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范雨素之后

作者: 陈茜 | 发表时间:2017-05-15 17:29:19 0 条评论

  在微信公众号“正午故事”发布《我是范雨素》一文后的四天,“范雨素”一词的搜索热度达到顶峰,指数超过“白百合”。随后,即是断崖下落,到今天只有零星的评论文章出现。


  (范雨素说自己“是萝卜又不是人参,你自己很明白,你自己是什么东西,出名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中产阶级都在谈焦虑,但是打工农民们通过文学找到了乐观。

  在自媒体人宣扬认知战役之时,远离范雨素式生活的精英阶层知识焦虑似乎越来越严重,各种形态的线上付费课程层出不穷。真正对知识渴求的人,必须要付费才能完成认知升级吗?

  虽然,范雨素不是大众眼中的成功人物,她本人也无意成为媒体关注焦点。但是,撕去农民工、育儿嫂的标签,一个对知识渴求,对文学热爱的人总是有一些精神力量感染日渐焦虑的都市人。

  在下一个头条已经取代范雨素,大众“消费”完范雨素之后,我们得到了什么?最近范雨素一次在公开场合的发言或许能捕捉到一些她之所以成为“范雨素”的原因。

  我是萝卜,不是人参

  在中国艺术研究院的报告厅,前些日子在朋友圈刷屏的《我是范雨素》一文主人公范雨素出现在中国艺术研究院的学生面前。因为这次邀请她的是这所学校的老师张慧瑜,也是她在皮村工友之家文学课的志愿者老师。

  范雨素对这位年轻老师是尊敬的,他两年来每周的志愿教学行为让范雨素和工友们接受到了相对专业的文学作品赏析和写作训练。有次她的一个工友手机丢了,张老师送给了她一个手机,这让范雨素很触动。她曾写下一首前两句是“慧乃佛心,瑜本美玉”的藏头诗送给当时因出国学习暂别皮村的张老师。这首诗基本是不假思索写下的,因为,范雨素背诵过很多古诗词。

  《我是范雨素》一文火了之后,媒体和出版社开始纷纷到访皮村,希望能多挖一些范雨素的故事,甚至有些去到了她的老家湖北襄阳打伙村。起初,范雨素接受了几家媒体采访,随后按照她的话讲,就一直躲着。坐在讲台上的范雨素侧脸望着张慧瑜略显激动地说,自己“是萝卜又不是人参,你自己很明白,你自己是什么东西,出名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她认为像自己这样的流动人口也很好躲,可能会一直躲下去。据她介绍,大女儿跟她的态度是一样的。即使红了,但是内心的自卑感却没有减少。

  范雨素已经完成了她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久别重逢》,介绍这部略带魔幻现实色彩的作品时,她用“升斗小民”形容作品里曾和她一起成长的群体,在前世,他们都是“帝王将相”。从外部看,身份上的社会底层色彩让范雨素平静不悲情的文字,打动了社会中产的朋友圈。但是,范雨素躲避媒体看似自卑的心态中充满了自觉。

  台下有媒体人问,要躲多久?台上,张慧瑜老师的同事、青年批评家崔柯反问,媒体能跟多久?他更关心的是,范雨素的小说如果出版还会有多少媒体关注,范雨素背后更广大的新工人文学群体是否被关注。

  根据百度指数显示,在微信公众号“正午故事”发布《我是范雨素》一文后的四天,“范雨素”一词的搜索热度达到顶峰,指数超过“白百合”。随后,即是断崖下落,到今天只有零星的评论文章出现。


  (网传范雨素手稿)

  感受不到满足和幸福是小说看得太少

  张慧瑜认为,范雨素是不想被媒体利用,这也是一种理性做法。而这次讲座她愿意来,可能是因为是与青年学生交流有关。在老家做过小学老师,在打工学校教过书的范雨素,对于学生或许有着独特的感情。从农村走出来,因为从小热爱阅读,在文学的熏陶下完成了范雨素的自我教育。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