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兔萌生记,易水寒的现代生活润滑剂

作者:董枳君 | 发表时间:2018-01-04 15:01:00 0 条评论

  在唐代名画《捣练图》中,宫女们正在捣练缝衣,仔细一看,一只头大身圆的粉兔子混在其中,高高的发簪,拖地的长裙,这位穿越而来的“宫女”正在歪着头卖萌。挪威画家爱德华·蒙克的《呐喊》中不可名状的恐怖和颤栗的脸,摇身一变成了粉胖胖的一只兔子。《伏尔加河上的纤夫》、《耳朵上扎绑带叼烟斗的自画像》、《韩熙载夜宴图》、《簪花仕女图》……这些名画无一不被这只粉胖兔子穿越。

  它就是冷兔。

  2017年11月,冷兔创意工作室在杭州举办了一场名为《时空回廊——冷兔遇见名画主题艺术展》。来自浙江师范大学的大三学生迎迎感受了这场穿越古今、萌贱与高冷的艺术对话。在本次艺术展中,大量国内外知名画作里的人物被冷兔大胆进行了替换和融入,并配上了冷兔标志性的吐槽来说文解字。

  “骨灰级”冷兔粉于露在北京也看了同样的一场展览。于露从大一开始玩豆瓣关注冷笑话小组,她可以说是看着冷兔长大的。如今,冷兔不仅仅存在于漫画、表情包,更是走到线下受到了网友、粉丝们的追捧。

  迪士尼的生意模式让人们看到了IP运营的价值,对文创产业价值的挖掘和认可,更激发了众多玩家的参与。中国选手不少,能脱颖而出的却有限。如今这只粉色的胖兔子会有机会吗?

  从“冷笑话”中诞生的兔子

  冷兔“爸爸”易水寒 ,是北京水寒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CEO。谈到冷兔的诞生,易水寒笑言,其实最初的想法简单天真。大学三年级时,基于兴趣,易水寒创建了一个专门发布笑话的网站。2009年大学毕业后来北京,学习营销专业的他希望在北京找到一份广告公司的工作,多番落选之后,易水寒踏下心来专心做他的笑话网站。

  “中国人都爱讲笑话,笑话是没有版权的,通过人与人之间传播。” 易水寒说。这个世界够沉闷了,对于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人来说,段子、笑话已经同资讯一样,成为生活中必备的调剂品。

  彼时,恰逢社交媒体时代到来,创作者和用户之间的距离几乎可以用“直面”来形容,冷笑话网站的内容能以更直观的方式和更快捷的传播速度出现在用户面前。于是“我们爱讲冷笑话”公众号开始登陆各大社交媒体平台和自媒体平台。

  易水寒称,可以说是先有的笑话再有的冷兔。作为笑话的忠实传播者,易水寒发现在笑话中出现最多的动物形象就是兔子,所以萌生了为冷笑话创造一个兔子形象的念头。随后冷兔形象出炉,两者便绑在一起传播开来。

  “这个兔子的形象一直在不断演变,至今的8年时间共革新过7、8个版本。”易水寒介绍,随着粉丝对冷兔的要求越来越多,他们也在不断调整冷兔的皮肤、样貌等等。

  在冷兔的官方微博上,目前共有30多万粉丝,每条原创微博下面都有近百条回复。善于插科打诨吐槽卖萌的冷兔,由于在网络上的人气,不但成功地运营了冷兔和冷笑话等相关的公众号,以它为形象的动漫也极受欢迎。

  现在,冷兔的身份和身价早已超越了易水寒最初的设想,冷兔与冷笑话公众号之间也不仅仅是代言与被代言的关系了,易水寒介绍,“不包括冷兔IP的直接获益,仅从公众号知名度比较,微信公众账号‘冷兔’就是‘冷笑话’的两倍”。

  作为国内有一定影响力的动漫IP,运营者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它笑话内容的传播,更需要考虑的是如何让这个IP可以经营起来。易水寒介绍,冷兔形象目前衍生出了表情、漫画、游戏和许多周边3C数码产品,其中表情还出口到日本、韩国。“我们意识到,如果只走笑话这条路,其实会越走越窄。我们发现基于冷兔形象和IP的路越走越宽的时候,团队的架构和工作重心也作出了调整。”易水寒称。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