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式增长为什么遭到质疑?

作者:道格拉斯·洛西莫夫 | 发表时间:2018-01-04 15:04:55 0 条评论

  想在这个摇摆不定,但最终会萎缩的市场环境中获得成功,公司唯一的选择就是从抛弃增长本身入手,抛弃特权垄断的核心指令,尽管特权垄断是这些公司建立的基础。不要把公司看作一个必须持续增长的实体,应把它想象成一个必须能持续产生足够多的利润给员工发薪的实体。

  如果无限增长已经无法实现或者不再可取,那就必须把视线从以首次公开募股、收购案以及增长目标等形式出现的大“胜利”上移开,把注意力放在一个更加可持续的平衡上。不要把它看作是一场战争,似乎只有获得全胜才是唯一的选择,而是把它视为一种和平,然后想办法维持这种和平。如果用这种方式经营公司,那感觉就不会像足球比赛,必须分出胜负,而是像虚拟的角色扮演或电子游戏,目的是尽可能玩得久。必须保证一切都能存在下去,包括客户、员工以及经营环境。

  几个世纪以来,伟大的家族企业一直都懂一个道理:雇用你的朋友和家人,为那些命运与你息息相关的人投资,把你的公司看作一份可延续下去的遗产而不是提取价值的工具。你无法“翻转”你的家人,为什么要尝试翻转你的公司、你的社区和你的星球呢?有趣的是,在经济繁荣发展期,所有权较为分散的公司往往发展得更好一些,在经济低迷期家族企业的稳定性和利润要高很多。这是因为对于一个家族企业来说,孩子的未来取决于父辈的决策,所以他们使用资金进行投机的可能性较小,也更愿意规避风险。里索·加洛(Riso Gallo)是一家成立于1856年的意大利大米生产公司的总裁,他说:“我们总是告诫自己,这家公司不是从我们父母那里继承来的,是从我们孩子那里借来的,这很重要。我们会一直想着我们的企业会给后代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我们不是按季度来,而是从世世代代的角度来考虑问题的。”

  与那些受到物质刺激而努力让公司每个季度都运营良好的CEO不同,家族企业的管理者最关心的是提高企业生存下去的概率,以及能否为自己的亲属提供合适的职位。他们持有很少的债务,很少或只进行小规模兼并或收购,也能更好地留住人才。进军外地市场的时候,他们更有耐心,也更有组织性。

  经营一家处于稳定状态的公司意味着要与传统公司提取价值的偏执理念背道而驰,公司应该着眼于投资或再投资那些自己所依赖的市场。客户、所处地区以及资源跟金库一样重要。实际上,积累大量储备资金已经拖累了公司的发展。死气沉沉的无用资金不但会拉低公司的净值利润率,还会随着通货膨胀而贬值。更糟糕的是,从公司自己的市场上提取价值会渐渐使公司无法取得红利。就像一个放高利贷者杀死了自己的债务人,这会令其他债务人感到害怕,但还是不能把钱要回来。

  公司应该最大限度地谋取持续的收入、稳定的利润、健康的劳动力群体以及满意的客户群体。此外,CEO还应该对商业活动的陡然升温保持警惕,这种现象很可能只是一条非可持续增长的抛物线。稳定企业的CEO不会建新工厂来满足迅速增长的需求,而是租用一批临时设备来提高产能,同时测试新市场的可持续性。不把一时的狂热当作“扩大公司规模”的理由,而是把它当作对公司弹性和扩展性的锻炼。公司应随时准备好恢复到原来的规模或者扩大规模,又或者接纳一些合伙人。

  我们组织商业活动时更应该遵循生态系统的方式,例如像珊瑚礁一样。物种依然能够更新换代,并适应新的方式,这就是进化,但它们是在一个更大的稳定基质中实现进化。同样,处于稳定状态的企业依然能够继续发展。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