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消费主义的无用特质

作者:大卫·哈维 | 发表时间:2017-01-12 13:24:44 0 条评论

  “经济理性必须在不提升满意度的情况下,不断提高消费量;必须不断缩减满足者的疆域,维持无法满足所有人的印象。”消费阶层化对确保价值的实现变得至关紧要,而领导和控制这一现象的是富裕、寄生的有闲阶级的消费主义。

  这正是范伯伦在1899年出版的《有闲阶级论》中揭示的现象。但我们现在知道的是,如果这样的阶级尚未出现,资本体制必须创造一个出来。抑制薪资导致实际需求疲软、技术发展导致大量劳动力失业,这个困境必须靠一种具有异化作用的消费主义来解决。广大劳动者泡在炫耀性消费的汪洋中,不惜代价、疯狂地试图增加收入,不断延长工作时间,以求满足人为增加的需要,以及避免因为落后于人而颜面受损。

  新技术的应用本来应该可以减少劳动者的工作时数,但多数人却发现自己的工作时间变长了。不过,这也有它的社会作用。允许越来越多的人有空去追求自我实现,对资本而言是一件可怕的事,不利于资本继续稳当地在职场和市场控制劳动者。法国左翼思想家安德列·高兹(Andre Gorz,1924~2007)写道,“经济理性容不下既不生产也不消费商业财富的真正闲暇。它不给受雇者闲暇,不是因为客观上必须如此,而是它的源起逻辑使然;工资的设定,必须以诱使工作者尽最大努力为原则。”工会提出的工资要求“实际上是唯一不损害经济体制的理性要求”。理性消费变成资本生存下去的绝对必要条件。“另一方面,与工作时间、工作强度、工作的组织和性质有关的要求,则充满颠覆性的激进主义;它们不能以金钱满足,它们冲击经济理性本身,进而挑战资本的权力。一旦人们发现不是所有价值皆可量化,不是所有东西都能用钱买到,而且钱买不到的还是必要,甚至是唯一必要的东西,‘基于市场的秩序’便受到可能动摇根基的挑战。”

  高兹将这些商品定义为“补偿型商品”,“人们渴望得到它们,可能主要是看中它无用的特质,而非它的使用价值,因为正是这种无用的特质(例如,一些非必要的小玩意和装饰品)象征着购买者逃离集体世界,进入个人可以完全自主的港湾。”广告狂人已证实精通推销的,恰恰是这种过度的消费主义和无用特质。这种过度的消费主义与满足人类的需要和渴望是有深刻矛盾的。

  但是,高兹指出:“因为觉得工作带来的消费机会是足够的补偿、因此接受工作异化的功能型工作者,必须同时成为社会化的消费者,才能以这种状态存在。但是,只有一个市场经济领域和与之相随的商业广告,才能制造出这些社会化的消费者。”迷失在异化消费主义的世界,沉没在丰富的补偿型商品中;拥有这些商品,被视为人类欲望市场中自由选择的标志。

  贵族化或迪士尼化发展,必然涉及拆毁和被迫迁移,粗暴地破坏本已形成的城市生活纹理,只为插入浮夸俗艳、瞬间过时的事物。随着金主和食租者、开发商、地主和富企业家精神的地方官员,从暗处走到资本积累逻辑的前线,剥夺和毁坏、迫迁和建设,成了有力和投机的资本积累的工具。

  《资本社会的17个矛盾 》

  作者:[美]大卫·哈维

  译者:许瑞宋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年10月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