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工经济背景下,职场人的焦虑和治愈

作者:雨嘉 | 发表时间:2018-05-07 16:49:19 0 条评论

  生有时是一场果敢的冒险。如今坊间关于冒险的最热讨论,纷纷关于区块链。按下那些神仙打架的欢腾暂且不表,如果说区块链对于职场有什么影响,我认为最显著的变化,也是和你我最密切相关的趋势,莫过于“零工经济”即将成为主流。

  零工经济与区块链

  如果望文生义的话,也许会觉得“零工”有点负面的意味,好像做正事之余顺手做点零敲碎打的杂务。

  其实“零工经济”的“零工”,还真不是打杂那么简单。零工经济这个很洋气的概念(The Gig Economy),来源于英文俚语。Gig原先指艺人接到的临时表演工作,现在也指IT领域的个人或小团队接的活儿或是项目。所谓Gig Economy就是指大公司逐渐裁员缩减规模,大部分的工作交给了自由职业者或是小团队承包做了。

  不消说,这是一个很明显的趋势,工作不再是我们构建职业生涯、个人发展或者财务生活的可靠保障,工作已不再稳定和安全。放眼望去,大公司逐渐只剩下核心管理层,公司只有一副骨架,工作都承包出去,涌现出很多Gig。

  《哈佛商业评论》数据显示,在西欧和北美,约有1.5亿劳动者主动或被动放弃稳定的企业职位,以自由职业者的身份工作。而造成这一现象的部分原因是叫车服务和任务平台的出现。

  从大背景看,零工经济和共享经济、按需经济的趋势联系紧密。一方面共享经济对提升资源利用率,推动零边际成本上有着无限可能性,甚至有可能成为未来商业模式发展的主流样态。但是,同时与之而来的也有很多因共享而产生的管理难题,或者“伪共享”。比如,几乎所有初心美好的C2C共享经济,全都因为效率优化的问题最后变成了B2C租赁经济。

  不过,区块链技术也许可以解决效率问题,让外部合作变得更有效率,摆脱共享经济的魔咒。未来可预想的是,在劳动力市场将出现的跨时代现象,职场上每个人不会再受雇于某一家公司,从事某一种固定的职业。人们会自发进入分布式协作网络之中,根据自己的特长、网络的需要来选择自己从事的任务。

  在这种设想中,我曾担心专业化分工会不会被抹杀?作为一个Freelancer,是否需要为了迎合市场需求,而不断去拓展新的专业技能?不过,我得到的答案恰恰相反,在分布式协作网络之中,劳动者可以专一去从事每一类任务,从而因为出色的产出而获得更多回报。

  现代社会,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很多标签,其中大多都是由从事的职业来定义。大公司、大机构、高职级,曾经是身体上的隐形图腾。然而这些标签和星座血型一样,不论是多实用或者多时髦,都没有能力去定义一个真正的人。就好像青年学者戴潍娜所说的,一个人被自己的丰沛定义着,一个人也被自己的匮乏不断定义着。

  零工经济时代来临,可以说是自由引导劳动者的第一步,有点松绑的意味。从马克思主义经济角度来说,机构的“剥削”即将式微。

  成功的含义在变化

  那么,零工经济会不会是劳动者流水化、工具化的开端,充斥着各种虚张声势的升级换代呢?

  永远工作下去,在工作中保持青春的价值,源于美国人对于自力更生的迷恋,使得工作至死成为一种可被接受、值得赞扬的精神。一面是零工经济的修辞话语:人们时刻被连结,乐在其中;一面则是其存在所依托的条件:缺少能够支付基本生活工资的稳定就业机会,这两者之间的张力有助于澄清我们的观点。

  究其根源,还是因为时代的变化,旧的价值观也在动摇无存。从历史的角度来看,美国人对于成功的定义一直与“美国梦”息息相关:拥有房子和汽车,养两三个孩子,到老的时候过上悠闲的退休生活。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