就干。”弈投孵化器是一家在“倒闭潮”中得以幸存的孵化器,它的高级合伙人刘佳告诉《商学院》记者,杨炳龙与她算是圈内比较熟悉的朋友,地库的倒闭有其深层次的原因。“地库和孔雀机构都有一个问题,就是他们有很‘重’的资产,对办公场所的依赖太大,而增值服务能力有限。拿孔雀机构来说,他们的房地产背景比较强,对办公空间十分强调,租金产生的收入也占绝对大的比例,而除此之外他们几乎没有别的增值服务能力,也没有核心服务团队,除办公空间之外的服务大多数是外包给第三方去做的,他们能守住的就是一个场子。”刘佳的话道破了目前孵化器的一个重要问题:从房地产转型而来的孵化器,能否长久生存?房地产背景出身的人,能否管理好孵化器?

  “我认为,房地产出身的孵化器可能要从经营思路上改变一下,否则做孵化器会有一些问题。”同样在“倒闭潮”中幸存下来的FT创业咖啡创始人郑吉表示,创业与之前属于暴利行业的房地产完全不同,这是一些房地产转型而来的孵化器遇到问题的原因。“房地产转型而来的孵化器在硬件服务上没有问题,关键是软件是否到位。另外,创业所追求利益的方式与房地产完全不同,前些年楼不愁卖,资金很快可以回笼;但创业是九死一生的事业,绝大多数人都会失败的,所以做房地产的人来做孵化器,他们是否有耐心,是一个需要转变的事情”。弈投孵化器的刘佳对房地产转型而来的孵化器直接表示“不看好”,“房地产为什么要转型做孵化器呢?大部分原因是缺钱,想快速挣钱,但创业恰恰是一个特别需要耐心,特别需要包容的行业,因为缺钱才来做创业服务业,他们的前景基本注定了。”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