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大裁员 互联网转型为什么救不了它?

作者:王倩 | 发表时间:2018-03-08 17:04:17 0 条评论

  “非常难忘!”

  2018年万达年会上,王健林用这4个字形容了万达的2017。这一年,万达向“轻资产”转型,然而,几大核心业务都遇到了不少麻烦。

  文旅项目低价出售、影视海外拓展遇困、电商和云业务笼罩裁员阴霾……

  王健林在年会上强调,2018年万达的新支柱产业仅有影视一项,而三年前还有电商、金融等板块。内部调整更是早于王健林此番话之前。

  早在2017年12月28日,万达网络科技集团(万达网科)开启了大规模裁员,从6000名员工裁至300名,只保留职能部门;2018年1月8日,继万达网科裁员之后,万达在上海的云计算部门召开内部会议,宣布由于与IBM合作出现问题,公司将进一步缩减员工规模。《商学院》记者多次向万达集团求证裁员原因、具体方案等,均为获得回复。

  万达网科及上海的云计算部门都是万达互联网转型的代表子公司。裁员消息爆出后,万达飞凡网总裁曲德君在朋友圈回应称:万达网科没有倒下,万达对实体商业与新科技相结合的发展目标和决心没有变,局部的调整是为了更快、更好、更健康地发展,不久的将来,大家一定可以看到一个全新的万达网科。

  王健林此前对网科的评价是:“我曾经犯的一个错误,就是给了曲德君太多的钱,我跟一些企业家讨论,他们说当初网科少给点钱,定个投资上限就好了。看来钱不能给得太多。”

  成立于2016年10月的万达网科,是万达集团转型的第四次尝试。刚成立一年多就出现大规模裁员,万达网科怎么了?万达互联网化为什么命途多舛?

  缩减“烧钱”业务

  一位万达网科北京公司的员工告诉《商学院》记者,从2017年12月28日起,万达网科北京员工开始陆续被人力资源部负责人约谈。据了解,每位员工需要签署一份自愿离职协议,签署之后会有1个月工资作为代通知金,2个月工资作为补偿,且其他福利待遇终止于2018年1月1日。

  这位员工并未透露具体被裁员数量。万达网科内部的一位负责人表示,裁员数量并没有网传的那么高,具体数据需要等裁员结束后才确定。

  易居研究院智库研究中心总监严跃进表示,万达网科裁员,透露出当前网科业务在经营方面是有问题的,尤其是在近两年房地产电商发展的政策管制较严的背景下,很多业务经营都会受到限制。与此同时,也说明万达集团过去盲目扩张,此时需要通过裁员来控制成本。

  作为万达互联网转型的第四次尝试,万达希望通过自己所积累的丰富的实体消费场景,运用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实现线上线下的融合,在这种背景下,万达网络科技集团应运而生。万达网科包括飞凡信息公司、快钱支付公司、网络信贷公司、征信公司、云公司、海鼎信息公司、迈外迪公司、ETCP公司等等。其中,最为外界所熟知的就是其飞凡信息公司,即飞凡网。

  王健林在2016年万达集团年会上的讲话表示,2017年网络集团收入要达到65亿元;金融集团收入达到265亿元;并表示飞凡网计划于2017年进行首轮私募融资,募资金额为100亿元。同时,飞凡将力争在2018年实现盈利,到2020年,利润要超百亿元同时实现上市。

  据悉,万达网科一年支出费用超过10亿元,而网科整体营收上,只有金融板块稍有盈利,其他板块均处于亏损状态,导致网科整体业务亏损。

  王健林的融资计划随着万达网科的裁员而被搁浅。在严跃进看来,融资计划的推迟,本身说明万达集团业务发展是相对谨慎的,关键就要看万达当前是否理顺了业务关系,同时业务发展思路是否清晰。

 著名互联网分析师李成东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银行放贷在减少,对于万达来讲,必须减少亏损,压缩各个“烧钱”的业务。而目前互联网业务明显是“烧钱”的,见不到收益,首先被压缩砍掉。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