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道者“杨众筹”:中国式众筹的“里子、圈子和面子”

发表时间:2016-02-15 16:50:40 0 条评论


  两年时间,不下5万人听他面对面“布道”,究竟多少人在现场被他点燃之后把众筹项目落地,人数不得而知。他们或许成功转型,或许成功众筹,或许还仍在观望,或许效用不善。杨众筹说,看一个众筹项目好不好,要看是不是有人追着给钱。这样一位在众筹领域开风气之先的北大人,有着怎样的能量?由中国经营者俱乐部、《商学院》杂志联合中关村互助众筹研究院和北京时代光华图书有限公司主办的阿里晶读第七期读书会邀请到《中国式众筹》的作者杨勇,来到金融客咖啡开讲。

  文/陈茜

  之前两天,国家会议中心,从2014年三千人大会到2015年五千人,“中国式众筹——新中国合伙人”年会的高涨人气还未散去,2015年12月23日杨众筹携新书——《中国式众筹》来到由阿里晶读的读书会现场,在金融客咖啡馆为大家分享经过新一年思考和实践沉淀的干货。

  1979年出生在湖北的杨勇毕业于北大数学系,这位爱琢磨、不安分的大个子,早在学生时代就开始创业,活跃于各类学生社团和协会组织,他是北大校友创业联合会的主要推动者。这些经历为他今天开创“中国式众筹”理论,并指导参与数十个众筹项目落地埋下伏笔。

  杨勇曾说,他希望能有一天面向10万人开讲,他绝对不会去做别人做过的事。这位站在众筹风口,如此高调的人物,却说,我是一个不爱社交、怕麻烦他人,不爱求人的人。在他看来,做众筹是为了自我救赎,因为他想保持自己的原则和个性。而未来众筹社会就是好人发财的时代,因为众筹会使好人、利他的人得到更多机会。他还希望中国式众筹能构建中国特色信用体系,因为熟人圈的众筹让进入不诚实黑名单的人受到惩罚。

  他对中国人的性格和人情世故有着深入的洞察,所以,他的理论完全基于中国人的特点,直指人心。虽然众筹看起来很“火”,但“火”的是旁观者,他是冷静的思考者。因为,他了解最多关于中国众筹界的问题,他所制定的每一项规则,都是许多案例趟过来的路。有人说,中国式众筹在革众筹的命。比起“革命者”,或许首席架构师这个称谓更适合他。

  这位专注、务实,有创新精神和情怀的中国式众筹布道者讲了什么?摘要一些观点与大家分享。

  熟人圈众筹VS契约精神

  花色优品创始人万格格在这本书里讲到,以前自己一个人努力创业,非常辛苦也很孤独,没有时间交朋友,遇到问题也没人商量。他通过众筹找到了一群梦想、愿景和价值观相同的人。他们不但是出资人,也是产品的超级粉丝,能提很多很好的建议,主动做营销,做品牌,提供资源,同时也像家人一样提供关心和帮助。

  这家专注与健康生活方式的中国原创设计品牌公司,在杨勇的指导下,以熟人圈众筹的方式,出让10%的股权,成功筹资上千万,每人入资30万。2015年,万格格被马云主办的湖畔大学第一期录取。这次股权众筹代替VC融资的成功案例,同时也是杨勇中国式众筹把投资者、消费者、推广者三合一形成利益共同体的实践证明。

  在杨勇看来,中国式众筹,核心就是做好一件事:精挑细选有共同价值观、共同愿景、靠谱的人。而这种方式还非常具有可复制性较沿袭美国传统定义下的“众筹”概念,杨勇说,“如果仅仅把众筹当做一种融资工具,价值非常小。”而国内效仿美国的众筹平台也成功者寥寥。对众筹的定义不同,看到的机会也就不同。这是为什么呢?

  由于中国一些人缺乏契约精神,又没有像美国一样完善的法律机制,投资人和创业者的信用都值得怀疑。但是,杨勇发现,中国人对熟人圈中的个人信誉和口碑特别在乎。所以,这种天然的约束机制,比法律、契约所产生的约束更有效,不但可以解决信任问题,同时降低了项目风险。杨勇用中国传统建筑中的榫卯结构来解释这种不借外力而相互制约、稳固的人脉网络,加上后续组织管理机制的完善,他们的能量更加释放。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