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时代的新城镇运动

发表时间:2018-05-11 16:06:02 0 条评论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对于企业来说,一方水土对于企业运营,相比对一个人、一个家庭,影响可能更为深远。毕竟人类都还是具备一定的环境适应能力的。

  但是企业就不一样了。企业是人才和资本的集聚,人才是可迁移的,而资本是逐利的,人才和资本离开了,企业也就灭亡了。说实话,人才和资本,对于这一方水土是不具备适应性的;或者更正确地说,人才和资本没必要去适应环境。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这世界并不缺少极力想争取人才、吸引资本的城镇。聪明的城镇管理者懂得善用资源来笼络人才和资本,只要人才和资本觉得舒服了、觉得适得其所了,就会留下来,回过头为这一方水土创造活络的城镇经济。

  那么什么样的城镇有吸引并留住人才和资本呢?由于不同类型企业的需求不同,所吸纳的人才类型和资本也不一样,前面这个问题可能是没有标准答案的。每一个“一方水土”必须思考自己的城镇愿景和未来规划,才能决定自己究竟打算吸引住什么样的人才和资本,从而能设计出一个有效的引进计划。而人才和资本的引进,本质上是蛋生鸡鸡生蛋的循环:资本逐利的条件是通过技术创造盈利,而技术的来源是人才,人才当然需要合适的工资来养活自己,所以需要资本提供资金的挹注,这是最基本的城镇经济生态。但是想要很好地运作这个城镇经济生态,所需要的设计却远远不仅如此。

  实际上能推动整个经济生态的最核心基础是资本,有了资本才有“金钱资源”来购买“人才资源”。资本的存在条件是资金的转化效率,也就是投入一块钱,多久能够公平合理地挣回资本应该获得的报偿。这是地方政府运作的公平性和效率问题。例如,在这一方水土里我所投入的资金是不是很安全,会不会遭遇各式各样的人谋不臧?行政效率是不是能确保资金运转的流畅性?行政质量是尽力方便企业运作,还是刻意设置种种“潜规则”,来满足特定少数人的私利?

  另一方面,人才也是人。除了需要满足基础的物质生活所需,还需要满足更高级别的精神世界的愿望。基于个人这几年带领人工智能软件研发团队的经验,“高智识”人才的职场特征首先是高薪,尤其人工智能科学家、自然语言科学家、数据科学家等等的薪资,往往超过IT行业平均水平数倍之多,可以说,高新科技初创团队的最主要开销就是这些人的工资了,但是,仅仅只有高工资,还是不足以打动甚至获取这些高级人才的心。

  相对于一般企业职工,高智识人才的“自我实现”需求特别明显,他们的工作特征是为了实现创意发明或技术构想,可以焚膏继晷废寝忘食非常高强度地工作;工作过程中除了需要相关硬件设施的配套、大量技术信息或知识储备的支持外,还愿意和“智力相当”的外围同行互动讨论或协作;而技术攻关后,工作暂告一段落,也需要一个能够帮助他们快速放松、获得休息的环境。所以这一方水土是不是能够针对这些需求做出特别设计,或许也是收拢人心的重要工作。19世纪在英国展开的“新城镇运动(New Town Movement)”强调切割分隔的小人口规模、精致的生活配套、自由的人文氛围和高效率的政府,这会不会正好值得我们借鉴仿效呢?

  周庭锐

  北京汉云益生软件科技创始人兼CEO,从事基于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的科学研究和应用开发工作;兼任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EE中心、台湾大学管理学院EMBA兼职教授。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