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脱自我、更加快乐”的经济账

作者:史蒂芬·科特勒 杰米·威尔 | 发表时间:2018-03-08 16:50:37 0 条评论

  管理学家彼得·德鲁克(Peter Drucker)曾说过:“告诉我你最看重什么,我可能会相信你;但给我看看你的日程安排和银行结算单,我就会告诉你什么才是你真正看重的。”因此,我们决定采取德鲁克的建议,跟随金钱去研究。

  首先,人们每年花在挣脱自我上的金钱,我们称之为“转换状态经济”(Altered States Economy,简称ASE)。我们评估了一些为“挣脱自我、更加快乐”的治疗性及私人性项目,从心理和精神咨询到大量的线上自我求助项目。我们还考虑了更广范围内对于高等流动的追求,比如体育运动、计算机游戏以及赌博——也就是主要保证内在性精神奖励的活动,而非来自外界的认可。

  此后,对于媒体娱乐种类,我们采取了保守的方式。举例来说,有人认为大部分现场录制的音乐产业都表达了对于集体性状态转换体验的渴望,我们瞄准了其中一种日益流行、符合要求而又独一无二的音乐——EDM(电子舞曲)。在EDM中,主要的DJ出现在俱乐部中,在电脑上按下播放键,就可以每年挣到八位数的收入。因此这与乐队的吸引力并无关系,而且这与歌词也没有关系,也没有任何的歌词。所以到底跟什么有关呢?雷鸣般的低沉音效,紧密同步的灯光秀,以及典型的许多转变精神的物质。除去所带来的状态转换,几乎没有其他理由可以找出那种体验。而且那些状态正在变得越来越受欢迎。2014年,EDM几乎承包了半数的音乐会,一时之间吸引了百万音乐会常客中的1/4,并把华尔街投资者以及私有股票公司的注意力也转移了过来。

  对于电影和电视的评估,我们分别投以相同的注意力,尤其是拟真却并非现实的种类,这些种类描述之间的差别也正在缩小,比如IMAX(巨幕电影)或者3D电影。说到IMAX,我们到底为什么要去看这些电影呢?几个月后我们就能舒舒服服地在家看到相同的电影。但我们还是开车去了遥远的电影院,付了高昂的费用之后,体验到完全的拟真环境;环绕的声音震动着我们的座位;四十英尺的屏幕吞并了我们的视野,周围还有人或是紧张地喘气,或是喝彩,或是鼓掌。我们并不是为了看到更多的东西才额外付钱,我们付钱是为了感觉到更多的东西——从而思考得更少。

  研究的最后,我们以大部分人如今所熟知的社交媒体作结。这些线上娱乐如此流行的原因,是人们为了回报(大部分是让人愉快的神经化学物质多巴胺)而高效率地以此填充自己的大脑。斯坦福大学神经科学家罗伯特·萨波尔斯基(Robert Sapolsky)将这种填充称为“可能性的魔力”。2016年,管理咨询公司德勤发现,美国人每天看手机的次数超过80亿次。我们上网所习惯做的很大一部分事情是暂时忘记自我,而非告知自己那是一个漫长而艰巨的任务。

  将这些全部算在一起,转换状态的经济总计每年约四万亿美元。美国在这上面的花费,比花在产妇护理、人道主义援助以及从幼儿园到基础教育的总费用还要多。这比英国、印度及俄罗斯的国民生产总值要多。因此即便我们大多数的追寻是无计划且经常事与愿违的,这全部的四万亿美元也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标准,衡量了我们有多想挣脱自我,又有多乐意为了一瞬间的轻松而花钱。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