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房价碾压的知识分子,正碾压城市创造力

作者:汪冰 | 发表时间:2017-05-08 14:10:36 0 条评论

  朋友圈看到当年红极一时的文学网站“榕树下”创始人朱威廉曾提到,公司前台当年问过他为什么不在上海买几套房子,还说自己已经买了三套,而现在这个姑娘已经是千万富翁了。这让我想到我认识的另一位创业者,他们公司前台是一位北京姑娘,每个月的工资只有几千块,但是开的车却是全公司最好的。后来大家才知道,这姑娘来上班就是给爸妈一个交代,她家因为拆迁有好几套房,靠“吃瓦片”(靠吃房租生活,北京老话)就已经进入富裕阶层。2016年,这位创业者的公司终于在A股上市。

  不过,我看到一组调查数据,据统计2016年上半年A股上市的2918家企业中,有627家公司半年的利润尚不足1000万元,也就是说还赶不上北京一套学区房,我默默地祝福他不要位列其中。这样看来,如果只以金钱来衡量人生,那么似乎费半天劲创业确实还不如专心“房市”。如果成功的标准只有房产,去创造肯定会让位于去买房。难怪多年前,郎咸平先生就在一篇《高房价让中国失去创造力》的专栏中提到,当年马云、马化腾、陈天桥差不多都是用50万元开始创业的,但是如果现在的年轻人手里有50万元会干什么呢?肯定是拿去付首付了。

  知识变现的目的性越强,过程会越痛苦

  我小时候所经历的高考改变命运,现在看来其实也是知识变现的另一种方式,所以才有了前一阵子热议的名校毕业买不起房。知识究竟是用来干什么的?如果只是用来交换学区房,那么知识一定会被分为两类:一类是可以折现的,一类是不可以的。难怪父母大多不太喜欢孩子学习无用的知识,凡是那些与高考无关的科目似乎连任课老师也是学校里的弱势群体。

  在一个努力学习只为了最终结果的游戏规则中,积累知识的过程有多少痛苦,对未来变现的期望就有多高,当然最终的失望也会相应变大。这种强迫式、目的性过强的学习不仅扼杀着一代代人的创造力,也让我们很小就知道从众的重要性。上学的时候要努力考试,工作以后要赚钱买房。当自我已经被“群殴”得面目模糊,我们只能紧赶慢赶交上首付,生怕自己连当“房奴”的资格都没有了。以前高考是命运的“分水岭”,现在似乎变成了房子,于是在农村地区“读书无用论”又一次抬头。读书不是没用,而是把读书和变现捆绑在一起实在是背离了学习知识的初衷。可是有人说,知识当然可以变现,比如这个时代越来越多的人为知识付费。

  投其所好无法真正创造出高附加值产品

  我简单看了一下自己订阅的几个开通“打赏”功能的微信公众号,每篇平均有一千人左右打赏,按照最低每人5元,那么每篇文章的收入就至少5000元起,这可能是在传统媒体时代不大能想象的事情。但是如果倒过来,一个人纯粹是为了别人的打赏而写作,我不知道最终还能有多少人愿意不停地掏出钱包。因为内驱力一旦变成外驱力,自发就成了被迫,创造力也会打折。变现只是创造力的副产品,利益会束缚头脑,而创造需要解放思维。有人提出了一种创造力的投资理论:创造性个体追求新异与超前的观念。这种观念在当前可能并不受欢迎,可是一旦这种观念得到大家的喜爱和追捧,价值就来了,但是有创造性的个体又会马上投身于其他新观念的开发。按照这个理论,投其所好是无法真正创造出高附加值的产品的,从无到有,勇气与创意才能实现价值最大化。我认识的很多文化创意领域的工作者,不仅需要漫长的积累期,还需要闲暇来感受与思考,而且创造本身就是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但是当生活成本和变现压力不断加码的时候,闲暇成为奢侈,试错也被遏制,于是大家一起疲于奔命地制造迎合与流俗的产品。当我们忙于动手就没有时间动脑了。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