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误读了佛系生活

作者:汪冰 | 发表时间:2018-03-08 16:49:15 0 条评论


  前一阵“佛系”这个词突然火了,似乎世间的一切都可以用这两个字来“加持”,从佛系购物到佛系恋爱,从佛系父母到佛系程序员,甚至如果有人再问你是学什么专业的,你也尽可以大声回答,“我本佛系”。这个源自邻国日本的热词在我们这里指的是一种“有也行,没有也行,不争不抢,不求输赢”的生活态度。听起来貌似一切随缘,但是再仔细看看,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儿。比如佛系职员,据说是无论老板说什么,嘴里只有一个字——“哦”,虽然和“阿弥陀佛”的发音相近,但是况味大相径庭。这究竟是放下的云淡风轻还是麻木的无动于衷呢?

  真伪佛系

  仔细想一想,这样的“佛系人生”似乎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三十七岁的张先生是某公司中层,业绩做得不上不下,人脉混得不好不坏,工作不是自己热情所在。但是无奈从业多年,转行还要从头再来,房车妻儿一个不少,但是贷款数目也着实“感人”。不仅老婆是父母做媒,就连将要出生的老二也是奉双亲之命……他以前常喜欢抱怨天不遂愿,现在无论宽慰自己还是别人都喜欢说,“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万事随缘吧”,“人生皆梦幻泡影,凡事何必当真呢”,“世事无常,认真你就输啦”。在他的标准流程里,说之前先要叹上一口气,然后捏一捏手里那串每天摩挲千万遍的菩提子。

  相信这位张先生当年也曾意气风发地奋斗过,只不过当一个人相信努力无法解决问题的时候,他就会停止努力;当一个人明白求之不得只会更痛苦的时候,他可能会放弃追求。人生最大的破产是希望感和意义感的破产,前者让你放弃未来,后者让你丧失动力。于是,从无助到无奈,从无奈到无望。当然,张先生也许会说自己已经看淡一切,但是放下得到的是解脱,而不是那一声叹息背后的无奈或无望。心如止水不等于心如死灰,随缘也并不等于随便,不较真更不等于不认真。佛教是为了帮助人们培养出爱、慈悲、容忍和耐性,能够让人们主宰自己的心,它不是悲观失望的升级版,而是看透放下后的自在、清净和慈悲。张先生貌似只是给自己的放弃起了一个超脱的名字,给萎靡的精神找到了一个避难所,戴上“佛系”的帽子,一切自我放逐都有了理由和依据,“我是佛系,你还想咋着?”其实鉴定一个人是否为真“佛系”有一个特别简单直接的办法,个人修为的提升会减少负面情绪,而带来更多的正面情绪,换句话说,真“佛系”会让你生活的更幸福。

  畅销书《僧侣与哲学家》的作者之一马修·理查德(Matthieu Richard)被科学家称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他总是放松地面带微笑。美国威斯康辛大学的神经学家监测了他的脑电活动,发现长期的禅修静坐让他大脑中伽马波(与大脑的学习、记忆、专注和觉知有关)的强度打破了文献记录。而且套用现在时髦的佛系标签,他应该是一位纯正的“佛系博士”。他的父亲是法兰西学院院士、法国著名的哲学家;母亲是艺术家,而他自己本来在诺贝尔奖导师的指导下从事分子生物学研究。从世俗角度来看,他不仅家世优越而且前途光明,但是,当1972年26岁的他拿到生物学博士学位以后,毅然放下一切远赴喜马拉雅山麓剃发为僧,跟随藏传佛教上师探寻生命智慧,于是才有了二十年后父子之间的那场对话。

  是懒惰还是看透?

  在马修·理查德在和父亲的对话中提到了佛教谈到的三种懒惰,“第一种很简单,就是把所有时间用在吃饭和睡觉上。第二种就是告诉自己,‘像我这样的人绝对不可能达到完美’。佛教的观点中,这种懒惰会让你觉得就算努力也没有意义,你永远无法达到任何心灵上的成就,这种懒惰让自己灰心,反而令自己试都不去试。 第三种,也是在这里最切题的,就是把生命浪费在次等重要的工作上,永远不去面对最精要的问题,所有时间都花在解决次要问题上,在一个永无止境的顺序中,像湖上的涟漪一样。你告诉自己,当你完成了这件或那件事情之后,你会开始寻找你生命的意义。”仔细对照一下,所谓的佛系生活简直就是三种懒惰的合体。除了最简单的生存保障,他们懒得理一切人一切事,还不断地告诉自己努力也没用,不用白费劲。更重要的是,他们已经放弃了寻求生命的真正意义,并把解构否定一切作为“看透”的标志。可是,真正寻求心灵解脱的人拥有追求真理的好奇,自我完善的决心和百折不挠的毅力,所有这些都与放弃和懒惰无关。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