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招股书引争议 5%的净利润能否支撑得起高估值?

作者:王倩 | 发表时间:2018-05-07 13:35:04 0 条评论


  文:王倩

  ID:BMR2004

  2018年5月3日,小米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长达537页的招股书,将小米不曾透露的数据全方位展现出来。曾经宣称小米绝不上市的雷军,最终选择了上市这一步。

  随着小米招股书的披露,业内针对小米再起争议。争议主要围绕小米的最终定位是什么、小米净利润不超过5%能否实现等问题展开。上市之后,小米将会如何回答业内的质疑?

  在招股书中,雷军将小米定位为“不是单纯的硬件公司,而是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

  然而招股书显示,小米过去三年(2015、2016和2017)间的营收构成中,智能手机(硬件)分别占据了其营收的80.4%、71.3%及70.3%。来自IoT与生活消费产品的营收占比为13.0%,18.1%,20.5%;来自互联网服务的营收为98.96亿元,占比为4.9%、9.6%、8.6%。

  这样一份数据显示,硬件产品营收比依然占据其绝大部分收入。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2017年小米的互联网服务毛利率不增反降,分别为64.2%、64.4%、60.2%。种种数据显示,小米的硬件收入远远高于其互联网营收,这与雷军所定位的“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有一定的差距。

  业内人士指出,互联网公司的市盈率预期要远远高于硬件厂商的市盈率预期,定位于互联网公司更有助于小米的市值估算。

  在小米提交招股书前夕,雷军宣称“小米整体硬件综合利润率不超过5%,超过的部分将返还给用户。”这一言论也在业内引起极大争议。有业内人士称多数硬件企业利润难以达到5%。

  小米招股书中显示,小米硬件毛利率近三年分别为0.2%、4.4%、8.7%。小米手机的最新毛利率为8.8%,生态链的最新毛利率为8.3%,但是2017年的综合利润率为4.7%。然而小米2017年的互联网服务毛利率为60.2%,手机和生态链的毛利率也都超过8%,远远高于4.7%,那么小米这个4.7%的综合利润是如何计算得来的?

  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成本,招股书中给出的数据显示,小米的销售及推广开支由2016年的人民币30亿元增加73.1%至2017年的人民币52亿元;宣传及广告开支由2016年的人民币9.634亿元大幅增加99.5%至2017年的人民币19亿元。二者成本合计支出为71亿元,同比增加79%左右;相比之下,小米2016年营收为人民币684亿元,2017年营收人民币1146亿元,同比增长67.5%。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小米的成本增速已经高于小米的营收增速。

  这也就意味着,2016年以来,小米的线下开店、线下推广,聘请代言人等等市场营销行为,已经大大提高了小米的成本,原来的互联网营销模式,用成本价卖手机的商业模式已经得到挑战。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营销学教授王高曾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小米创业之初,通过互联网营销的模式,没有推广成本,得以让小米采用成本价卖手机的方式,同时还能有微薄的利润。

  然而随着互联网模式的式微,供给侧可供选择的硬件厂商不断增加,小米不得不走向线下,进行“补课”,这样小米的成本将会大幅度增加。小米招股书中所提供的数据也验证了这一观点。小米的硬件已经进入高成本,低利润的模式,同时互联网营收占比极低,这样的模式真的能撑的起雷军的“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么”?

  根据港交所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小米2015年至2017年收入分别为668.11亿元、684.34亿元和1146.2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6.27亿元、4.92亿元、-438.89亿元。而小米2015年至2017年的经营利润分别为13.73亿元、37.85亿元和122.15亿元。

  小米对这组数据的解释是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产生大额公允价值亏损。创新工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开复曾表示,互联网公司通常会有多轮融资发行了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在港交所的国际会计准则下,这种优先股会体现为对股东的负债,其公允价值的上升会记录于公司账面的亏损,但实际上公司并没有这样的亏损发生,对公司实际运营也没有影响。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