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虾米、网易云打响“寻光”之战,谁是下一个毛不易

作者:陈茜 崔丽蒙 | 发表时间:2018-05-07 16:47:52 0 条评论

  4月13日,鹿晗在京东发售的第二张实体专辑《XXVII》一度让服务器宕机。截止到去年9月19日,“XXVII”系列数字专辑总销售量破1000万张,但是实体专辑一出,粉丝们仍然再次应援。

  如果鹿晗数字音乐的成功更多是粉丝经济的力量,艺人与平台是相互赋能。那么,对于粉丝量有限,尚处于积累阶段的原创音乐人来说,平台的力量显得更为重要。

  音乐人的冰火两重天

  作为鹿晗专辑背后的操盘手,风华秋实文化传媒CEO唐正一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表示,关于选择互联网音乐平台合作有很多复杂商业因素考虑。在与腾讯音乐合作前也接触过其它家互联网音乐平台,在众多因素考量中,音乐平台的市场覆盖量是关键。根据腾讯音乐给到的数据显示,腾讯音乐旗下三大流媒体业务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的月活超7亿。可以想见,腾讯音乐年轻化用户跟鹿晗粉丝的重合性也是考量因素之一。

  创办于2010年的风华秋实是一家善于在互联网传播环境中服务音乐人的音乐厂牌。自2015年,风华秋实作为鹿晗的长期音乐合作伙伴,为其打造了销量千万级的两大系列数字专辑《Reloaded》和《XXVII》,每个系列均有多张迷你专辑,这种发行方式更适合用户碎片化、场景化听歌需求和消费习惯。

  但是,不可否认强势平台更看重头部明星,给予普通歌手的曝光机会有限。对此唐正一也指出,“任何平台对内容公司都是现实的,什么等级艺人就取得什么等级资源。”

  根据网易云音乐在2016年发布的《中国独立音乐人生存现状报告》显示,有68%的音乐人,在音乐上获得的平均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而月音乐收入在1万以上的音乐人,占比才不到5%。其中,84.3%的人是兼职做音乐,甚至为了增加曝光机会,有近67.5%的用户表示,为了作品能够被最大程度的传播,他们愿意作品被免费试听和下载。可见,相对于版权收入来说,独立音乐人更看重作品的影响力和传播度。

  当超级偶像们在挑选合作平台时,更多籍籍无名但对未来报以憧憬的原创音乐人还在苦于寻找伯乐的路上。伴随着版权大共享时代的到来,也激励音乐平台们主动成为伯乐,发现、培养下一个鹿晗、赵雷、毛不易……

  版权之争中的大共享、小摩擦

  4月2日,网易云音乐下架周杰伦事件刷爆朋友圈。因销售版权到期歌曲而导致用户购买后无法播放,网易云音乐进行了一波道歉退款操作。但这并没有抚平用户的情绪——“社交做再好,要有歌才行。”这背后仍是与腾讯的版权纠葛。腾讯方面发布声明,称之所以没有继续将版权转授给网易云音乐,是因为“合作期间屡次发生侵权及超出授权范围使用行为。” 在去年,腾讯音乐曾因此原因多次起诉网易云音乐。

  今年2月9日,在国家版权局积极协调推动下,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就网络音乐版权合作事宜达成一致,相互授权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音乐作品数量的99%以上。3月,网易云音乐获得华研国际旗下目前全量音乐曲库授权,并与阿里音乐达成音乐版权互相转授权的合作。

  在传统唱片时代留下的存量版权,腾讯、阿里与网易云基本形成了三家共享。但是,一些头部流量歌手的版权仍然是被各家当做壁垒。目前,腾讯音乐旗下拥有的YG、英皇和相信音乐公司的版权则是网易云所没有的,并且诸如周杰伦所在的杰威尔公司版权仍然在腾讯音乐手中。其中,腾讯音乐对于流量级歌手、音乐综艺、影视歌曲方面仍然拥有众多独家版权。不过,网易云音乐的底牌是华研和天娱,这些版权腾讯音乐并没有,所以田馥甄、林宥嘉的专辑在QQ音乐上也是灰色。而虾米音乐则缺失太合麦田、海蝶音乐和摩登天空等重要曲库。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