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裂的虚假繁荣 “滴滴们”伪共享经济当道

作者:王倩 | 发表时间:2016-11-11 18:23:48 0 条评论

引进国外共享经济模式的滴滴出行,经过在国内的繁荣发展之后,遇到发展瓶颈。
2016年10月8日,北上广深四城同时出台网约车管理新政,其中北京、上海最为严格,需要“京人京车”和“沪人沪车”,深圳、广州在司机资质上略微宽松,需要本市户籍或在本市取得居住证,但对车型的规定上与北京、上海一致。这让网约车运营者措手不及。其实不仅仅是滴滴,国外的“共享经济们”也面临着诸多挑战。



“共享经济们”面临的政策挑战

10月8日,北京交通委发布《北京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征求意见稿),意见稿规定,未来在北京从事网约车的驾驶员和车辆须为京人京车。

网约车驾驶员须为北京市户籍、取得北京核发的驾驶证件,年龄男60岁、女55岁以下,身体健康,申请之日前1年内无驾驶机动车发生5次以上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未被列入出租汽车严重违法信息库等。网约车车辆仅限于本市号牌车辆,车辆使用性质登记需变更为“预约出租客运”。燃油5座三厢小客车排气量不小于 2.0L 或 1.8T、车辆轴距不小于 2700 毫米(新能源车轴距不小于 2650 毫米)。

上海网约车新规细则征求意见稿对网约车驾驶员和车辆规定基本同北京一样,需沪籍、沪牌,网约车为燃油车辆的,车距应达到2700毫米以上;为新能源车辆的,轴距应达到2650毫米以上。

深圳网约车新规细则征求意见稿要求网约车驾驶员具有深圳市户籍或持有有效的《深圳经济特区居住证》,燃油5座三厢小客车排气量不小于 2.0L 或 1.8T、车辆轴距不小于 2700 毫米(新能源车轴距不小于 2650 毫米)。

随后全国各地城市纷纷发布各自城市的网约车新规细则征求意见稿。

天津要求“津人津车”。成都规定网约车司机须具有成都市户籍或者《成都市居住证》,车辆需为本地牌照,排气量不小于1.6L或1.4T,鼓励使用新能源汽车。

浙江杭州、嘉兴、宁波、金华和舟山,要求驾驶员具有本市户籍或在本市取得《浙江省居住证》一定期限,或在本市在缴且连续缴纳社会保险满2年。对车辆的准入规定,杭州、宁波需在要求售价为12万元以上的车辆,嘉兴、金华、舟山则对准入车辆售价规定不低于10万元。

各大城市对于车辆报废年限规定一致,60万公里强制报废,行驶里程未达到60万千米但使用年限达到8年时,须退出网约车经营。

这些规定本质上都对网络约车进行了限制。

其实,滴滴受到的政策限制,对于共享经济而言,并不是首例。Uber国外的发展同样遭受政策挑战。近日,匈牙利政府下令,从2018年起,只有获得出租车司机牌照的人才能开Uber。这一政策上的收紧,直接导致Uber宣布将暂停一切在匈牙利的业务。这是继法国之后让Uber面临退出的欧洲国家。目前,包括法国、荷兰、德国等在内的至少6个国家全面禁止Uber的进入。事实上,在Uber的家乡—美国,虽然不少司法管辖地区已经被合法化,但是在迈阿密、奥兰多、奥斯汀和弗吉尼亚州等地区,Uber的服务被法律禁止。

不仅仅是出行领域的共享经济,住宅领域的共享经济 Airbnb,在各地也在受到政策限制。

2015年加州的圣塔蒙尼卡市出台了最严格的短宿出租法,规定坚决取缔低于30天以下的出租。该法令允许所谓的住宅共享,如租用沙发或空余房间,当然业主必须也住在里面,但出租整栋房子不得少于30天。据世界日报报道,今年7月,短租业者夏福在Airbnb登记五处物业,被控无证经营以及拒绝停止出租,不遵守市法等八项轻罪罪名。

在洛杉矶,同样规定30天以下的短租行为都是违法的,同时洛杉矶法案还规定, Airbnb房东必须注册登记和上交旅馆税,一年最多有180天用来当作住房出租和15天用于其他途径。

纽约州议会2016年6月17日投票通过了一条法案,禁止任何人在像 Airbnb 这样的网站上挂出自己的房子整租给别人,即使没有产生交易也不行。违者最高将被处以7500美元的罚金。

其实无论是滴滴、Uber还是Airbnb,目前所面临挑战的根本原因在于与当地政府的城市管理法规相悖。

变形的共享经济

滴滴出行中的拼车行为、顺风行为,交通管理部门将其定义为“私人小客车合乘出行”。北京、上海、广州对每日的合乘次数做出了规定:每天不超过两次。规定都要求驾驶员需事先发布出行信息,与合乘者约定行驶线路、出行时间、乘车地点、费用分摊、安全责任、人身保险等事宜。北京对于拼车、顺风车规定,必需有专门的拼车软件独立存在,不得与网约车软件合并。
但无论是国内的滴滴出行还是国外的Uber,都在执行中变形。
北京滴滴司机小穆在跑了一段时间快车后,注意到越来越多没有车的司机买车、租车来跑滴滴,于是向父亲借了一笔钱,注册成立了一家汽车租车公司。

