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师王昀:2.363平米里的贫穷和自信

作者:陈茜 | 发表时间:2017-05-05 14:46:08 0 条评论

  无论什么场合,谈房子永远不冷场。《最近有点为北京感到难过》一文火了,文章里,曾经一条毛巾被、三截沙发就支撑起他看北京日出的年轻人离开了。一边忍受当“蚁族”,住群租房的难堪,一边还要担心政府部门的查处,如何在城市有尊严地居住成为很多仍处于打拼阶段的年轻人内心之痛。建筑师王昀说,“一个人住,2.363平米够了。”并且不牺牲功能性和舒适性。但是,“过简洁的生活需要一种自信,因为没有了招摇的外皮。”

  2.363平米,够用了

  探索人的极限居住空间是王昀一直感兴趣的事情。他是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副院长、ADA中心主任、方体空间工作室的主持建筑师。

  2016年他在自己位于北京西直门的工作室露台上完成了一个有点酷的“极限”实验项目——2.363平米的白色钢架盒子,高2.4米,却通过精确设计,容纳了床、写字台、洗手台、淋浴、马桶,如果做饭还可以用电磁炉,基本满足对“家”的基本需求。这是一个针对都市年轻人过渡期的居住方案,在小空间里生活更有尊严。因为当城市服务空间逐渐完善,互联网时代带来的便利性,“家”的功能也逐渐简化。

  有人认为,这是一种极简生活方式的全新体验,因为,往往我们房子里堆了太多东西,但是脑子却放的东西太少。也有人认为,这是一种行为艺术,小空间会造成压迫感、精神抑郁,建造实现困难,并且生活功能不健全也会增加居住成本。

  比如面对朋友的担心——在这里居住如同监狱。王昀回之:“其实想的还是有点多了,如果‘监狱’这么好的话,其实有一个也无妨。”虽然有几分调侃,但他的目的不是让大家住监狱,而是藉此来认识空间的价值。在他的构想中,2.363平米是一个基本居住单位,如果一个拥有10平米,相当于4个2.363平米,功能分拆,一间睡觉、一间做饭、一间洗澡、一间起居室;如果有15平米,还可以有书房和客房,“太奢侈了吧。”王昀一边构想一边感叹。目前,西直门附近二手房在每平米7万元以上,如果2.363平米户型成为可能,对于年轻人会有一定吸引力。但是他也坦言,“人们需不需要还很难说。”因为不同人对空间的认知是不同的。

  2.363平米的落地窘境

  谈及落地,王昀深知现在法规上的限制,最简单的一条,依照2012年生效的《住宅设计规范》,有厨房、卫生间的最小住房要求在22平米左右。这样的规定看似善意保护了人们居住的舒适度,但是,却无疑排挤了无力承担高房价和高房租的人群。他说,如果有开发商愿意去做,他希望先买两个,但是,目前还没有。

  范小冲认为,这样的探索是有价值的,但是,“新房子没法盖,因为它通不过政府的验收。”除了大小问题,还有产权、采光等问题。盖新房子会受到很多规范限制,但在旧房子里就可以创造很多玩法。这也是阳光100在广州清远社交型社区“凤凰社”得以落地的原因,因为是对一座旧的女工宿舍进行改造。“改了就改了。”范小冲说。虽然法规还停留在过去的生活方式,但是,“今后我觉得法规也会与时俱进。”

  即使有所谓法规上的限制,这种对极小住宅空间可能的探索王昀一直没有停止,虽然这条路并不平坦。

  2002年,王昀把自己的家改造成了60平米的微型城市。2016年,他又推出了10平米“豪宅”的实验和研究成果,当时和伊莱克斯集团一起跨界研究适合微小户型的家装配套产品。因为,只有建筑空间,而没有既能实现集成复用,又不落俗套的家居家电用品,项目也是无法规模化落地的。伊莱克斯集团为10平米的项目提供了适合的冰箱、洗衣机。但是,合作也止步于此,谈及对整个项目的支持,对方不甚了了。王昀希望在马桶上有所突破,但是,“马桶也不是他们的专长。”他说。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