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一场穿越式的精神复归

作者:汪冰 | 发表时间:2017-09-07 16:52:27 0 条评论

  古人也许制造能力有限,却有大量的时间去体会、呈现和歌颂世界本来之美,而困居都市的现代人,在自然的怀抱中却常常感到无聊无趣(除非带了手机和充电宝)。古时因为少了人造的刺激,人对自然更加敏锐,那不仅是一种觉察,也是一种与万物的联结,如庄子所言,“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今日的月亮和古时的月亮并无二致,但是观看者的心情却已时过境迁。很多古代圣人都曾经感受过被称为“本体的喜悦”的快乐,那是一种可以从一朵花、一片云、一棵树中欣赏到简单之美、宇宙之美,并因此感受到自己与万物同在的内心满足、活力与喜乐。这也让独处不再是无聊至极的惩罚,而是瞥见造物主神奇美好的心醉神迷,叹为观止的悸动让思维停止。正所谓“此中有真意,欲辨己忘言。”也许这才是真正的回家。我们需要的不只是不间断的Wi-Fi信号,而是和存在本身,精神往来的能力。

  所以,我们也许不是无家可归,而是像被花花世界诱惑的青少年,躁动追跑、不安不满,不愿回家又不知该往何处。现代社会充满了各种新鲜的刺激,但是却不可避免地让我们患上了某种程度的注意力缺乏症,这让我们对各种刺激都越来越没有耐心,也越来越不满足。这是一个缺乏经典的时代,不仅因为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制作经典,比如花数年时间等待天时地利人和制造一件瓷器有违商业社会原则,况且就算制造出来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欣赏。我们不再能从与一幅画的对望中获得出神的体验,我们也无法从反复吟咏一首诗中体会文字的韵律。而在古代,没有更多与更好,每一个小小的美都会被注意力关注放大。注意力的深入和深度往往决定了我们体验的本质,这也许是现代人需要更多新鲜刺激的原因。我们只关注“下一代”,好像一切东西一旦从生产线上下来就直接走上了过时被弃的宿命,从原材料到垃圾桶的距离越来越短,连人也难逃被“异化”为消费品的命运。

  尤瓦尔·赫拉利在《人类简史》中写道,“在7万年前,智人还不过是一种微不足道的动物,在非洲的角落自顾自地生活。但就在接下来的几千年间,智人就成了整个地球的主人、生态系统的梦魇。时至今日,智人似乎只要再跨一步就能进入神的境界,不仅有望获得永恒的青春,更拥有创造和毁灭一切的神力。拥有神的能力,但是不负责任、贪得无厌,而且连想要什么都不知道。天下危险,恐怕莫此为甚。”历史让可能性变成事实,能从事实中反思学习才真正配得上被称为“智人”,穿越不是为了改变,而是为了复归。别让对完美的追求毁灭了美。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