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遭洗牌,押金模式成“鸡肋”

作者:伍月明 | 发表时间:2018-03-08 17:00:39 0 条评论

  2017年12月22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广东省消委会起诉小鸣单车一案。这是全国首个针对共享单车的公益诉讼。

  小鸣单车被消委会起诉的消息后,广州大三学生杨婷(化名)觉得自己的押金或许还能要回来。2017年11月26日,她在平台上发起退押金的操作后,至今没有收到押金。

  南京的罗浩(化名)作为町町单车曾经的用户,从2017年6月2日在平台上发起退押金操作,直到发稿前都没能退回押金。她也表示:“半年了,我都快忘了押金的事了。”

  根据中消协公布的2017年服务大类投诉数据,与2016年相比,2017年的互联网服务投诉量上升明显,主要是因为部分共享单车企业不能履约退还押金,导致相关投诉量激增。

  共享单车作为共享经济的一种形式,短期内获得各路资本的追棒,成了近年资本进入密度最高、融资速度最快的项目,先后有ofo、摩拜、酷骑等30多家共享单车公司涌入。在经历激烈的市场竞争之后,平台淘汰整合相继上演,而在越来越多的平台退出之时,押金退费问题则浮出水面,很多用户遭遇押金无法安全退还的情况。

  随着发生在共享单车行业的押金危机持续发酵,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共享单车行业遭遇洗牌后,押金模式该何去何从?

  企业倒闭押金难退现象突出

  2017年9月12日上午,《商学院》记者在小鸣单车官方微博上看到,在小鸣单车最新发布的一条非退押信息的微博留言区,已经有将近上万条的网友声讨退押难。其中一位用户愤然表示:“押金已经申请退了一个月了,总不能连个官方解释都没有,一直无限期等下去吧!”

  次日上午,经多次致电小鸣单车,其公关人员告知记者,“此前,曾有用户反馈拨打的号码是空号,我们通过技术部门了解,拨打400电话要求退款的用户同时在线1万人,导致系统崩坍,无法接通电话。”

  小鸣单车联合创始人、CEO陈宇莹则回应《商学院》记者,目前已退还押金的用户数比率已经达到86.87%,2017年9月底全部解决。

  但随后小鸣单车声称:“由于行业性恐慌,会有退押金用户的高峰出现,我们希望能按照之前的时间节奏去解决问题。”

  2017年12月22日,广州市中院发布公告称,已经受理广东省消委会对小鸣单车提起的民事公益诉讼一案。公告提到,截至2017年10月16日,小鸣单车广东省申请退押金的用户数为321681人,已收到押金退款的用户数为271806人。

  如此一来,小鸣单车在广东省的用户中还有49875人未退押金。如果按照每个用户199元的押金来计算的话,那么仅广东地区,小鸣单车就拖欠用户押金992万多元。

  悟空单车、町町单车、酷骑单车、小鸣单车、小蓝单车等共享单车企业因资金链断裂等原因相继停止经营,没有退还所收押金和预付费超过10亿元,涉及消费者数百万人,每一位消费者的切身利益都受到损害。

  就连摩拜和ofo小黄车两家单车企业也不乏有资金告紧等传闻,爆料人声,称已经开始挪用用户押金填补缺口,挪用总金额高达60亿元,自行车厂以及公关公司等供应商的付款也均已暂停。

  据单仁资讯集团董事长单仁分析,对共享单车行业来说,押金是一笔不小的现金流收入,是维持这类企业正常运营的有力支持。大部分共享经营活动中,会把用户押金用来做理财,其收益作为自己的“盈利收益之一”。大部分公司前期融资主要用于购置用车,因为共享项目收费很难覆盖日常运营费用,所以,押金就成为运营中“正常收入”。

  共享单车的押金规模有多大?目前并没有权威的说法。据2017年8月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6月,保守估计共享单车领域的存量押金规模近100亿元。如果出现问题,其风险不可小觑。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