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景芳的无界人生

作者:陈茜 | 发表时间:2017-09-06 17:19:02 0 条评论

  郝景芳进入公众视野是因一部反映社会阶层差异的中短篇科幻小说——《北京折叠》。2016年8月,她成为继刘慈欣的《三体》之后,第二位获得“雨果奖”的华人作家。此后,她成为各大媒体关注的人物。

  去年11月,她喜欢的歌手——有“摇滚乐界的拜伦”之称的老爷子Leonard Cohen去世,她在朋友圈里哭了。并非为82岁的老爷子没有拿到诺贝尔文学奖而遗憾,而仅仅是如孩子失去伴她成长的小熊般纯真地伤心。正如Leonard Cohen曲中的诗意,她对文学和艺术也有着天然热爱。

  18岁那年,郝景芳放弃了北京大学中文系提前录取资格,选择清华大学的天体物理系。因为她对科学和宇宙未知之事有着无尽好奇。这也是她生活中的另一面,理性、严谨,喜欢深层思考带来智识上的愉悦。但是,生活只有文学和科学就够了吗?她不那么认为,因创造带来改变或许更重要。

  文理兼修的高效能人

  郝景芳说,每个人都是独特的。也正因此,她不标榜自己的与众不同,也应了王维那句“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所传达的淡然洒脱。当她仰望星空研究了7年宇宙奥秘后,却遁天入地般转修了经济学博士,毕业后在国家智库——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做起经济研究员,低头把脉当下中国社会同样复杂的运行规律。

  如今,她还是一名创业者,“童行书院”儿童教育公益项目发起人,与之并行商业项目“童行星球”创始人,以及三岁半孩子的妈妈。

  如此平行跨界,并非是想做全才,而是与生俱来的好奇心指引她去探索心中的谜题。“这点是驱动我现在做所有事情的一个最主要的理由。”8月初一天傍晚在位于北京雍和宫附近的五道营一隅郝景芳告诉记《商学院》杂志记者。

  即使被冠以“斜杠青年”的标签,但她认为“根本没有跨界这一词,因为人生本无界。”在今年的领英“宇宙边缘”青年会上,她说:“我只是想去创造我的那些事情”。所有的学科、身份都可以互相交融,知识可以互相帮助。除了做专业学霸,郝景芳从小学习拉大提琴,喜欢跳舞,艺术和科学一样,对她来说都是刚需。“我其实是想提升自己的素养。”她说,一是审美,二是对身体和认知有好处,还能调节情绪。

  面对如此多感兴趣的事情,如何保证足够精力把每项都钻研下去?郝景芳说她属于多线程思维型人,上午、下午和晚上都可以着手处理不同事情。比如她的日常工作一般不会占用下班后时间,这时,她属于孩子和家人,睡觉前则是她专属的写作时间。成为高效能人并非仅仅是时间管理问题,郝景芳认为:“时间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做的事情是不是你超级喜欢的事情。”她会根据事情难易程度进行优先序排期,而现在仅仅是挑选了列表中不算太难的事情来做,比如文学创作、经济学研究、创业、科幻影视创作等。

  写作就是她超级喜欢的事情之一。从2006年底开始正式写小说,她一直都在坚持写,没有间断,直到现在仍是她精力分配的重点。不仅仅是科幻题材,早年她还出版过介绍欧洲文明史的散文集《时光里的欧洲》。后来学习天体物理,加上确实喜欢科学幻想,创作科幻小说也就水到渠成。科幻作家陈楸帆说她的小说散发着“诗意的纯粹的光”。这与她早期喜欢抽象化、纯概念、空灵性的语言描述有关,这也是她自认为的短板。目前她希望通过加强故事情节描写去平衡。

  同时,她也在写现实主义的长篇故事,比如去年出版的半自传体小说《生于一九八四》。写作题材无界,“问题在于时间太少了,所以就得慢慢来。”她坦言真正花在写小说的时间并不多,因为身份多样,她还要创作公众号文章、演讲稿、约稿、荐书类文章,以及儿童教育课程设计等。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