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识:源自更高的智慧

作者:索努·沙姆达萨尼 | 发表时间:2017-03-09 15:49:12 0 条评论

  荣格在《无意识过程的心理学》一书中提出心理类型的概念,他认为类型的心理特征被推向不同的极端是一种正常的发展过程。通过对类型的研究,他提出了物极必反的概念(enantiodromia),也称作对立转化原理,换句话说就是进入内倾情感和外倾思维其中一种功能,另一种功能就会出现在无意识中,而对立功能的发展导致个体化的出现。由于对立功能无法被意识接受,所以必须用一个特定的技术对它工作,也就是说,对立功能的意识化是超越功能的结果。

  如果一个人还没有和自己的无意识合一,那么无意识就是一个威胁。但是随着超越功能的形成,失调便不复存在。再平衡可以使一个人得以接触到无意识的多产和有益一面,无意识包含无数代人的智慧和经验,因此它就是一个无与伦比的人生向导。

  整部《新书》(《红书》别称)都是在描写荣格试图获得存在于无意识中的智慧的过程,他在书中向自己的灵魂发问,问她看到了什么和自己那些幻想的意义是什么。在这本书中,无意识被视为是更高智慧的来源。荣格在这篇论文的结语中透露出他的新概念具有个人和实验的性质:“我们的时代正在寻找生命的新泉,我找到一股,并饮用里面的泉水,我感觉泉水的味道很好。”

  1918年,荣格写了一篇名为《论无意识》的论文,他在这篇文章中指出我们所有人都站在两个世界之间:外在知觉的世界和无意识知觉的世界。这种区分描述的是他在那个时候的经验。荣格写到弗里德里希·席勒认为这两个世界可以通过艺术彼此接近,相反,荣格主张,“我认为理性事实和非理性事实的结合与其说可以在艺术上看到,不如说是在象征本身上看到,因为象征的本质就是同时包含理性和非理性。”

  荣格认为,象征源自无意识,象征的创造性是无意识最重要的功能。虽然无意识的补偿功能一直存在,但是只有我们愿意去认识它时,象征的创造性功能才会出现。在这篇论文中,我们看到荣格一直在回避把自己的作品视为艺术的观点,他认为自己的作品不是艺术,而是象征,象征是这本作品的最关键所在。

  《新书》呈现的就是荣格在认识和复原象征的创造性力量,描绘的是他在尝试理解象征的本质,并从象征的角度上观察自己的幻想。他的结论是:在任何既定的时期,无意识的内容都是相对的,而且是不断变化的。而我们当下要做的是“根据活动的无意识力量改造自己的观点”。

  1919年,荣格到英格兰参加了心理研究协会举办的会议,他本人也是该协会的荣誉会员,他在会议上报告的论文题目是《精神信仰的心理学基础》。

  荣格在这篇论文中区分出两种集体无意识会被激活的情境。在第一种情境中,个体生命中危机的出现和希望与期待的崩塌会导致集体无意识的激活;在第二种情境中,社会、政治和宗教的巨大动荡会导致集体无意识的激活。在以上两种情境中,受到盛行态度压抑的因素就会累积到集体无意识中。

  在第一种情境中,集体无意识会取代现实,但这是病理性的;在第二种情境中,个体会感到很混乱,但这并不是一种病理性状态。这个区分暗示荣格认为自己所经历的就是第二种情境,换句话说,是整个文化的动荡导致集体无意识被激活。因此,他最初之所以在1913年担心自己即将成为精神病患者,是因为他没有认识到这两种情境的差异。

  《红书》

  作者:[瑞士]荣格

  原著编译:[英]索努·沙姆达萨尼

  译者:周党伟

  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1月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