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能资本局中局

作者:王倩 | 发表时间:2018-05-11 16:02:15 0 条评论

  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独立董事刘姝威一篇名为《宝能的颜色革命》的文章,激起千层浪。文章再次质疑“宝能采用资管计划所持有万科股票”一事是否合规,并且详细阐述了宝能集团与华润置地的一桩土地交易。

  4月17日,万科A股以29.92元收盘。大宗交易平台显示,西南证券深圳滨河大道证券营业部卖出8972.45万股,以市价每股29.92元卖出,金额26.84亿元。巧合的是,宝能集团控股的钜盛华旗下资管计划南方资本管理安盛2号,恰好持有万科A股 8972.45万股。

  早在4月3日,深圳市钜盛华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将通过大宗交易或协议转让方式完成其所持万科股份的处置和资管计划清算。钜盛华所持资产管理计划占万科总股本比例为10.34%。

  早在2018年1月,刘姝威就发文质疑宝能的资管计划。1月29日,万科发布公告称“宝能系”钜盛华与各相关方签署的原《资产管理计划资产管理合同》等相关文件,钜盛华作为委托人的七个资管计划已于2017年11月和12月分别到期。各方已就钜盛华作为委托人的九个资管计划已分别签署了补充协议,就延长前述资管计划清算期相关事项做出了约定。刘姝威的文章再次将已经淡化的“宝万之争”种宝能的资金来源问题拉回公众的视线。《商学院》记者辗转联系到刘姝威,但遗憾的是刘姝威并未接受记者采访。

  那么宝能用于举牌万科等上市公司的资金到底来源于哪儿?又是否合规呢?时间需要拉回到2015年的“宝万之争”。

  Part1 宝能的资金来源

  从2015年7月宝能举牌万科开始,到2017年万科引入深圳地铁作为第一大股东,这场股权之争才落下帷幕,然而围绕着这场战争,一个挥之不去的话题是宝能用于举牌万科的资金来源问题。

  曾经的“宝万之争”在资本市场引起极大轰动,也给当时的股市二级市场带来震荡。从2015年7月宝能举牌万科开始,到2017年万科引入深圳地铁作为第一大股东,这场股权之争才落下帷幕,然而,围绕着这场战争,一个挥之不去的话题是宝能用于举牌万科的资金来源问题。

  刘姝威在《宝能的颜色革命》一文中质疑宝能的资金来源方式为巨额保险资金。

  作为宝能集团旗下子公司,钜盛华在2015年11月至2016年7月,通过南方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西部利得基金、东兴证券与泰信基金等,成立安盛1号、安盛2号、安盛3号、广钜1号、广钜2号、泰信1号、西部利得金裕1号、西部利得宝禄1号与东兴7号共9个结构型资产管理计划,累计耗资207.7亿元,占万科股本比例为10.34%。

  根据钜盛华详细披露:广钜2号买入万科金额为13.99亿元,钜盛华出资4.66亿元,优先级委托人出资9.33亿元。这也就意味着,广钜2号在买入万科股票是使用了杠杆。在钜盛华的详式权益变动公告中显示,东兴7号资金总额为11.87亿元,钜盛华出资3.95亿元,优先级委托人出资为7.91亿元,同样也使用了杠杆。

  对于钜盛华所使用的杠杆比例,并未有明确的测算标准。根据《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运作管理暂行规定》中第十四条第三款中对股票投资杠杆使用比例的规定,投资于股票或股票型基金等股票类资产比例不低于80%的结构化资产管理计划。这一规定也就意味着,其杠杆倍数不应超过一倍。

  以钜盛华广钜2号为例,自持资产显然达不到规定中自有资产不能低于80%的规定。

  4月5日,前任万科独立董事华生发微博称,此前保监会调查已发现宝能涉嫌虚假增资,收购万科也主要是违规使用保险资金,包括改头换面后再配以高杠杆。

  根据钜盛华的公告,这9个资管计划的存续期为24个月至36个月不等。除了存续期为36个月的西部利得金裕1号、西部利得宝禄1号以外,其余7个资管计划在2017年已全部到期。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