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要得过且过

作者:米歇尔·渥克 | 发表时间:2017-04-05 16:21:18 0 条评论

  "我们的生活不仅取决于过往的事件,更取决于我们在事件中的行为;不仅取决于它给我们带来了什么,更取决于我们给了它什么。无私和同情能成就一个于灾难中屹立不倒的恒久团结的集体。”这些话刻在明尼阿波利斯纪念I-35W大桥的花园里那座抛光的黑色花岗岩背景墙上。2007年8月下午6:05晚高峰时段,I-35W大桥坠入64英尺下的密西西比河。

  基础设施建设,尤其是城市里的基础设施建设,是遭遇灰犀牛式危机第三阶段反应的生动例证:得过且过,或者是明明知道存在的问题,但是一再逃避,不及时处理。得过且过,也叫踢罐子,是一种躲避麻烦的相对容易的办法。它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借口:没有预算,政治上可行度不高,反正我们逃不掉了,所以做不做根本无所谓……这个列举借口的单子可以无限延长。在企业、政府机构、个人生活和金融领域,这种情况比比皆是。它也是诱发2008年金融危机的原因之一。花旗银行首席执行官查尔斯·普林斯(Charles Prince)所说的经典借口是,“只要音乐响起,你就得站起来跳舞。我们的舞蹈尚未停止。”

  即使决策者度过了抵触否认阶段,他们也很可能会什么都做,就是不去采取果断行动,阻止灾难发生。我们之所以得过且过,是因为体制设置上的严重缺陷,人力、财力资源的严重匮乏,领导能力严重低下,优先处理看似严重的问题时阻力困难太大和缺乏强烈的责任感。我们得过且过是有认知上的根源的,例如对于危机的错误认识,对于危机的错误解读和缺乏针对有效信息采取行动的动机。

  我们之所以会得过且过,是因为采取行动避免更大灾难发生所做的微小牺牲,是无法不去顾及的;而不作为的成本和代价,是很容易被忽略的。我们更不愿意对少数人造成伤害,认为这比避免让多数人受到伤害更加重要。在那个著名的手推车问题实验中,心理学家提问:你们是否愿意把一个人推到失控的手推车前面,以此来阻止手推车伤害到更多的人吗?被提问者中的绝大多数人都回答不愿意这样做。这件事揭示了人性中的一个关键点:我们不愿意以牺牲一个人的代价去救助更多的人。在其它版本的实验中,实验的对象把一个大猩猩——多残忍啊,一个非人类的生物——推到一辆疾驰而来的火车前面,或是推动一个开关,这两种行为的可能性更高一些。当我们被要求决定谁生谁死的时候,多数人都宁愿不去选择,除非死的是非人的生物。相反,如果我们能找到一个途径对赴死的人进行适当的补偿,我们就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牺牲掉他,去拯救更多的人。

  我们之所以会得过且过,是因为我们有一种很神奇的文化思维,即解决问题的方法总会在最后出现。在好莱坞的很多电影当中,主人公总是会在可怕的危机中逃出生天。但是生活就是生活,永远不是电影。

  事实上,好莱坞位于的这个城市——加利福尼亚,面临着许多灰犀牛式的危机——水资源的匮乏、贫穷加剧、住房短缺、财政预算混乱。《经济学人》列举了两项研究,表明加利福尼亚的贫困问题远远比我们之前想象的要严重得多,其一是加利福尼亚的贫困人口占到当地总人口的23.8%,在美国高居榜首。但是一位名叫约翰·胡斯(John Husing)的经济学家,在他的文章中引用了这件事,然后承认“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个严重的问题,但是没有人愿意提及这件事”。

  《灰犀牛:如何应对大概率危机》

  作者:[美]米歇尔·渥克

  译者:王丽云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2月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