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出来的幸福感

发表时间:2016-09-30 19:28:50 0 条评论

文|汪冰

据说G20峰会后,杭州的旅游又火了一把。有人分析G20峰会选择杭州是因为7年间主办城市逐渐从政治经济中心向旅游、历史文化和休闲城市转移,而坐拥互联网巨头的这座浙商重镇不差钱更不缺“闲”。早在2006年,杭州就被世界休闲组织评为“东方休闲之都”。当我得知浙江大学休闲学专业从2008年就开始招收研究生的时候,更感叹浙江人民的远见。
漫话杭州,“闲”出来的幸福感

说起杭州的闲适,我想起了一位朋友,她几乎每年九月都要去一趟杭州的满觉陇,为的是那一片从明代起就芳香扑鼻,让人迷醉的桂花。我一边围观她的朋友圈,一边隔着屏幕流口水:白瓷碗里凝透爽滑的桂花藕粉,玻璃杯里沁鼻甘香的桂花龙井,小碟子里甜香即化的桂花糕……当然,她每次还不忘带回一罐老乡做的糖桂花。她说杭州的美好让一切都慢下来,北京也有桂花,她却没有心情停下来好好闻一下。

我也去过杭州很多次,最喜欢的就是坐在龙井村农家院门口的竹椅上,喝茶、晒太阳、发呆,或者移步到西湖边的某个咖啡馆,换个景致,用迷离的眼神盯着迷蒙的水色,继续发呆。这是一座让你觉得如果不无所事事那才真是浪费时间的城市。有这种感觉的人不在少数,王蒙曾这样评价杭州,“没有一个地方像杭州这样令人动情,令人醉迷,令你销魂,令你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好话说不清楚,就只能正话反说了。我说,杭州是个消磨斗志的地方。文友王旭烽则告诉我,有一位外地作家说,他是不能来西湖了,来了杭州就不再想写作,不再想读书,不再想苦干,只想游玩……”。杭州的闲逸是一种从骨子里散发的气质,让人无法抗拒。

我经常想这座总在各种幸福城市排名中上榜的城市,是不是就是“闲”出来的呢?不管我的猜测是否属实,有一点相信很多人都有亲身感受——过于忙碌容易让人不幸福。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2011 年度中国家庭幸福感调查报告》指出, 52%的人感到时间紧迫, 过高的时间压力是导致自己不幸福的重要原因。根据2011年盖勒普的一项调查,你赚的钱越多,就越可能感觉到“时间饥荒”(time famine)。所谓“时间饥荒”就是指个人没有自由或者休闲时间。“时间饥荒”会影响我们的幸福感,因为很少有人能在紧迫的状态中享受当下。烦躁不安,焦虑不满常常是“塞爆”的日程表带给我们的压力反应。

时间饥荒:不幸福还更愚蠢

不仅如此,2012 年《科学》杂志发表的一篇反响颇大的研究论文指出:“过于忙碌的人和穷人有一个共同思维特质, 即注意力被稀缺资源过分占据, 引起认知和判断力的全面下降。一个过度忙碌的人, 为了赶Deadline,不得不被看上去最紧急的任务拖累,而没有额外的‘带宽’去安排从长远看来更重要事情, 因此不能做出科学合理的决策。” 处于“时间饥荒”的人不仅更不幸福还可能更愚蠢。

在这个把时间管理当成信仰的时代,我们总想从这里或者那里省出一点时间来,我们下载各种快递送餐软件,我们投资各种自动化设备,就是为了能给自己多留一点点时间。我们的计算机,我们的工作,甚至我们的性生活都变得越来越高效,而生活却感觉越来越慌张,有人管这个叫“匆忙病”(hurry sickness)。换句话说,省下的时间不仅没有解决“时间饥荒”,反而让我们变得更忙碌,这是为什么呢?

不要被“跑步机效应”所累 

最近在读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的《反脆弱》,他也是几年前那本轰动全球的《黑天鹅》的作者。按照塔勒布的观点,很多现代人都受“跑步机效应”所累,即为了停留在同一个地方,你需要赚越来越多的钱。比如,你通过自己前半生的努力终于买上了一套高尚住宅区的大房子,你搬进去的第一天早晨,看见和蔼的邻居从最新顶配版特斯拉里,摇下车窗和你打招呼,然后你目送他们的孩子登上当地最昂贵私立学校的校车……为了不让自己再次变为“穷人”你决定付出更多努力去赚钱,你终于发现成为财富显贵的邻居不是一种稳态,而可能是一项需要上半身保持骄傲微笑,而下半身不断踩水挣扎的苦工。这样的感觉对于稍不小心就滑向下层的中国中产人士应该都心有戚戚焉吧。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