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携程:为什么选择“作恶”?

作者:赵正 | 发表时间:2018-05-04 18:52:44 0 条评论

于是,在线旅游市场上,携程最大的竞争对手进入到自己的阵营。而途牛、同程则很难与自己在同一个层面竞争,更何况这两家企业背后也有携程的资本。彼此之间既有竞争也有合作。而今年初艺龙与同程的合并和上市,其实背后也是携程实现资本最大化回报的推手的结果。

“在合并之前,携程和腾讯其实都是这两个公司分别的股东,我们和同程的管理层也认识很多年了,所以大家实际上有一些比较熟悉的,或者相似的股东,都比较熟悉整个行业里面的这些人,最终促成了他们的这次合并。”鸥翎投资联合创始人和合伙人江天一透露。

短短几年,携程通过一系列的并购和战略合作,连续注资易到用车、重金投入同程和途牛、参股一嗨租车、收购华远旅游、斥资36亿元购邮轮、30亿元买大楼,使得它的产品线覆盖酒店、机票、度假、企业商旅、景点门票、餐饮、汽车租赁、游轮游等多个领域,在在线行业的市场战略占有率超过了60%,从而具备了垄断市场的实力和底气。

行业寡头的另外一面

一次又一次的兼并和收购,让携程成为BAT之外最有实力的互联网公司,也成为在线旅游行业一个名副其实的行业寡头,市场占有率超过60%。当携程的竞争对手纷纷被收编到自己的阵营中,当携程以资本收割机的方式快速一统江湖的时候,却忽略了这台机器上的零件正在抖落,管理上的漏洞已经让其多次陷入舆论群殴的危机之中。

2017年,携程被捆绑销售和携程“幼儿园虐童事件”困扰。进入2018年,虽然年报业绩很好,但是来自消费者的投诉和舆论危机却接二连三。随着“3·15”的过去,一直被诟病的捆绑销售在携程平台上又死灰复燃,针对近期相关媒体报道,有消费者在携程旅行网上购买机票的时候,存在捆绑销售的问题,为此,《商学院》记者在携程上进行了实际体验。

记者尝试预定了一张4月12日北京飞往上海的机票,尽管机票本身的价格为1240元,但是进入预定页面后,就显示了已经加了一个28元的“抵110酒休券包”的内容;选择乘机人姓名后,再进入下一级页面,又弹出一个购买意外险的广告,点击“不需要保险”后,下一个页面又多了一个北京/上海接送机的内容,最后支付的费用是1318元。而且在每个页面上都有需要增加的选项,稍微不注意就会选择自己不需要的内容。对于着急订票的消费者很容易因为粗心而勾选其中不需要的服务和内容。

如果说购买飞机票其捆绑“陷阱”还比较明显的话,那购买高铁车票,其捆绑的“陷阱”就更隐蔽了。《商学院》记者在携程APP上购买一张北京到上海的高铁车票,然而在支付的时候票价却从553元变成了583元,只有打开“明细”才可以看到莫名其妙地增加了一个30元的套餐,而这个套餐根本不是记者主动勾选的,而是携程自带的一个套餐。

确实,携程在“3·15”过后,悄然地又开始恢复机票销售搭售其他产品和服务的策略,这让消费者感到气愤,这等于变相增加消费者的支出在一些自己不需要的项目上。除了携程,其他几家OTA订票网站也有类似的捆绑销售的内容。

《商学院》记者就携程涉嫌消费者购买机票捆绑搭售其他服务和产品,以及机票退费等事情,联系携程公关部的相关人员,截至发稿前携程方面没有回应。

“对于在线旅游网站而言,捆绑搭售是最直接的创收来源,甚至比卖机票本身的利润还高,如今机票的佣金已经越来越低,而搭售本身对业绩的贡献立竿见影。因此,捆绑搭售之所以屡禁不止,就好比吸毒一样,由于诱惑极大,只要不吸就难受。”魏长仁分析。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