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押金”模式兴起共享单车“死亡潮”背后的商业模式重构

作者:伍月明 | 发表时间:2018-01-04 15:20:29 0 条评论

  2017年岁末,寒风萧瑟,位于北京通州万达广场B座的写字楼边上挤满了人,这是酷骑北京的总部。

  因酷骑单车倒闭,用户要求退还押金,由于人数过多,现场有十几位保安拉起了隔离带维持排队秩序,队伍绵延几百米,据一位保安称排队人数过千。B座写字楼仅留下两侧的小门来允许人员通过,想要从这里进入大厦,只有两种办法,排队或向民警出示工牌。

  倒闭后的酷骑单车陷入了网友对其“押金难退或不退”的舆论谴责。这并非个例,2017年以来,悟空、町町、小蓝、小鸣等共享单车企业出现了大批押金难退现象。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6月,共享单车用户规模已达到1.06亿人。按用户平均超过百元押金估算,整个共享单车行业的押金总数或已超过100亿元。如果再加上共享汽车及各类物品租赁,整个共享经济领域的存量押金规模预计在150亿元左右。

  各界对共享经济行业“免押金”的呼声愈演愈烈。2017年12月5日,中消协在京召开共享单车企业公开约谈会,要求共享单车免押金。而此前召开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免押金的探讨也是此起彼伏,共享经济免押金已成趋势。

  共享经济的行业押金问题频频爆发,为何这一行业需以押金作为依托,倘若离开押金,这一商业模式是否可行?目前被业界屡屡推崇的免押金是否将成为大趋势?

  共享经济≠“押金模式”

  近年来,我国衍生出了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等“原创”玩法。随着新业态的不断涌现,共享经济正成为资本蜂拥的“风口”。

  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预测,未来几年,共享经济将保持年均40%左右的速度增长,到2020年交易规模将占GDP比重的10%以上。

  目前,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或共享其他项目的相似之处都在于“押金”模式。共享单车押金是299元、199元、99元,而充电宝则是100元押金。

  对此,共享充电宝街电CEO原源向《商学院》记者表示,押金是共享经济项目初期对借用资产的必要保障措施,随着信用体系的建立和成熟,用户使用产品的违约可能性也会降低。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正是投资机构看重的盈利点。这些项目发展模式往往是先疯狂“烧钱”培养用户习惯,抢占市场,然后靠资本介入迅速实现垄断。

  互联网观察家葛甲认为,现阶段这些项目本质上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进行共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而不是先将产品免费提供给用户使用,形成习惯后再收取费用,或是通过无利可图的业务发展来支持资本溢出的效益。

  “这些做法本质上是与共享经济背道而驰。”葛甲认为。

  2017年,共享单车二线阵营多家企业曝出押金难退,摩拜、ofo曝出“挪用用户押金60亿元”的消息,揭开了共享单车行业的潜规则——押金挪用,也因此引发了公众对于押金抵押的不信任感。

  摩拜相关负责人就此事向《商学院》记者表明,该爆料与事实严重不符。摩拜表示,自成立以来,摩拜单车始终把“保障用户押金安全”放在极其重要的位置,并确保用户可随时退押金。

  ofo公关负责人则回应《商学院》记者,目前公司各项业务有序运转。ofo自创立之初就严格保障用户押金安全,并设置了便捷顺畅的退押金流程。用户通过官方APP、客服电话等渠道均可顺利退还押金。为了保障更好的用户体验,ofo已经在25个城市联合芝麻信用为用户提供免押金骑行服务。

  《商学院》记者随即在摩拜、ofo 等客户端分别发起退还押金的申请,均在很短时间内收到退款。不过记者发现,对于业内传言的两家企业的融资已消耗殆尽,为了不拖欠自行车供应商货款,已经开始动用用户押金的说法,两家企业并没有明确表态。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