小穆从汽车租赁公司批发租赁了50台车,再利用关系分租给个体司机,每个人每月收取5000元的租金。小穆的租车生意做得相当不错,纯利润每月能达到4万左右。

像小穆这样的人大量存在,一位快车司机表示,他辞掉自己原来的工作,贷款买了一辆20万的车,专职开滴滴。

一直以来滴滴在对外宣传中都将自己定位于共享经济平台,而真正体现共享经济的,则是旗下的顺风车业务。然而顺风车业务只占滴滴总体业务的一小部分。在大量快车涌入滴滴、滴滴烧钱补贴的高潮阶段,许多人贷款买车,全职开快车,在快车模式中,共享经济已经变形。部分由原来非法经营的车辆进入快车平台,变成滴滴平台上的专职司机。共享经济的属性在衰退。抛开这些专职的快车、专车全天运营给交通带来的拥堵,滴滴已经由原来的共享经济演变成一个类似专职的出租车公司。

何为真正的共享经济?所谓共享经济,就是利用互联网及相关信息经济,在自愿交换的市场规则下,达到高效利用社会闲置资源的目标。目前所谓的共享经济们之所以变形,是因为他们所能够调动的资源已经不仅仅局限于“社会闲置资源”。

从2015年起,Uber在美国纽约拥有的车辆数量已经远远超出当地出租车的数量,Uber在国外也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变相的出租车公司。

2016年年初,美国饭店业协会(AHLA)曾发布过一份报告称,在纽约市内管理着两套及以上房源的房东比例占14%以上,而这与Airbnb对外公布的纽约95%的房东都是普通居民的数据相差甚远。2016年2月,为了争取纽约政府的信任, Airbnb 清除了纽约市内1500个房源,清理了一批在Airbnb上做租赁生意的职业房东。

共享经济应在合法基础上承担责任

“之前各地政府对于出租车的管理条款本来就有着明确的规定:出租车司机必须拥有本地户籍。”中国互联网协会研究中心秘书长胡刚说。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支振锋认为,公共资源是有限的,如果不加任何管束会导致公器悲剧,一个行业发展应该有一定的制度约束,但必须在现有法律的框架之内进行规范,需要遵循出租车的管理规范去管理。

如果滴滴一直采用共享经济模式,综合调配城市中现有的剩余运力,提升效率,不变相引入更多运力,可能不会迎来如此“严苛”的新政,然而滴滴在背离共享经济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滴滴所面临的问题,Uber也同样面临。Uber在国外被质疑扰乱道路交通秩序。而对于Airbnb最严的纽约,则认为Airbnb的存在,让这个州损失了一大笔酒店税,有同样考量的还有美国洛杉矶。

Airbnb向美国第二大城市洛杉矶上交旅馆税的时间已于2016年八月正式生效,并且每年上交给洛杉矶的税收将达2300万美元,而这些税收来源则是Airbnb的洛杉矶房东。

以共享经济之名不断发展的企业们,却在不断发展壮大过程中渐渐变形。

TMT独立分析师付亮认为表示,共享经济的基础是要符合法律法规,滴滴对于网约车的管理一定要尽到平台监管责任。“对出租车的管理,出租车公司在管,政府在管,而网约车这边谁在管?滴滴并没有尽到监管责任,不仅不尽监管责任,而且还是出了问题尽量推给别人。这个时候你越不监管,整个政策的天平对其你越来越不利,滴滴无形中就把自己带引到了相对来说是比较难受的一个地方,而且事故频出。”

各地因为乘坐滴滴发生的安全事故不在少数。而滴滴也为自己设计了一套免责的复杂关系,滴滴表明,自己只是在提供车辆拥有者和出行出行需求者之间的需求匹配服务信息,收取大约20%的信息服务费,在滴滴平台上运营的车主,通过一家劳务派遣公司聘用司机,从而签订一份由软件平台、汽车租赁公司、劳务派遣公司、司机共同签订的“四方协议”。在此种情况下,专车平台提供的是汽车租赁及司机招募两种服务,顾客先租车,之后再招募司机,只不过司机正好是汽车的车主,这样就绕开了汽车租赁不得配备驾驶人员的管理规定。

支振锋认为,这份“四方协议”就是为了规避风险,逃避责任。那么一旦真正出事,应负的责任由谁来承担?

运营车辆和私家车辆的用途和每日在途时间的长短不同,出险率存在巨大差异,保险公司在承保时是分别对待的,运营车辆的保费远远高于非运营车辆,一旦出现事故,如果保险公司查出非运营车辆是在从事运营服务过程中发生的出险,保险公司通常会拒绝赔偿事故和人员伤亡损失。而滴滴描述的所谓的车主的高收入其中一部分也是建立在对车主和乘客类似对责任保障投入降低基础上的。

在责任承担上,提供运营的出租车公司的车辆出事故,出租车公司作为车辆拥有者和服务提供管理方,承担连带责任,但在滴滴公司的模式设计中,滴滴在此出行过程中因为只是需求信息提供者,从法律上对于事故赔偿没有任何责任,风险全由车主和乘客自行承担。

在中国法学会法律分析部研究员刘金瑞看来,滴滴的虚假繁荣开始破裂,经营性网约车不是共享经济。但滴滴出现也是好事,“对于监管而言要创新监管理念,倒逼出租车改革,要确定网络平台合业态相适应的责任,促进运用创新手段解决技术问题,解决交通大数据监管平台构建问题。” 刘金瑞认为。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